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中奖规则奖金:第兩千七百四十一章 天庭潰敗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磅!鏗鏘!砰!咣當!

洪荒疆域的星空,如這等聲響,頻頻不絕,諸天的強者們,雖都未進來,但葉辰與人王他們,卻還在暗中攻伐,死追著誅仙劍不放。

不得不說,誅仙劍是真的抗揍,被兩人打了這么久、被諸天強者一路圍攻,竟都不見碎裂的征兆。

還真如黃泉天王所言,能真正打碎誅仙劍的,起碼得大成圣體,很顯然,諸天無這等人,倒是有兩尊大成圣體,不過都已去太古洪荒,至于葉辰,道行還差十萬八千里。

鏗鏘的聲音,不知何時湮滅。

冥冥中,能聞葉辰悶哼,也能聽聞人王他們吐血聲。

“洪荒?!?/p>

“洪荒?!?/p>

葉辰冷哼,人王他們也也冷叱,并非他們不再追殺,而是暗中有人協助誅仙劍,乃洪荒人,至于是誰,至于是哪族的,他們并不知。

星空中,誅仙劍消失了,或者說,是被人救走了,是個渾身都蒙著黑袍的洪荒人,只驚鴻一現。

“該死?!?/p>

葉辰拳頭緊握,殺機冰冷徹骨,若非洪荒攔著,諸天強者必還在攻伐誅仙劍,若非洪荒族插手,他與人王他們,必還能重創誅仙劍。

良久,都未再見動靜。

葉辰強壓了殺機,微微閉了眸,極盡抹滅著體內詛咒之力,右眼的眼角,還有鮮血流溢。

血輪眼雖強,雖有帝蘊支撐,可因跨界攻伐,瞳力被耗了個干凈,不止眼角溢血,嘴角淌流的鮮血,也止不住的流,遭了冥冥中的反噬。

天玄門地宮中的人王和造化神王,也好不到哪去,嘴角淌血,臉色頗是慘白,不止氣的還是傷的。

相比他倆,葉辰是有造化的。

誅仙劍哪次找他整事兒,于他都有造化,逆開了血輪天咒,僅是其一。

另一個,便是華山帝蘊,頗具靈性的說,也不知是看葉辰順眼了,還是良心發現了,竟一絲絲融入了葉辰體內,極為自覺。

葉辰心中那叫一個感慨,昔日費了那么大的力氣,才分離出一絲帝蘊。

此番,何止是一絲。

這,都歸功于誅仙劍,太特么給力了,給他足夠的時間,他會將整個華山的帝蘊,都融入體內。

不過,這也僅是他認為的。

華山帝蘊會融入他體內,但絕不會是全部,散仙界五岳,每一岳都有帝蘊,并非巧合,必有某種乾坤,必是道祖所設,任何一方帝蘊消失,都可能擾乾坤,都可能是厄難。

“多謝?!?/p>

葉辰笑著,猛地起了身,氣血升騰,要去助戰了,定要將天庭,殺的人仰馬翻。

然,未等他抬腳,便見有靈性的帝蘊,扯入了一個玄奧的意境,那是一方大界,雨霧繚繞,山川縱橫,鳥語花香,一山一水,一樹一木,都滿載著無上的道蘊。

道祖帝蘊,自帶某種道的意境,而此刻,葉辰便是被扯入了這等意境中,又會是另一場機緣。

華山地底,終是墮入了平靜。

這邊平靜,可外界,卻還打的如火如荼,上下兩界的決戰,真真殺到了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撤兵?!?/p>

大戰正酣,突聞殷明一語,下了撤退的命令,并非打不過,是他本人怕了,這畢竟不是天庭的地盤,縱是在天庭的地盤,睡覺都睡不安穩,更遑論是在散仙界。

一句撤兵,他便轉了身,第一個退了,在眾仙尊的護佑下,逃往了上仙界,哪還有天庭主宰的威嚴,就如一只喪家之犬。

哎!

