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组6奖金: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活剮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明兒?!?/p>

血色的一幕,看的玉帝神軀一顫,一步踏出了仙山。

然,他方才登臨那片虛空,還未到殷明身前,便見一道漆黑的神箭,自遠方射來,威力摧枯拉朽,已將他鎖定,饒是他準帝巔峰的修為,也頓感元神刺痛,射出那一箭的人,該有多強。

他天庭,竟還有這等人物?

“陛下當心?!?/p>

喝聲頓起,有一人顯化,是自仙山中出來的,乃一尊老仙尊,與玉帝一塊自封的,也被喚醒了,身法詭幻,瞬身拉了玉帝,又瞬身遁回了仙山。

山中人影不斷,皆是與玉帝一塊自封的天庭強者,不乏仙尊級,數量極為龐大。

其后,便是天兵天將,集體解封,或立身山峰,或佇立虛天,人影烏泱,乃是一支龐大的修士軍隊,是玉帝藏的底蘊。

“父皇,救我?!?/p>

殷明還未死,凄厲的哀嚎,劇烈的掙扎,卻掙不脫那戰矛的束縛,鮮血淌流,滿目希冀的看著仙山。

“我來?!?/p>

還是那尊老仙尊,一步出仙山。

噗!

血光乍現,漆黑神箭又到,一箭洞穿了老仙尊,破滅了他肉身,也崩滅其元神。

老仙尊在墜落時,神情是難以置信的,他堂堂老仙尊,竟被人一箭絕殺了。

可笑的是,到了他都未瞧見是誰出的手,這下倒好,一逼沒裝好,當場叉劈了,丟人都是小事兒,丟了命才是最凄慘的。

玉帝心驚,臉色煞白,那尊老仙尊的戰力,他是知道的,戰力不在他之下,竟被一箭絕滅。

“前輩,別來無恙?!?/p>

玉帝看時,悠悠話語響起,融著無上的魔力。

葉辰來了,腳踩仙河,手提淌血鐵棍,魔煞滔天,沐浴著雷霆之下,如一尊蓋世的魔神,一雙黑洞的雙眸,如若幽淵,讓人一眼看不到盡頭,多看一眼,心神都可能被吞噬。

“你...葉辰?”

“是我?!幣凍降?,微微定了身,就堵在仙山前。

“不可能,這不可能?!?/p>

玉帝蹬的一步后退,雙目凸顯,瞳孔緊縮,他自認得葉辰,可他自封前,葉辰分明只是一個小大圣,這才多久,竟進階到了準帝八重天,這突破的速度,未免太逆天,還有他之戰力,也未免強的太嚇人。

眾仙尊雙目微瞇,看得出葉辰的形態,乃世間最霸道的狀態。

轟!轟隆??!

又有人趕到,乃先前護佑殷明的仙尊們,未能攔下葉辰,反被殺的打敗,如今僅剩十幾尊了,各個血骨淋漓,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至于其他的,皆已在黃泉路上了。

見了玉帝,眾仙尊皆老軀顫抖,齊聲哽咽。

“陛下,凌霄寶殿崩了、蟠桃園毀了、無盡仙山炸滅、無數仙家葬身.....吾天庭,尸骨成山,血流成河.....?!?/p>

聽聞此話,玉帝一步沒站穩,蹬蹬又退,寥寥幾語,他恍似能望見那副畫面,天地是血淋淋的,他的盛世王朝,怎會落得這步田地。

“前輩,這份大禮,你可還喜歡?!幣凍叫Φ?。

“葉辰?!庇竦鬯緩?,怒聲鏗鏘,眸子瞬時血紅,“吾天庭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如此?!?/p>

“你都不知外界出了何事、都不知你兒做了什么,又哪來的自信,說出這句無冤無仇?!幣凍姐獾吶ざ挪弊?,說的不緊不慢,笑的頗是魔性,“自你選殷明,做主宰的那一瞬起,就該想到有今日,既是自己的杰作,又何必憤怒?!?/p>

一番話,懟的玉帝啞口無言。

的確,他不知天庭發生了什么,更不知葉辰,為何如此敵對天庭。

虛天,葉辰已化了三道分身。

“老大,咋整?!比婪稚斫源炅舜曄?。

“活剮了?!幣凍降?。

“得嘞!”三分身齊齊捋了衣袖,便奔向了殷明,一人手中,多了一把下匕首,泛著陰森的寒光,圍著殷明,動了凌遲酷刑。

啊....!

凄厲的慘叫,響滿天地。

那是殷明的哀嚎,一片片血肉,被一片片的割掉;一根根血骨,被一根根的拆下,本就沒了人形,此番更顯嚇人,真就是地獄里來的惡鬼,看得人觸目驚心。

玉帝震怒,豁的抽了殺劍,遙指葉辰,“殺,給吾殺?!?/p>

令下,天庭強者、山中的大軍,皆集體沖出了仙山。

嗡!

鐵棍嗡動,葉辰如一道神芒,直插天庭大軍中,絲毫不帶防御,極盡掄動鐵棍,大開大合。

噗!噗!噗!

