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奖足彩奖金查询:第八百三十八章 九皇神罰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砰!砰!砰!

虛天顫動,雷霆匯聚的那人,還在不緊不慢的向葉辰走來。

他步伐穩健有力,身影堅韌如山,黑色的長發如瀑,無風而自動,一雙古井無波的眸子,似若容納了整個天地,帶著皇者的威嚴。

他頭頂懸浮著一掛神圖,刻畫著山河大岳,散射著萬丈神輝,交織著道之法則,如一顆星辰一般,耀眼無比。

天地間,因為此人的出現,頓時變得寧靜,就連大戰的法.輪王和刀皇他們,也停手了,各個眼眸微瞇的盯著那由雷霆匯聚的人。

“玄辰?!狽?輪王眼睛近乎瞇成了一條線,語氣中還帶著震驚之色。

“師叔,那人是....?!彼淙恢雷約翰換崢創?,但楚靈兒和楊鼎天他們還是看向而來恒岳真人他們,希望可以得到確定的答案。

“我三宗的始祖,玄辰?!焙閽勒嬡似⒓貝拇鸕?。

“怎么會是辰皇,這...這搞什么?!憊湃ㄋ且捕頰目醋判樘?,一臉的懵逼。

“龍...龍爺,這什么情況?!彼腥酥?,最驚愕的還是葉辰,對面走來的那人是三宗始祖玄辰無疑,因為辰皇的石像,此刻就屹立在恒岳宗內,他是再熟悉不過了。

“那不是真正的玄辰?!碧楣帕賾Φ?,“更準確來說,乃是玄辰的道之烙印?!?/p>

“什么意思?!幣凍僥恿四油?。

“是你的天劫神罰觸及了玄辰的道之烙印,他才以這種形態現世?!碧楣帕饈偷?,“如你所想,這也是天劫神罰的一部分?!?/p>

“還有這樣的天劫神罰?!幣凍獎砬楸淶糜行┚?。

“小子,你攤上大事兒了?!碧楣帕琶λ檔?,“至強者的道之烙印神罰,級別還在神獸靈獸神罰之上,此等神罰最是難渡,其恐怖程度,遠超你的想象,一定意義上來講,你要對抗皇者玄辰?!?/p>

“靠,還帶這么玩兒的?!幣凍餃灘蛔〈舐盍艘簧?。

嗡!

他話語剛落,辰皇玄辰頭懸的神圖便顫動了一下,掃出了一道炙熱神光,直奔葉辰而來,那神光看似普通,卻是威力霸絕。

見狀,葉辰翻手取出了天闕劍橫在了身前。

磅!

那道炙熱神芒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天闕劍上,葉辰當場就被震得橫飛了出去。

“那是九州玄天圖,道號九州神圖,乃是玄辰的本命法器?!碧楣帕艫?,“與玄辰一樣,它也是道之烙印,并非是真正的九州神圖,但饒是如此,你也要格外小心,一旦被玄辰的道之法則重創,后果可不怎么好受,昔年,老子在這九州神圖中可是吃了不小的虧?!?/p>

“這是要讓我與皇者對戰嗎?”葉辰已經生生穩住了身形,說話時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嗖!

對面,一步踏出,竟然瞬間消失了。

見狀,葉辰慌忙后退。

然,他的動作還是慢了,因為玄辰已經在他三丈之外瞬間出現了,而后一個大摔碑手拍了過來,看似簡單的一掌,卻是蘊含了幾十種神通的幾十種法則變化。

當場,葉辰就被掄飛了出去,強大的圣體肉身,都被打斷了十幾根骨頭。

“跟他干,你越弱,他就越強?!碧楣帕嶁訓?。

嗡!

葉辰當即祭出了混沌神鼎,復蘇了混沌神鼎的曠世神威,壓塌的虛天,撞向了玄辰頭懸的九州神圖。

磅!砰!哐當!

一鼎一圖,在虛天之上各自爭伐,鼎如泰山,圖如銀河,都閃著神輝,都在交織大道天音,那是兩種道則的爭鋒,傾瀉著異彩神輝。

戰!

葉辰已經動了,一步踏出,跨越了幾百丈,八荒拳融合諸多秘法、載著無敵的戰意,攻向了玄辰。

玄辰亦不后退,單手演化天地,化作乾坤陰陽,而后融合無極太極,一掌橫推而出,化解了葉辰八荒拳的威力,將葉辰震的翻飛。

噗!

葉辰當場吐血,還未復原的骨骼,又被震斷了幾根。

“道之烙印,天劫之身,竟然還會施展秘術神通?!幣凍僥ǖ裊俗旖塹南恃?,眼中滿是凝重之色,雖然是天劫神罰,但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對面的三宗始祖玄辰,真就是震古爍今的辰皇。

再來!

葉辰再次沖鋒,戰意高昂,既然是天劫神罰,他便不會畏懼。

若真是真正的辰皇,那倒也罷了,他根本就沒有對抗的心思,更加沒有那個實力,但只是道之法則匯聚的真身,他自然不會畏懼的。

然,還未等他殺到玄辰身前,一道蓋世的神芒便從天而降,縈繞著雷霆,其威力,可裂天地。

我靠!

