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怎么领取奖金好:第三千四百四十四章:太累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織田美娜的目光,落在了樓下的那個身材臃腫的男人身上,男人五十多歲,滿頭花白的頭發,他的右胳膊的袖管是空的,此刻正一臉微笑的和一個常來酒吧消費的老顧客聊著,那老顧客似乎不太好高興,一副面紅耳赤的模樣,離得近了倒是能聽到他們在討論著什么,老顧客責怪那半老男人將三瓶極品的清酒賣了兩瓶,卻始終不肯賣他一瓶。

不管這老顧客如何吹胡子瞪眼,那缺了一條胳膊的半老男人,總是一副和氣生財的模樣,眼睛笑成一道縫兒。

林昆隨著織田美娜的目光,落在了樓下的那個半老男人的身上,一個從小習武的人,身上總會散發出一股異于常人的氣質,就如同當過兵的人一樣,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他身上的那股子軍人的氣息會變淡但絕對不會消失。

織田美娜望著那缺了一條胳膊的半老男人道:“我舅舅的那條胳膊,是為了我掉下的,小時候我遭到族人的陷害,一個被視為家族里百年來最漂亮的姑娘,如果少了一根手指,就會變成一個殘疾,好比精美的璞玉上多了一點瑕疵,便不再那么有價值了。

有人想要一條胳膊,他們是擔心我的父親因為有我這么個漂亮的女兒,未來在家族中會得到更多的資源,或者假如我嫁進了另外的一個大家族,從中謀取了更多的利益,你們華夏有一個女皇叫武則天,天使呢灰姑娘媚骨鳳儀天下,或許我家族里的那些叔伯們太高看我,怕我會成為那樣俾睨天下的天之驕女吧,都說漂亮是上帝賜給女人最珍貴的禮物,卻成了我的毒藥,呵呵……”

織田美娜又是一杯清酒喝下,她的臉色有些紅了,酒量還算不錯,人還未醉心已經醉了,她的心里裝著一壇酒,一壇歲月與人生的苦酒。

樓下,那個正和織田美娜的舅舅川松信長站在一起的半老男人,每每看到織田美娜將杯子里的酒如同飲水一般喝下去,他的臉上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他抬起大手拍打著胸膛,臉上的表情怒目而又崩潰,他盡量克制著不讓自己大聲地喊出來,“瘋了,絕對是瘋了,簡直是喪盡天良,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可以這么糟蹋美酒,她喝起來完全就像是在喝自來水,啊啊??!”

頭發花白的半老男人,一邊痛心疾首地說著,一邊兩只手抓著頭發,他猛地將目光看向川松信長,幾乎是威脅的口吻道:“老家伙,你趕緊把那最后一瓶極品清酒藏好,要是再讓這小丫頭給糟蹋了,我,我跟你玩命!”

川松信長微笑著,臉上的表情不喜不悲,就像是一杯溫開水一樣,“美娜是我的外甥女,我也只有這么一個外甥女,酒這東西只要花錢還是可以買得到的,就算是買不到,我外甥女喝了我心里頭高興,這酒就值了?!?/p>

“你這個老頑固,你,你你你!”半老男人怒極而又無言以對,嚯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奶奶的,我怎么認識了你這么個奇葩,老子不在這里受氣了,我滾了!”

“慢走?!?/p>

川松信長微笑著說,向著半老男人的背影稍稍行了個禮。

樓上……

織田美娜依舊將她的心事訴說,她家中的父親無能,兄長也無能,都是一群胸無大志吃喝等死的人,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微乎其微,平常根本不受人待見,可就是這么一群窩囊的貨色,在主張將她嫁給端康家的最廢物的大公子的時候,他們卻是態度強硬不容商議,似乎只要她不肯嫁,他們邊會斷絕與她的親人關系。

林昆替織田美娜倒了一杯酒,“如果真的和你斷了親人的關系,沒了這樣的一群親戚,豈不是更好?”

織田美娜長呼一口氣,她臉上的陰云表情散去,終于見到了一抹陽光,“是啊,所以我就逃來中港市了,以后也不打算回去了,只是我擔心我的父親兄長們很快就會追來,到時候我就會被強行帶回去,或許我可以以死相逼,不過他們應該不會在乎我的死活,或者說他們怕我死了,倒不是出于親情呵護,而是我要是死了,他們就沒辦法和端康家族攀上親戚謀得好處了?!?/p>

林昆笑著說:“你的父親兄長也真是夠奇葩的了,像他們這么軟弱無能,上這桿子把女兒妹妹嫁出去,端康家族的人只要稍微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瞧得上這種親戚,而且他們這么上桿子,你嫁過去之后又怎么會有地位?”

織田美娜笑著說:“沒看出來,你分析的很透徹么?!?/p>

林昆道:“中港市最近不太平,你如果喜歡待在這里,我還是可以為你提供一點兒幫助的,有事兒可以直接打我手機,在這個地方我如果不讓誰離開,就是你們島國政界的最高領導首相,也休想把人帶走?!?/p>

織田美娜呵呵一笑,問了一個和江詩婷類似的問題,“你這么狂妄,憑的是什么?”

林昆笑著拍了一下胸脯,“就憑整個東三省的江湖我說了算?!?/p>

織田美娜笑容莞爾,“你這么幫我,我要怎么報答你才好呢?”漂亮的一雙大眼睛里忽然間秋波蕩漾,其中的風情嫵媚,如同夜幕大海中的一片浪花兒,不斷向林昆拍打來。

林昆笑著說:“報答么……只要不是以身相許,我都能接受?!?/p>

織田美娜馬上哼了一聲,看似生氣,又有幾分俏皮,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她此時的心情絕對比剛才好太多了,目光里的秋波蕩去,仿佛恢復了以往的睿智,“我織田美娜好歹也是島國的美女,你憑什么就這么看不上我呢,你們華夏男人不是很喜歡我們島國女人的溫柔乖巧么,怎么到你這個大梟雄這兒突然慫了?”

林昆目光轉向樓下,幾乎每個男人的身旁,都有一個漂亮的女伴,他目光掃過那些花枝招展或真實或只是靠化妝品或整容的姑娘們,笑著嘆了口氣,“世界上的美女太多,如果真要是見一個喜歡一個,那得多累啊……” (二斗明天考試,今天早點休息,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