3d组选投注金额奖金:第五千五百九十八章:危險來襲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他們根本就看不到狂風,更感受不到那股威能強大的狂風。

這便是七彩湖泊的詭異之地了,雖然是同在一處湖泊之中,但所遇到的危險都是不同的而且都是無形的,讓人無法總結出一條準確的生路。

“諸位堅持住,著古怪狂風不可能一直存在,一會就有可能過去了?!?/p>

百里擎臉色有些發白的開口說道,話語之中蘊含有鼓勵之意。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恐怕楊某不能堅持到最后?!?/p>

楊碩聞言,苦笑開口,說著他有立即閉口起來,神色蒼白,身軀也有微微的顫抖,顯然是有些吃撐不住。

“不錯,我等需要在想想其他的方法,楊道友的金鐘雖然能定住狂風,但產生鐘波的震蕩之力卻是需要楊道友個人承受,這條路并不能長久支撐,只怕堅持不到狂風停止的時刻?!?/p>

葉楚目光沉凝的說道,話語間,葉楚與獨孤忠都在不間斷的揮拳,蕩起一道道的鐘波。

場中諸人一時間都有些沉默起來,在仔細的思索著對策。

“諸位快些,最多百息,楊某就無以為力了?!痹謚諶慫妓骷?,楊碩低喝出聲,讓眾人心中皆是一沉。

“呼!”

也是在此刻,那股狂風忽而又重新變成了凄厲的呼嘯聲,風力也變小了許多,讓眾人心中壓抑感頓時消散。

“風力減小了!”獨孤忠見狀大喜,連忙開口說道。

“好,諸位再堅持一會?!卑倮鍇嬉彩譴笙補?,神色振奮之中,加大力度穩固葵水旗起來。

楊碩見此,也沒有了二話,在沉默之中堅持著。

風力來的猛烈,去的也急速,不過是十來個呼吸,狂風就變成了大風,最后變成了微風,直至沉底消散。

“消失了,諸位抓緊恢復一下,一刻鐘后就繼續出發!”

百里擎沉聲說道,說著一邊穩定葵水旗,一邊猛吞數枚丹藥,在煉化藥力,恢復損耗。

眾人也都是如此顧不得心疼,都是連吞數枚丹藥,以求短時間的藥力最大化,爭取時間恢復。

在這七彩湖泊之中,可不是什么善地,即使是恢復損耗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去的,他們可不敢多耽擱什么時間。

一刻鐘不過是轉眼的功夫就過去了,葉楚等人紛紛睜開了眸子,氣息穩固了不少,精氣神也都還在巔峰狀態之中。

只有楊碩臉色已經有些發白,他的傷勢最為嚴重,一刻鐘也不過是勉強壓制住而已,并沒有時間去恢復只能一邊上路一邊恢復。

因此,眾人的位置調換了一下,原本的楊碩是在側邊,考慮到他的傷勢,便調到了危險系數較低的后方。

葉楚一行五人繼續前進,依舊是百里擎操縱葵水旗,葉楚等四人分布四方戒備與守衛百里擎。

畢竟眾人能在七彩湖泊上立足,完全是依靠百里擎的葵水旗,所以百里擎是必須要?;さ?。

眾人前進了數百丈,依舊風平浪靜,沒有遇到詭異的危險,但卻遇到了一方同樣來冒險的其他魔修。

那是一男一女兩名魔修,男子面貌普通,女子卻是頗為貌美。

他們倆乘坐的是一口淡黃的葫蘆,足有丈許大小,速度不慢,在七彩湖泊之中急速前進。

葉楚等人看到他們,他們自然也看到了葉楚,不過彼此間卻并沒有打招呼招呼的念頭,只是冷眼旁觀。

就在那一男一女即將要超越葉楚等人時,周圍的虛空猛然一顫,好似被某種力量擠壓一般,竟然有種莫名的威壓驟然浮現而出!