葉辰慌忙舉起了天闕劍。

磅!

那絕世一劍硬生生的劈在了天闕劍上,當場就把葉辰劈的半跪在了地上,一口鮮血狂噴了出去。

砰!砰!砰!

繼而,走路的聲音再次響起,電閃雷鳴的黑霧之中,再次走出一人,身影偉岸,如山一般堅韌,帶著皇者的威嚴,縈繞著皇者的法則。

“淵...淵虹神劍?!彼姆澆允嗆恢?,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繼玄辰之后走出來的第二人,“他...他是玄皇?”

“小子,你自求多福吧!”太虛古龍干咳了一聲,好像已經不忍直視,直接閉上了龍眸。

“兩尊皇者?!幣凍交壩鍤遣兜?,縱然他們都不是真正的皇者,但對他而言,那是何等的壓力。

只是,還沒有完,玄皇之后,虛天再次轟鳴,洶涌翻滾的黑霧之中,又有一人走出,手握大戟、身穿戰甲,亦是帶著皇者威嚴。

“父...父王...?!奔僥僑?,蕭辰身軀一顫,眼眶頓時涌現了熱淚。

“蕭戰?!輩輝洞Φ姆?輪王,卻是拳頭握的浸血,雙目都凸顯了出來,滿是縱橫的血絲,他不曾想到,萬古之后,竟然以這種場景再見他昔日的蓋世大敵。

“那...那便是戰王嗎?”天之下,響起了太多人的聲音,語氣都是顫抖的。

“三尊皇者?!幣凍繳襠淶貌園孜捫?。

莫急,還有。

戰王之后,天地轟顫動,有鐘聲響徹,渾厚冗長。

萬眾矚目之下,電閃雷鳴的黑霧之中,第四道人影顯現了,身形偉岸,黑發如瀑,渾身縈繞者雷霆,頭懸著一口大鐘,帶著皇者神威。

“東...東皇?!幣凍較亂饈逗笸肆艘徊?,他不認識東皇,但他見過東皇鐘。

嗡!

葉辰震驚間,有炙熱的火焰凌天傾瀉而下,如火焰瀑布一般,東皇之后又一人,頭懸著一尊銅爐,通體燃燒著火焰,縈繞著皇之法則。

“天...天葬銅爐?那...那是人是天葬皇?”有人驚呼了一聲。

“天葬皇?!幣凍繳硤宀讀艘簧?,再次后退了一步,神色忌憚的看著那洶涌的黑霧,那電閃雷鳴之間,第七人已經緩緩走出。

砰!砰!砰!

依如前幾皇一般,此人身影偉岸高大,但卻赤.裸著臂膀,左臂之上還有龍形符文刻畫,身重如山,走的每一步,都踏的虛天轟隆,頭懸的乃是一尊寶塔,縈繞著璀璨神輝,交織著皇道法則。

“乾...坤神塔?!庇腥瞬讀艘簧?,“那...那是太王?!?/p>

“又一尊皇者?!幣凍狡⒓貝?,再次后退,臉色已經變得慘白。

轟!

虛天轟隆,黑霧翻涌,未見其人,一把天傘已經飛出,緩緩轉動著,縈繞著絢麗神華,交織這絢麗法則。

“伏魔天???”有人驚呼了一聲,死死的盯著那電閃雷鳴的黑霧,“接下來這一人,應該是月皇了?!?/p>

果然,萬眾矚目之下,一道倩影緩緩走出,蓮步輕移,身姿曼妙,有絕世的風華,三千青絲如水波流淌,一縷縷都染著神霞。

“蓋世的月皇?!幣凍秸帕蘇拋?,他不認識月皇、更加不認識伏魔天傘,但他見過千殤月,如今的月皇,與千殤月長得一模一樣。

“接下來炎皇會出現嗎?”炎黃的強者們,氣息已經開始急喘,大楚九皇已出七尊,而且是按順序出現的,按照這個節奏,接下來的必定是炎皇始祖炎皇。

果然,他們希冀的神色中,一道雄偉的身影現身了,當真黑發飄蕩,氣吞山河,有蓋世的雄姿,有鎮壓天地的神威,頭懸一尊神碑,縈繞著金色龍氣,環繞這炎皇的皇者法則,神威蓋世。

“真是炎皇?!敝詠熱搜劭粢丫罅?,往日他們只能得見炎皇的石像,不曾想今日見到活的了。

“老...老實說,我不怎么想見到前輩你?!幣凍膠鶯菅柿艘豢誑謁?,再次后退。

“最后一個,應該是楚皇了?!幣凍酵炭謁?,下方再次響起聲音。

事實真如他們所料,電閃雷鳴的黑霧之中,第九道身影緩緩走出,頭懸著太阿神劍,每走一步,都會踏的虛天轟隆,他的氣質與列代皇者一般無二。

這是一個蓋世的皇者,他是第一個統一這片土地的人,大楚之名便是由他而來,他的傳說都是神話。

楚皇之后,那黑霧雖然依舊是在洶涌,但卻沒有人再走出來。

如此,大楚九皇到齊,整整齊齊站成了一排,雖然并非是真正的大楚九皇,但其威壓也是蓋世的,那片虛空整個都被壓成了混亂之地,時而還能看見空間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