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六加一奖金:第二十九章 赤霄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煉器訣?!幣凍矯嗣擄?,繼續看了下去。

很快,葉辰臉上便浮現出欣喜之色。

因為,這部古卷記載的乃是煉制兵器的法門,里面詳細介紹了煉制兵器所需的上好材料,以及如何煉制兵器、如何淬煉兵器。

“這可是寶貝?!幣凍叫鬧脅揮傻慕瀉?。

待到將煉器訣大致看完一遍,葉辰沉吟了片刻,心中有了算計,那就是自己煉制一把兵器。

天闕劍雖然用的順手,但迫于重量,會極大的拖慢速度,對決時若棄掉天闕劍,速度會極大的提升,那么那時手中若是有一把凌厲的兵器,將會如虎添翼。

想到這里,葉辰再次拿起煉器訣古卷,仔細的參悟。

他這一坐便是一夜。

清晨,他草草吃了些食物,便再次把自己關進了房門之中。

時至上午,他才真正放下了煉器訣的古卷。

“煉器需要火,真是為我量身定做的?!幣凍階旖墻判σ?,暗道王橫空守著這么煉器的財富,卻是只能干看著,因為他沒有火。

一拍儲物袋,隨即便有鏗鏘之聲傳出,一把把發光的靈器飛了出來,有靈劍、有大刀、有長槍、也有大錘,這些都是他打劫地陽峰弟子時所得。

此刻,他要把這些靈器融為一爐,將它們蘊含的最精粹的不分提煉出來。

說做就做。

心念一動,葉辰召喚出了真火。

隨著心念的御動,真火變了形態,被葉辰凝聚成了火爐。

隨即,一把發光的靈劍被他拋進了火爐,而后便小心翼翼的控制著火焰,緩緩將靈劍之中的雜質剔除,而后淬煉里面最精粹的不分。

很快,靈劍被真火高溫融化,別葉辰煉成了拳頭大小的液體。

這液體之中,滿是斑駁之色,靈劍不算上品,煉制的材料也不算絕佳,以至于里面摻雜了太多的雜質,此刻在真火淬煉之下,全數浮現出來。

火焰升騰,葉辰不急不躁,緩慢的將那團液體中的雜質剔除了出來。

半個時辰之后,那原本拳頭大小的液體,被生生淬煉成了只有指甲那么大,雖然很小,但卻是最精粹的部分。

心念一動,葉辰將那指甲大小的液體震飛了出來。

一旦離開火爐,那指甲的液體因為溫度驟降,又回歸了固體的心態,被葉辰一把抓在了手中,它像是一塊晶體,發光發亮,十分的堅硬。

有了一個很好的開端,葉辰干勁十足。

火爐火焰洶洶燃燒,一把鐵錘被他投了進去,而后便是重復著淬煉靈劍的動作。

時間流逝,夜幕很快降臨。

期間,葉辰失敗了多次,因為沒能控制好真火,以至于連靈器之中蘊含的精粹部分都煉成了飛灰。

不過,他也不是沒有收獲。

在他身旁,大大小小的晶體小碎片很多,這些都是靈器中煉出的精華。

直至深夜,葉辰才將所有的靈氣精華提煉出來。

呼!

“第一步,完成?!?/p>

一口濁氣被他長長的吐出,臉上帶著疲憊之色,這才一天一夜,他的嘴角便有了胡子茬,眼中帶著血絲。

提煉諸多靈器的精華,他算是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便是將這些靈器精華熔合在一起,再經由真火的千錘百煉,這才算完成。

一瓶玉靈液灌入口中,葉辰補充了身體消耗,便開始第二步的熔合。

依舊是火焰火爐,葉辰將提煉出來的諸多靈器精華投放了進去。

很快,在真火的燃燒下,那固體的靈器精華再次化成液體,而后被葉辰控制著不斷熔為一體,這一步的不算難,只花費了一個時辰不到,葉辰便將其熔合完畢。

此刻,他手中托著一塊足有板磚的赤色之鐵,這就是諸多靈器精華熔合后的形態。

赤色之鐵甚是不凡,乃是熔合諸多精華,泛著赤光,很是堅硬,無比的精粹,絕對是煉制兵器絕佳的材料,若是煉成兵器,自然也會弱了。

收了赤色之鐵,葉辰閃身走出了房門,跳出了小靈園,因為接下來的千錘百煉,必定會有聲響,他不想打擾了張豐年和虎娃的休息。

尋了一處隱秘地,葉辰再次將真火凝聚成火爐的形狀。

而后,那赤色之鐵被他投放進去。

深吸一口氣,葉辰謹慎的控制著火焰,不斷的淬煉赤色之鐵,將它向著劍的形態淬煉。

這是一個極其耗時的工程,葉辰足足花費了六個時辰的時間,才勉強淬煉出一把拙劣的劍坯,劍身還坑坑洼洼的,粗糙無比。

“不管怎么說,劍的形態是有了?!蹦艘話訝群?,葉辰不急不躁的繼續淬煉,鏗鏘聲不斷。

這個過程極其的漫長。

葉辰從夜晚到清晨,又從清晨到夜晚,歷時三個晝夜的輪回,一顆不曾停歇。

期間,拙劣的劍坯,被一寸寸的淬煉,劍身上的坑坑洼洼,也被他一點一滴的撫平,他就像是一個雕刻者,容不得他的劍有任何的瑕疵。

錚!

不知何時,當第一聲劍的錚鳴響起,葉辰疲憊的臉龐之上,才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的劍,歷時四個晝夜,終于煉制完畢。

一拍火爐,赤色的長劍被震出,被葉辰一把抓在了手里。

而后,他劃破了手心,鮮血隨之流淌出來,順著劍柄,流滿了劍身。

這是以血祭劍,乃是煉制兵器的最后一步。

很快,他的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浸入了赤色劍中。

錚!

隨即,赤色劍輕顫,還有鳴動之聲響起,有赤色之光綻放,甚有彈性,在月光星輝之下,閃爍著劍芒,似有無堅不摧的凌厲。

手握長劍,葉辰一劍劈出。

砰!

不遠處,一座巨石像被切豆腐似的被劈開,赤色劍當真鋒利無比。

“從此,你叫赤霄?!幣凍角崆岣懦嗌?,愛不釋手,這是他幾日來的心血,更是他第一次煉器的成品,絕對有紀念意義。

抱著天闕和赤霄劍,葉辰愜意的躺在石頭上。

“明天,繼續敲悶棍?!弊旖墻判σ?,葉辰還不忘仰望了一眼恒岳靈山上那座巍峨高大的地陽峰。

“算計我,是要付出代價的?!幣凍嚼湫σ簧?。

自在恒岳后山敲悶棍之后,這前前后后已經過去了近五日,葉辰篤定葛洪已經放松了警惕,這也就意味著他的是時候復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