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奖金多少:第3994章 多一事和少一事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位重案組長上任后沒多久便有了調查結果——朱紀元是死在一個普安市街頭的瘋女人手里。

這個瘋女人原本是市里某國營商場經理,沒瘋之前算得上是名聲在外的女強人,那料想某天晚上突然發現自己的老公和閨蜜在一塊廝混,女人盛怒之下拿了一把菜刀把一對狗男女砍的亂七八糟后自己也得了失心瘋。

此案發生在數十年前,當初也曾是普安市老百姓街頭巷尾八卦的熱點行為,后來隨著時光流逝人們漸漸忘記了當初的血案對整日在街頭晃蕩的瘋女人也變的熟視無睹。

直到有一天,有人說,“親眼看見瘋女人曾在某酒店拐角處殺了一個年輕小伙子”這才讓重案組的成員把目光鎖定在瘋女人身上。

經過重案組成員一番勘察后發現,朱紀元案發現場的確留下了不少瘋女人的指紋和腳印,于是正為案件偵查一籌莫展的重案組成員立馬順水推舟把瘋女人當成殺人犯交差。

朱紀元被殺案終于有了結果讓省廳和普安市公安局的領導都松了一口氣,他們心里的想法幾乎一模一樣,“這個案子總算是有了交代”,最重要是這樣的結果最起碼從表面上看起來也算合情合理。

普安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們都以為隨著“兇手”浮出水面,朱紀元被殺案將會就此了結,沒想到案件結果出來沒到兩個月,原普安市公安局長單琴突然被調整為普安市委秘書長,市公安局長的職位卻換成了從省城下來的朱家嫡系朱世龍。

外人或許對這樣的人事調整看不出什么蹊蹺來,秦書凱和單琴卻當即意識到這樣的人事變動分明預示著朱家人對朱紀元案件的調查結果根本不信任。

無論如何,普安市的政治局面從表面上看終于安定下來,秦書凱和柳嘉惠兩人也摒棄雜念齊心協力想把淮河風光帶項目做好。

秦書凱特意花費了大量時間將淮河風光帶項目進行了重新洗牌。

自從洪湖縣徹底鏟除了前任縣長蔣愛華的勢力后,洪湖縣和洪河縣的領導班子成員對于淮河風光帶項目的配合高度默契,這也正是秦書凱之前預想的良好局面。

領導要想把工作干好必須要有一個相對干凈的政治環境,如果下屬們都忙著勾心斗角哪還有精力做什么大項目?

普安市新上任的市公安局長朱世龍上任后頭一件事,就是親自組成了案件調查組對朱世龍兇殺案重新啟動調查。

他先后親自找馮燕和秦書凱談話,還把之前跟隨胡文武一起辦案的重案組成員一一調回組成了全新的專案組。

他甚至連已經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的姚曉霞也沒放過,親自找她談話想要從中查出端倪,大有一副不把朱紀元的真正死因查清楚決不罷休的架勢。朱世龍找秦書凱談話的時候無比坦誠口氣對他說:

“秦書記,我這人做事向有一說一,朱紀元的案子別人都說跟你有關系,但我來普安市任職之前就調查了你的情況,你并不是那種隨便為了感情糾葛就會不顧仕途前程對人下狠手的個性?!?/p>

秦書凱聽了朱世龍這番話心里倒是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頭一個當著自己面表態信任自己的人居然會是朱家的人?

他沖朱世龍的信任禮貌表示感謝。

朱世龍又說,“朱紀元是我們朱家的長孫,他從小就是朱家老爺子的心頭肉,只要老爺子有一口氣在絕不會任由他死的不明不白。之前重案組弄了個瘋女人就想交差根本不可能,你最好把你知道的實情全都說出來,這樣我才能幫你洗脫嫌疑?!?/p>

秦書凱見朱世龍跟自己說話一副掏心掏肺的模樣心里也有些觸動,但是他一想到之前胡文武剛剛查出點端倪就被滅口心里又有些膽寒。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低頭沉吟片刻對朱世龍說:“朱局長既然派人調查過我就該知道我秦書凱向來不喜歡摻合無關的事?!?/p>

朱世龍見他有意往后退冷笑威脅口氣:

“你以為事到如今自己往后退就能置身事外嗎?馮燕的酒店為什么會被查封?江浩洋的娛樂中心為什么會停業?胡文武為什么要在查案的時候大張旗鼓針對你和江建鋒?難道你真沒什么要跟我說的嗎?”

面對朱世龍一連串的問題,秦書凱臉上露出淡定笑容,他說:

“所有人都知道胡文武和我結怨不是一兩天了,他弟弟胡文杰的案子胡家人一直把這筆賬記在我頭上,他想要趁查案的機會對我打擊報復純屬正常?!?/p>

朱世龍見秦書凱這副不配合的態度嘴角臉上表情更顯冷漠,他對秦書凱說:“看來秦書記是沒理解我的一片好心啊?!?/p>

秦書凱聽出朱世龍話里有話便順口說了句,“愿聞其詳?!?/p>

朱世龍深呼吸一口氣道:“胡文武和他弟弟胡文杰不同,胡文杰是個沒腦子的家伙但是胡文武卻不是,他來普安市查個案子而已居然把一條命葬送在這里?你以為這件事不會有人覺的蹊蹺嗎?

即便旁人對胡文武意外死亡沒什么懷疑,他的父親胡副省長也絕不會善罷甘休,胡副省長很快提拔到江南省當省委副書記,他的兒子和侄兒偏偏都跟你和江建鋒有仇,你以為他來到江南省后會輕易放過你和江建鋒嗎?”

秦書凱聽了這話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他倒是沒想到胡文武的父親會回到江南省出任省委副書記?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生怕自己的情緒變化被朱世龍察覺,故意裝著鎮定語氣沖朱世龍說:

“為人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即便胡文武的父親回江南省當了省委副書記又能怎樣?他想給我穿小鞋也得找到合適的理由才行?!?/p>

朱世龍見自己跟秦書凱說了半天愣是沒從他口中掏出半點有價值的信息,心里也有些急躁起來。

他突然換了話題沖秦書凱問:“聽說秦書記跟王靜瑤關系不錯?”

秦書凱一秒不差回答:“只是普通朋友罷了?!?/p>

朱世龍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笑容:“我可是聽說秦書記和王靜瑤私下交往密切?!?/p>

秦書凱說,“別人想怎么說都行,朱局長若是相信別人說的話又何苦來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