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任九奖金: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塊頭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轟!

蠻雄一劍又劈空,在大地上又一次劈出了一條溝壑。

哈喔!

這廝的力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小,掄動重劍大開大合,空氣都被撞得嗡鳴作響,而且最為奇異的是,他的重劍之上,竟然還有雷電撕裂。

嗡!

這邊,葉辰也已經取出了天闕劍。

蠻雄見狀,一步跨上前,掄劍就砸。

葉辰不退反進,露出了兩排雪白的牙齒,一劍掄出,與那蠻雄一劍撞在了一起。

磅!

金屬碰撞的聲音瞬間響起,蠻雄巍然未動,倒是葉辰,整個人都被掄飛了出去,待到落地,腳掌還在大地上猜出了兩個深深的腳印。

“這貨肉身不是一般的強大??!”葉辰只感手臂發麻,唏噓咂舌了道。

凌天破盾!

蠻雄再次掄動重劍而來,而且重劍之上還縈繞著恐怖的雷電。

見狀,葉辰橫劍在舉過了頭頂。

哐當!

蠻雄一劍,結結實實的劈在了天闕劍上,饒是葉辰的實力,都差點被蠻雄一劍劈的半跪在了地上。

“有兩下子嘛!”葉辰笑了笑,體內氣血翻騰,生生頂了起來,而后撲殺了過去。

磅!砰!哐當!

接下來,倆人就這樣干開了,一個拎著門板大小的重劍,一個拎著其重無比的天闕劍。

好!好!

兩人的熱身戰,都惹來了四方觀戰者的一片又一片的歡呼。

“師兄,那個叫蠻雄的,血脈有點奇異??!”一座山峰上,楚萱兒看了一眼這邊,又把目光放在了一旁佇立的蕭峰身上。

“我研究過,那是沒有覺醒的蠻族血脈?!畢舴逍α誦?,“他是我早年在一座陽關古道撿到的一個小乞丐?!?/p>

“那時他才這么高?!畢舴逅底?,還不忘比劃了一下,而后語氣便開始唏噓了,“誰曾想到??!他的飯量可不是一般的大,都不用碗的,直接用盆的,而且好像永遠也吃不飽,十歲的時候,個頭都比我高了,值得一說的是,他的肉身,是我見過的同輩人中最強悍的,沒有之一?!?/p>

“看來蕭師兄這里真是臥虎藏龍??!”楚萱笑了笑。

“不過跟你家的葉辰比,那才是小巫見大巫了?!畢舴邐弈蔚男α誦?。

“這句話我倒是相信?!背娑ψ湃嗔巳嗝夾?,“能跟九成契合度的宿主戰成平手,我估計大楚風云榜上,很難在找出對手了?!?/p>

轟!

兩人談話之際,演武場上,葉辰和蠻雄已經紛紛棄了兵器,直接赤手空拳上陣了。

玄光??!

蠻動八荒!

砰!轟!

一招硬憾,兩人皆被震退了,葉辰都還不忘甩了甩手掌,感覺生疼無比。

“血脈好奇異??!”葉辰隱隱開啟了仙輪眼,盯住了蠻雄,似是能看破他血脈中潛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那力量神秘而古老,血脈更是讓他感覺十分的壓抑。

“蠻族的血脈?!幣凍繳窈V?,響起了太虛古龍縹緲的聲音。

“遠古八族,又逮到一個活的?!幣凍竭裥貲粕嗔艘簧?,“難怪感覺他的皮不是一般的厚?!?/p>

刺啦!刺啦!

兩人說話的時候,對面的蠻雄身體起了怪異的變化,他赤.裸的臂膀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出了古老的蠻紋,而且身體體表還有雷電在撕裂,那是肉身強大到一定程度的表現。

蠻雄的氣質變了,渾身氣血升天,透著一股蠻荒之氣,那漆黑如瀑的頭發,也揚天吹蕩了起來。

砰!

隨著蠻雄一步踏碎了大地,他豁然揮動了蒲扇大小的手掌,而后豁然一掌推出。

吼!

