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拖胆中奖奖金是多少钱:第六百一十九章 所謂明主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說話間,正陽宗第九分殿大軍已經盡數進入了群山,而姬凝霜也走上了葉辰所在的山峰。

她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走上山峰之后,便佇立在那里,渾身透著清冷的氣息,美眸中更是沒有絲毫的情感變化,好似世間的紛紛擾擾都與她無關似的。

“正陽圣女,你還是風采依舊??!”葉辰開口了,語氣帶著戲虐,眼中閃爍著幽光,最主要的是那眼中還帶著肆無忌憚的淫邪之色。

還是那句話,做戲嘛!自然要做全套兒的,他是蒼刑,就得該有蒼刑的秉性。

對于葉辰話語,姬凝霜置若未聞,對于葉辰那滿眼的淫邪之光,她的臉色倒是瞬間冷了一分。

不曉得,若是讓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蒼刑是個冒牌貨,或是作何感想。

不曉得,若是讓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這個冒牌蒼刑就是葉辰時,又會是怎樣一種表情。

這邊,葉辰又是戲虐一笑,對于姬凝霜這種反應,他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他的目光,此刻已經落在了正陽宗第九分殿的大軍上。

很快,他的雙眸不由得微瞇了起來,因為姬凝霜所帶來的人中,有三成以上都是陰冥死將,而且有很多都是空冥境九重天級別的。

“這么多?!幣凍矯紀肺⒅辶艘幌?,能想到正陽宗其他九大分殿也應該是如此,一殿有三成的陰冥死將雖然不算多,但九殿加起來,那數量就極其的龐大了。

“是我太小看正陽宗了?!幣凍僥諦泥艘簧?,眼中還閃著隱晦不定的眸光。

正陽宗如一支如此龐大的陰冥大軍,著實超出了他的預料,這還只是他看到的,他沒看到的呢?或許還有更多,僅僅這股力量,正陽宗在南楚霸主的地位就沒有人可以撼動。

此刻,他更加確定正陽宗不要戰利品而只要死人之軀的緣故了,這是要再造一支陰冥大軍哪!

“不妙??!”葉辰下意識的摸了摸下巴,“他日與正陽宗開戰,僅僅這陰冥大軍,就注定讓我們損失慘重?!?/p>

“你攻南門,我攻東門?!幣凍匠烈髦?,一直未曾說話的姬凝霜開口了。

“隨意?!幣凍講揮傻盟柿慫始?,讓我把東西南北四個城門都攻了,我也很樂意的,反正又不是我的人。

“凌晨時分,準時發動攻擊?!奔俅衛淠目?,“還有,莫要忘記我們的約定,所得戰利品,我正陽宗統統不要,只要死人之軀?!?/p>

“明白,再造陰冥大軍唄!”葉辰幽幽一笑。

聽到這話,姬凝霜俏眉微顰,美眸中還有一道精光閃過,對于葉辰能猜測到這一層秘密,她還是很意外的。

“要我說,還是你們正陽宗高瞻遠矚??!”葉辰依舊饒有玩味的說著,“這么龐大一支陰冥大軍,看來青云宗被打殘之后,下一個就是我們恒岳宗了?!?/p>

對于葉辰的話語,姬凝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三秒之后,她才淡淡開口,“或許,你可以另投明主?!?/p>

“聽正陽圣女的意思,我恒岳掌教尹志平,不是明主了?”葉辰幽幽一笑,饒有興趣的看著姬凝霜。

“前輩是聰明人,何須我多說?!奔幕壩鏌讕衫淠薇?。

“說,當然要說?!幣凍皆諫硨竽鄢雋艘話巖巫?,慵懶的躺在了上面,悠閑的轉動著拇指上的扳指,依舊饒有興趣的看著姬凝霜,“或許,我可以這么理解你的話,尹志平不是什么明主,你正陽宗的掌教成昆才是一個明主,所謂的明主,是以勢力的強弱來區分的,你的勢力強你就是明主,你的勢力弱你就是廢柴,是這樣嗎?”

對于葉辰的話,姬凝霜卻是保持了沉默,雖然她不完全贊同,但這和紛亂的塵世,這或許就是一個赤.裸裸的現實。

“不知為何,說到所謂的明主,我突然想起一個人?!幣凍交乖謨撓牡乃底?,“這個人應該很熟悉,哦不對,應該是你曾經很熟悉?!?/p>

“但不知前輩所指的哪個?!奔嵊鍔爬淠?。

“葉辰?!幣凍剿黨雋俗約旱拿?,說完還不忘饒有興趣的看了姬凝霜一眼。

葉辰!

聽到這兩個字,姬凝霜的嬌軀明顯的顫動了一下,冷漠的美眸中,多出了一絲復雜和自嘲,沒有絲毫情感波動的臉頰上,也多出了一絲傷痛。

依稀間,一道血淋淋的身影浮現在了她朦朧的眸光之中,那人渾身插滿了殺箭,被生生釘死了望古崖上,死的是那般的悲壯。

“正陽圣女,你以為那葉辰是不是魔?!幣凍餃撓行巳さ目醋偶?。

“不是?!奔攵濟幌脛苯油侶讀蘇飭礁鱟?。

聞言,葉辰眉毛一挑,卻是很隨意的聳了聳肩,“不是嗎?我以為他是,而且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魔頭?!?/p>

聽到這話,姬凝霜俏眉微顰,“前輩這話,莫不是太過武斷了?!?/p>

“一點兒也不武斷?!幣凍較放耙恍?,“既然世人所認為的明主是以勢力的強弱來劃分的,那正與魔為何不能以這樣的規則來定義,葉辰他弱,他活該就是魔,靈真上人他強,他理所當然就是正?!?/p>

聽完葉辰所說,姬凝霜張了張玉口,卻是不該怎樣去反駁。

“所以說,這世間哪里有什么正與魔、對與錯、明主與廢柴?!幣凍膠蓯傾獾吶ざ挪弊?,“強就是正,弱就是魔;強就是對,弱就是錯;強就是明主,若就是廢柴;這是多么讓人賞心悅目的殘酷法則??!以前我不懂,現在我懂了?!?/p>

姬凝霜再次陷入了沉默,雖然她也擅辯論,但卻不知拿什么去反駁這殘酷的法則。

哇!

這邊,葉辰已經狠狠的伸了一個懶腰,愜意的站了起來,仰頭看了一眼天色,“將近凌晨了,我們是不是該準備一下開始進攻了,好好打仗,說不定還能搶兩個漂亮的女人回去玩賞一下?!?/p>

聽到葉辰這句話,姬凝霜的美眸中神色不由得冷了一分。

“干活了?!焙鶯蕕吶ざ艘幌虜弊?,第一個踏上了虛空,隨后還有一道縹緲的話語傳進姬凝霜的耳朵里,“回去告訴你家所謂的明主,若是你們足夠強大,我蒼刑也不是不識時務之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