朗朗乾坤,瞬間被鮮血染紅。

葉辰太強,幾千萬大軍都攔不住,更莫說這些,天庭強者沖出,便遭了重創,上到老仙尊,下到小天兵,一片連著一片的化作血霧,無人能與之匹敵,被殺的潰不成軍。

山中大殿前,玉帝神色怔怔,又一次蹬蹬后退。

怕了,他也怕了。

葉辰之強,遠超他預料,迫切想知道,他自封的這段歲月,葉辰究竟得了什么造化,怎會變的這般可怕,可怕到讓他都靈魂戰栗。

“敲天鐘,速速敲天鐘?!庇竦鬯緩?。

咚!咚!咚!

旋即,雄渾冗長的鐘聲又起,響徹了上仙界,也響徹了散仙界。

“天鐘之音?”

還在強攻南天門的散仙界聯盟,皆罷手了。

“天庭有危難?”牛魔王挑了眉,墊著腳尖,隔著南天門,朝里面望去。

“就進去了倆人,還能給天庭殺的大敗?”蛟龍王也在看,神色錯愕。

不止他們,在場的盟軍,乃至另一側的天庭大軍,也都一頭霧水。

天鐘是不輕易敲的,一旦敲響,便是天庭有大難。

“參戰?!?/p>

散仙界方向,傳來嘶喝聲。

天鐘之音太冗長,散仙界自也聽到了,傻子都知,天庭有難了,這便證明,先前殺過去的散仙界聯軍,占了上風,都逼的天庭敲天鐘了,既是如此,那還怕啥,那還躊躇啥,一鼓作氣,拿下上界天庭。

轟!轟隆??!

四岳動了、各族各勢力也動了,自四方聚集,合兵一處,直奔南天門而來。

咚!咚!咚!

鐘聲悠揚,卻又拉開了上下兩界,大戰的序幕。

可惜,此鐘聲依舊未能喚醒姜太公。

倒是帝器打神鞭,聽聞了召喚了,又復蘇了帝威,如一道神芒,直奔玉帝所在的仙山而去,要為天庭助戰。

它的到來,看的玉帝雙眸驚芒四射。

他身側,一尊紫發仙尊,沖天而去,接下了打神鞭,融入了體內,而后殺出了仙山,隔天一指,洞穿了葉辰身軀。

滾!

葉辰冷哼,抬手一觀,掄翻了紫發仙尊。

“鎮壓?!?/p>

“禁?!?/p>

“誅滅?!?/p>

此一瞬,四方仙尊皆動,或施禁法、或動秘術、或御法器,攻伐鋪天蓋地,淹沒了葉辰。

葉辰就霸道,以血繼限界硬抗,一棍掄了出去。

噗!砰!轟!

漫天強者,漫天橫飛,葉辰這一棍,很好的詮釋了...何為棍掃八荒,除卻那尊持帝器的紫發仙尊,剩下的人,沒有哪一個能抗葉辰一棍,輕則肉身炸毀,重則魂飛魄散。

“怎會這般強?!庇竦凵襠?,心靈又打顫。

“多半是血繼限界的緣故?!鄙聿?,不少仙尊與仙君,都給了這樣的猜測,各個臉色煞白。

鏘...呲呲....!

正看時,突聞金屬摩擦地面的聲響。

眾人聞之,紛紛側眸。

入目,便見三太子殷陽。

沒錯,是他,正提著一柄殺劍,一步一個臺階的走上來,劍尖摩擦地面,發出的呲呲聲響,甚是刺耳,他的白發是凌亂的,神色木訥呆滯,胸前的血窟窿,還涌現著鮮血,如一具行尸走肉,眸中不見絲毫神光。

“三...三殿下?”

眾仙君怔然,若非認得殷陽的元神,都不敢確定,那是天庭三太子。

玉帝見之,心猛地一疼,那還是他的孩子嗎?

眾人注視下,殷陽登上了最后一層臺階,一語不言,一劍插入了玉帝的胸膛,就如先前,碧霞用匕首刺他時那般,毫無征兆、毫無情感,一切都顯得那般突兀。

“陽兒,你.....?!庇竦鬯客瓜?,怔怔的看著殷陽,被他人捅一劍....并不疼,但被自己的孩子捅一劍,那就疼的撕心裂肺了。

“父皇,碧霞死了?!幣笱艨醋龐竦鄞舸艫?。

“混賬?!庇竦郾┡?,一掌掄翻了殷陽,“為了一個女人,你要弒君殺父?”

殷陽橫飛,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血色的弧線,直至撞塌一根銅柱,才真正墜落,落地已是血泊一片。

玉帝捂著胸膛血洞,眸子猩紅一片,先前疼的撕心裂肺,如今卻怒的肝腸寸斷。

殷陽咳著鮮血,踉蹌的起身,站都站不穩了。

哈哈哈....!

天庭的三太子,也恍似成了一個瘋子,搖搖晃晃,發了癲狂的大笑。

笑著笑著,他的笑,便戛然而止了,豁的揮了劍,劃過了脖頸,斬滅了自己的元神,迎著猩紅血風,揚天倒了下去。

“陽兒?!?/p>

玉帝一步踏來,托住了即將倒地的殷陽,畢竟還是他的孩子,怒歸怒,可骨肉相連哪!

殷陽的笑,還是那般疲憊,血淚淌滿了臉龐,卻不愿去看父皇一眼,正是他的父皇,選了一個惡魔做主宰,毀了他的情緣,也毀了他的夢,把本該光明的人間,變成了無間地獄。

一切,都來的讓人措手不及。

誰會想到,天庭的不敗戰神,不是死在了戰場,而是自刎在了父親面前。

PS:抱歉,有事耽擱,今天兩章。

欠一章明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