旋即,一道龍吟聲響起,一道龍影迎面咆哮而來。

亢龍?

葉辰一愣,蠻雄施展的秘術,可就不是亢龍秘法嗎?

這秘法他也會,是從徐福的煉丹爐里學到的,而且還看到一副亢龍秘術的意境,意境中施展此秘法的,就是一個體型雄壯的人,現在看到蠻雄施展,他更確定是古老的蠻族人了。

我也來!

葉辰一聲大吼,一步跨上前,揮動手臂,一掌也推出了一道龐大的龍影。

咦?

這次換蠻雄詫異了,他雖然憨,卻是不傻,一眼便看出了葉辰施展的是何種秘法。

吼!轟!

他詫異之際,兩道亢龍龍影瞬間相撞,在同一時間轟然爆裂。

再來!

蠻雄憋足了一口氣,再次揮動手臂,揮手又是一道龍影,而且比之前那個個頭更大。

還來勁了!

葉辰嗷了一嗓子,干脆還用亢龍對亢龍。

吼!吼!吼!吼!

接下來的大戰,就有些扯淡了,觀戰的人干脆都捂住了耳朵了,葉辰和蠻雄這倆逗逼,就逮住這一種秘術玩兒命的砸了,你打一道,我也打一道。

以至于,龐大的演武場,能聽到的就只是龍的嘶吼聲,能看到的就只是一頭頭龐大的龍影在盤旋環繞,在咆哮奔騰,看的人是眼花繚亂。

“這是倆貨是逗逼吧!”演武場邊緣,一行四人紛紛唏噓了一聲。

他們四個,仔細一瞅,可不正是北海世家少主璃璋、鑄劍城少城主陳榮云、玄天世家少主韋文卓和七夕圣女徐諾妍嘛!

至于身在北楚的他們,為何會出現在大楚南端,自然是帶著使命來的。

自從得知葉辰被發配到第九分殿后,他們身后的家族便紛紛將他們派出來了,目的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拉攏葉辰,在他們看來,恒岳宗不待見葉辰才把葉辰放逐的,但是他們的家族可是會把葉辰當做寶貝疙瘩的。

“我說,你們仨要不先回去吧!”陳榮云甩了甩腦袋瓜子,而后還不忘抿了抿頭發,“對于葉辰,俺們鑄劍城是志在必得的?!?/p>

“你想得美?!斃炫靛沉艘謊鄢氯僭?,“你家的美女有我們七夕宮多嗎?”

“他要是喜歡美女,那倒是好辦了?!繃ц翱倭絲俁?。

“要我說,恒岳宗那幫老家伙們的腦袋都被驢踢了?!蔽の淖科擦似滄?,“戰力不弱九成契合度的宿主,還兼丹圣之名,這都不好好珍惜,不曉得在想啥?!?/p>

“孤陋寡聞了吧!”徐諾妍說道,“這就是宗門內部的矛盾,所謂權謀和政治,加上掌權者那自詡高高在上的威嚴,諸多因素,才導致了現在的局面?!?/p>

“這局面好??!”璃璋笑了笑,“他們不要我們要??!這可是寶貝疙瘩?!?/p>

“我覺得我們都沒戲?!斃炫靛崆嵋×艘⊥?,“我可是聽說了,昊天世家的人也來了,正在路上,八成會把葉辰接回家族去?!?/p>

“那可不一定?!蔽の淖殼崆嵐諏稅謔?,“葉辰雖然是昊天世家的人,斗丹大會之后,他都沒回昊天世家,這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最主要的是,盯著葉辰可不只是我們,還有丹城、還有南楚兩宗、各大世家、北楚一殿,或許都會派人來?!背氯僭瞥烈髁艘簧?。

“不是或許,而是肯定?!蔽の淖棵嗣擄?,“這小子的潛力是在是太大了?!?/p>

“要不,咱四個猜拳吧!誰輸了,就退出?!背氯僭七腫煨α誦?。

聽到這話,其他三人齊刷刷的扭過了頭,上下打量著陳榮云,那目光,就像是看傻逼似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