太多老仙尊嘆息,紛紛轉了身,且戰且走,他們的嘆息,該是一種失望,是對天庭主宰的失望。

這場大決戰,他天庭是占上風的。

偏偏,統帥不給力,若身為主宰的殷明,能披掛上陣,能沖鋒在前,那天庭的士氣,必定高漲,天兵天將也必所向披靡。

可惜,他們對主宰的奢望太高了,戰時未身先士卒,遁走時,倒是比誰都麻溜,有這等統帥,天庭的士氣能高才怪,這場大戰能贏才怪。

更有甚者,如骨灰級老仙君,心中已把殷明罵了千百遍。

天庭是占上風的,一統天界,便在此一役,你特么扭頭跑了,千載難逢的機會,被你丫的浪費了。

“退,撤兵?!?/p>

“追,給老子殺?!?/p>

天庭退兵,散仙界盟軍,卻士氣正旺,一邊人影汪.洋如退潮,一邊人影汪.洋,駭浪滔天。

他們一路追一路殺,天兵天將一路逃一路遁,上到仙尊,下到天兵,都不敢戀戰,已是丟盔卸甲。

待越過銀河,待進了南天門,天兵天將才又排兵布陣,布列的一座座大陣,皆復蘇了蓋世神威。

“打,給老子打?!迸D醭宸嬖誶?,散仙界大軍,也是戰意高昂,都打到這了,干脆一鼓作氣,殺上上仙界,覆滅那個盛世王朝。

奈何,他們的實力,還是差點兒。

散仙界聯盟,正兒八經的打了三天三夜,愣是沒打下來,也傷亡不小,直至第四日夜,才接連撤兵。

一場上下兩界戰火,隨著散仙界撤兵,徹底落下帷幕,到了,都未見太公本尊。

去俯瞰天宵,昏暗的夜里,滿是洶涌的血霧,真真尸橫遍野,有天兵天將的,也有散仙界人的。

夜下,有慟哭聲。

這場仗,散仙界贏了,卻是贏的慘烈,各方勢力紛紛歸回,歸途載著一抹悲意。

一場戰火,大好山河支離破碎,日后,諸多的歲月,或許都不會再有這么大規模的戰爭,天庭也會消停很久,而散仙界,也得休養生息。

足有九日,散仙界的天,才恢復了清明,洶涌的血霧,逐漸稀薄,映出了陽光,那是一縷光明。

無論天庭,亦或下界,都墮入了經久的沉寂,天庭老實了,下界也休養生息了。

這等戰后平靜,多了一抹祥和,但所有人都知,若天庭再敢來下界作亂,必會遭群起而攻,經此一役,都不是傻子了,唇亡齒寒,想與天庭對抗,那得傾整個下界之力。

華山的城墻撤了,華山的兵將,也都歸了本部,療傷的療傷,休養的休養,活蹦亂跳如地元老道這些,都被派往各方,修復陣紋了。

華山的疆域,也是一片破敗象,因大戰,太多山峰崩塌,太多陣紋破損,雖贏了戰爭,但未雨綢繆還是要的,天曉得天庭會不會再攻來。

說到天庭,那是真老實了,休養生息中,諸多仙山重建,諸多宮殿重塑,凌霄寶殿也一樣。

然,那個主宰上朝的地方,卻多日不見殷明。

此刻的殷明,真就如驚弓之鳥,整日躲在寢宮,寢宮中住的,最弱的都是仙君,更有諸多仙尊守護,堂堂天庭主宰,門兒都不敢出的。

他這般,讓仙家更失望,更多人辭官,更多天將褪下了鎧甲,提前告老還鄉了,往日繁榮昌盛的天庭,竟有了衰敗的跡象。

比起天庭,下界就很上道了。

可以得見,平靜的下界,多人影攢動,出沒于各大勢力,自是簽訂盟約,以求最大力量的聯合。

其中,依舊有保持中立這,那些個勢力,真就是墻頭草,已被各大盟軍,列入黑名單,不與各方聯盟,若你家有難,各方自也不會相助。

咚!咚!咚!

寧靜的夜晚,又聞鐘聲。

那是天鐘之音,自上仙界敲動,冗長悠遠的鐘聲,傳到了下界,惹得世人仰首,各個都帶冷笑。

天庭又不安分了,還在呼喚姜太公,期望太公本尊歸來,手持神器力挽狂瀾,徹底蕩平下界。

可惜??!天鐘鐘聲足響了九日,都不見姜太公人影,莫說散仙界,連上仙界的人,都不免狐疑了,總覺姜太公,已不在人世了,不然,天庭損失如此慘重,怎可能坐視不管。

有那么些個老仙尊,還頗感遺憾。

太公道魂被滅,你倒是把神器,給俺們留下??!本尊不顯化,有神器也行??!自我天庭建立,還從未吃過這般大的虧,散仙界一行,傷亡太慘重,不知多少人埋骨他鄉。

南天門,身披鎧甲的殷陽,儼然而立,遙望著蒼緲,神色淡漠,只披風烈烈,還摻雜著血氣。

不敗的戰神,終是敗了一次。

還是那句話,此戰他早有預料,敗是敗了,可他心境平靜如水,而天庭的主宰,依舊未放他走,讓他領了天庭重兵,鎮守在南天門。

有他在,散仙界大軍,是殺不過去的,散仙界的地盤,不敗的戰神敗了,可在天庭的地盤,守住這座南天門,還是綽綽有余的。

夜幕又降臨了一縷星輝,映在了殷陽的身上,他眺望的是遠方,似能隔著無盡虛無,望見那片桃花林,望見那個沉睡的女子,那是碧霞仙子,也是他的妻。

“殿下,陛下有密旨到?!鄙硨笥腥撕艋?,乃是一尊老天將,將一枚玉簡,呈給了殷陽。

殷陽隨手接過,輕輕捏碎,其內封著的神識,沒入了他的神海。

讀之,他之臉色,頓的難看到了極點,冷冷道,“回去告訴他,本王做不到?!?/p>

聽此話,老天將又送上一枚玉簡,“陛下的第二道密旨?!?/p>

殷陽未接,好似知道玉簡中封著的是什么,定眸一看,臉色瞬時煞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