葉楚等人神色一變,就在葉楚等人小心戒備著四周時,只見剛才超越了他們的那淡黃葫蘆猛然一頓。

好像是突兀間撞到了什么東西一般,淡黃葫蘆往后倒退了一些,上面的一男一女兩魔修也是神色大變。

那男子魔修連忙拍擊淡黃葫蘆,要操縱淡黃葫蘆轉變方向,只是依然來不及了。

只聽一聲低沉的咆哮聲響起,在周圍數百丈范圍內回蕩,緊接著,那淡黃葫蘆就發出咔咔聲響,竟然裂開了無數的裂紋!

那男子魔修當即受到了反噬,悶哼一聲,七竅流血不止,但他卻是絲毫敢放松,在玩命催動淡黃葫蘆,要離開此地。

而那名女子魔修,也在嬌喝一聲,身上的彩帶飄飛,宛如長鞭,狠狠的抽在前方的虛空之中。

“啪!”的一聲輕響。

在虛空之中炸響,明明是空無一物的虛空,但卻宛如有某種無形或者是隱形的生物在其中一般,竟然能打中!

那女子腳步在淡黃葫蘆上連點,手中的彩帶連連揮舞,在壓力傳蕩而來的方向上不斷的出擊,啪啪聲不絕于耳。

在不遠處的葉楚等人看到清清楚楚,臉色都是變得凝重起來,獨孤忠更是連連喝道:

“百里道友還不快快離去,萬一那兩人堅持不住,危險找上我等就不好了?!?/p>

聞言,百里擎也迅速的反應過來,連忙操縱葵水旗,改變方向,先遠離才此地再說。

連一旁的方倩也出手了,要加快葵水旗的速度,在這莫名的壓力范圍內都總讓人心中不安。

“啪!”

也是在此刻,那一男一女腳下的淡黃葫蘆一下子就爆碎開來,化為了一塊塊的碎片漂浮在七彩湖泊上,

那男子魔修當即就是大口吐血,連忙躍入其中最大快的碎片上,借助葫蘆的炸開之力,急速遁開。

那女子魔修也是趁機施展彩帶拍擊虛空之中莫名的存在,借助反震之力落在了男子魔修身邊。

他們那塊淡黃葫蘆墜落的方向正是葉楚的他們這一方向,他們看到了葉楚的人,連忙大喊道:

“前方道友還請留步,救救我夫妻二人,必有重謝!”

“走,快走!”

楊碩見狀,連忙朝著百里擎大喊起來,催促百里擎與方倩加快速度遠離這是非之地。

因為隨著那男子與女子朝著這邊而來時,那虛空之中莫名的壓力也隨之而來,讓人心中都有些發顫。

在這種為難關頭,誰會去理會兩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何況他們二人心中指不定是什么心思,誰知道他們是真心求助,還是想著反水一擊,然后趁勢而逃,讓葉楚一行人來拖住那莫名的存在。

眾人都不是善良之輩,不然也不可能能有這等修為,百里擎與方倩在竭力催動葵水旗,而葉楚、獨孤忠、楊碩三人則是在小心戒備著。

他們不僅在戒備那莫名的存在,還在戒備著朝著這個方向而來的那對夫妻。

若不是因為在這里無法施展術法,葉楚等人早就施展出一擊遠程術法,將那兩人攔截下來,不讓他們靠近了。

只是魔氣等力量不能外放,手中的本命物也只能當做是近戰兵器了,此刻也只能眼整整的看著那夫妻二人借助葫蘆的爆炸之力飛馳而來。

葵水旗再快,也不可能比他們在空中飛馳而來的速度快,雙方的距離在急速的拉近,那莫名的壓力也急速的迫近,讓人心跳加速。

“咚!”

不過相比于葵水旗擁有源源不絕的動力,那炸裂的葫蘆就只有初始的力量在推動,很快就耗盡,最終“咚”的一聲落在的七彩湖泊上。

雖然淡黃葫蘆的主人那名男子魔修在竭力催動葫蘆碎片,想要離開,但還是被后方趕來的莫名存在趕上。

“碰!”

一聲沉悶的響聲響起,卻是那女子魔修以彩帶同那莫名存在一拼,頓時口吐鮮血。

同時那女子魔修將那股反震之力傳遞到了腳下的葫蘆碎片,借此推動離開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