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九17053期奖金预测:第兩千八百四十二章 闖過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咋個停了?!?/p>

世人多墊腳探頭,奈何橋考驗的是意志和執念不假,可以葉辰的修為與戰力,完全可無視??!他可是能屠帝的蓋世狠人,還怕橋上的威壓?

“很明顯,奈何橋不簡單?!?/p>

老輩們不再扯淡,連圣體都倍感壓力,可見那禁制,有多恐怖。

“別栽在上面才好?!?/p>

擔憂的話語還是有的,諸天好不容易出一尊半步大成,他年,還會是一尊至尊,若折在奈何橋,那圣體家的列代先輩,棺材板會壓不住的。

有人看葉辰,自也有人看朱雀女王。

她還在奈何橋上,還立在先前那個位置,依舊是元神的狀態,強大的威壓,讓她無力抬腳,更不愿回頭,就那般被定在那,動也動不得。

砰!

她身后,葉辰再次抬腳,一步頗是沉重,能一腳踩滅一尊準帝,卻踩不碎奈何橋,還是那句話,奈何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橋上的禁制。

葉辰神色淡漠,不再以圣軀硬抗,而是以意志,對抗冥冥威壓。

人,都是有執念的,朱雀女王有,他自也有,執念與意志,才是過奈何橋的重要因素,參不透這一點,再強的修為,上了奈何橋也枉然。

咔嚓!咔嚓!

不知從那一瞬起,骨骼碎裂聲,驀的響徹,傳自葉辰的圣軀,一截截的圣骨,一寸寸的斷裂,體表也多了一道道裂縫,每一道裂縫中,都有金血淌,他也成了一個血淋淋的人。

那一幕,看的世人心顫,半步大成的圣體??!竟也被破了圣軀。

葉辰神色淡漠,眸子古井無波。

他的步伐,未有停滯,一步更比一步沉重,圣軀不斷裂開,渾然不顧,只以意志與執念對抗,如渡天劫神罰那般,心若不死,人神不滅。

大楚的第十皇,是堅韌的,闖過了六道輪回,跨過了混沌之海,是一路被雷劫劈過來的,六十四尊帝道法則身,都難將他抹殺,他之意志,早已不滅,比起壓碎他圣軀,毀掉他的意志,才是最難的,無上威壓也不行。

砰!

第五十四步踏下,葉辰追上了朱雀女王,能走到這里,足見朱雀女王心智之堅定,可她之底蘊,還是差了些道行,意志自也比不了葉辰。

“前輩,回去吧!”葉辰說道。

“當年你接楚萱時,可有過半點兒怯意,可愿想過回頭?!敝烊概醯恍?,笑的頗是疲憊。

葉辰默然,未再言語。

昔日,世人勸不回他。

今朝,他一樣勸不會朱雀女王。

他們,終究是一類人,皆是為情,皆有那份執念,上奈何橋者,哪個沒執念,哪個愿回頭,皆是抱著必死之心來的,不成功,便灰飛煙滅。

葉辰回了眸,看向了一眼奈何橋頭的朱雀公主,滿懷歉意。

“罷了?!?/p>

朱雀族強者,輕輕擺了手,朱雀公主也垂了眸,再拉不回她了。

“前輩,珍重?!?/p>

葉辰拱手一禮,是敬前輩,也是敬前輩的情,有情者皆可是可敬的。

禮畢,他又繼續征途,一步接著一步,走向橋對面,臨走前,還囑咐了朱雀女王,要到橋頭,需那不死的執念與信念,那才是活命的關鍵。

朱雀女王笑著目送,看葉辰的背影,心神不免恍惚,看著大楚皇者,便如看著他的愛人,有一道那般相似的背影,有著同樣堅定的執念。

微風拂來,撩動了她虛幻的秀發,她的倩影,更顯凄美了。

世人嘆息,不免有些心疼,頗想她愛的人,能顯顯靈,看一眼那個癡情的女子,為延續他的夙愿,死都不愿放下那份執著,用那份情,苦苦的支撐著,要守到地老天荒才算完。

轟!砰!

前方,葉辰未有回頭,霸道的身軀,亦是滿目瘡痍,已被壓得不成人形。

然,他之步伐未停。

不滅的意志,有著無窮盡的力量,縱不開那血繼限界,縱無那不死不傷,一樣踩的奈何橋嗡隆巨顫。

無淚城主淡漠的神情,第一次多了一絲異樣,在不開血繼限界的前提下,能走到無限接接近橋盡頭,葉辰絕對是第一個,意志該有多強。

葉辰再定身,圣軀已崩滅半邊。

他距離奈何橋盡頭,也只剩三步,冥冥中的壓力,已強到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比他上次來,還要強。

“當年我踏的過,今日一樣可以?!?/p>

葉辰淡道,一步落下,肉身當場崩滅,炸成了一片金色的血霧,僅剩虛幻的元神,看的世人臉色多慘白。

“吾心不死,吾神不滅?!?/p>

葉辰說著,第二步已邁出,砰的一聲響,如若地.獄來的喪鐘,震顫著眾仙靈魂,剛烈的荒古圣體,元神當場化滅,真真的魂飛魄散。

“這.....?!?/p>

諸天修士張了張嘴,這特么是葬滅了嗎?一尊半步大成,真跪在了奈何橋?締造了無數神話,這般就死了?

“扯的吧!”

小猿皇一聲咋呼。

此刻,這只猴而,一點兒也不暈了,一聲大罵,比先前的狼嚎更響亮。

“扯的吧!”

何止他在罵,世人也一樣。

“無淚無情,人間有情?!?/p>

驀然間,一道縹緲的話語,響徹四海八荒,那空空如也的奈何橋頭,雖不見人影,卻有一聲轟鳴,比先前任何一道,都要亢渾,震得奈何橋晃蕩。

世人矚目下,奈何橋盡頭,混沌金光閃射,混沌道則交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塑出了一道人形,混混沌沌的,模糊不堪,只知金光刺目。

那是大楚第十皇,魂飛魄散,意志卻不滅,以神成念,以念成道,跨過了那最后一步,闖過了奈何橋。

他,又締造了神話,又開創了先河,是第一個讓無淚城吃癟的人,也是第一個...在未開血繼限界的前提下,闖過奈何橋的人,比上一次更霸道。

“我就說嘛!哪那么容易死?!?/p>

夔牛揣了揣手,眼淚都準備好了,又給生生掩了下去,特么的,每次都整的這般驚悚,回回皆如此。

“老夫掐一算,這逼裝的還是可以的?!?/p>

“無淚的兩個第一次,都給了葉辰,舒坦?!?/p>

“把話說全了,是無淚之城,別整的跟破.處似的?!?/p>

“無淚那娘們兒,很記仇的?!?/p>

老家伙們又不正經,每有這橋段兒,都得過過嘴癮,順便調.戲一下無淚,在同一人身上,吃了兩次憋,被打破了兩個禁錮,你家的奈何橋,對大楚的皇者,貌似不怎么好使??!

嗡!

無淚城又顫,絢麗光暈乍現。

完事兒,在場烏泱泱的人,又是一片接一片的搖晃。

此番,被特殊照顧的人,那就多了。

譬如,那個說第一次的老頭兒。

譬如,那個叫她娘們兒的小長蟲。

譬如,那個說破.處的憨老牛。

“又不是我說的?!?/p>

葉辰捂著腦門兒,亦是搖搖晃晃,兩次都中招,兩次都被特殊關照,此番,被震得更狠,七竅都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