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怎么计算奖金: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殺至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轟!砰!轟!

轟隆聲震天動地,如雷霆一般,要碾碎所有生靈。

南楚被染紅了,越來越多的天魔通過傳送域門降臨了南楚,皇者后裔帶兵鎮壓,殺的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南楚城墻,亦是血淋淋的,天魔大軍殺上了城墻、攻破了南天門。

大楚修士前仆后繼,自殺式的攻擊,以血肉聚成了血色的長城,打退了天魔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死的人太多了,悲壯而凄慘。

不知何時,南楚的轟鳴聲湮滅下去了。

大楚修士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又一次打退了天魔的進攻。

血色的大地上,入眼之處皆是尸體,有大楚修士的,也有天魔的,血風之中,載著哀嚎和哭泣,籠罩了整個南楚,如若一座地.獄一般。

殺!

南楚的大戰雖然暫時告一段落,但北震蒼原卻依舊喊殺聲震天。

葉辰他們,還在拼力沖殺,血淚模糊了他的雙眼。

他身后,還在跟隨的也只有太虛古龍、紫萱和楚靈兒,以及三個血骨淋淋的蒼老身影,九萬大楚遠征軍,殺到現在,也只剩他們七個。

殺!

三尊大楚準天境嘶吼,渾身燃燒著火焰,血祭了靈魂和壽元,沖到了葉辰前面,接連自爆了軀體,為葉辰他們,開辟了一條血色的路。

葉辰一步跨出,踩著那條血路,淌著兩行血淚,殺向了那擎天魔柱。

擋我者死!

葉辰這一聲嘶吼,是歇斯底里的,也是撕心裂肺的。

九萬大楚遠征軍,戰的只剩七人,是他帶著他們,奔赴這條不歸路。

一路殺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身后的人一個個的倒下。

但,身為大楚的統帥,他們沒有時間傷痛,更加沒有時間去回頭看一眼自己的戰友,那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就是這般走成為他腳下的血路。

殺!

天魔眾將瘋狂殺來,合力祭出了一尊魔鏡,掃出了毀天滅地的魔光。

嗡!

混沌神鼎飛出,與九州神圖合力,交織出天境神威,擋住了那尊魔鏡,葉辰掄刀,一刀將那魔鏡劈的碎裂,就連那眾魔將,也當場橫飛了出去。

可是,天魔大軍太多了,擊退了眾魔將,迎來的卻是如汪.洋般的天魔大軍,翻滾著滔天的駭浪,要將葉辰他們吞滅其中。

噗!噗!噗!

鮮血染滿了天,葉辰一路橫殺過來,此刻皆是白發,他們拼命了,也已經沒有了退路,腳踩的血路,也不容許他再退一步。

太虛古龍、紫萱和楚靈兒緊隨其后,他們,已經距離擎天魔柱不足萬丈。

終究,天女魔君邁動了腳步,踏天而來,左手乾坤,右手陰陽,乾坤合一,陰陽共濟,凝成了一只遮天玉手,那玉手晶瑩,卻是帶著毀天滅地之威。

殺過去!

太虛古龍冷哼一聲,和紫萱直奔天女魔君而去。

而葉辰,已和楚靈兒殺向了那擎天魔柱。

錚!

太虛古龍揮動了太虛龍劍,斬出了一道曠世劍芒。

太虛古龍巔峰一劍,竟未能斬破天女墨江的遮天玉手,一劍之威,被磨滅的干干凈凈。

紫萱殺至,美眸神光閃爍,似是看破了端倪,鮮血抹在神劍之上,化作了道道符文,那神劍威力攀升,被紫萱一劍斬出了一條星河。

噗!

當場,天女魔君的遮天玉手被斬破,紫萱的一擊,甚是霸道,在天女魔君的掌心,斬出了一道血痕,讓天女魔女俏眉微顰了一下。

太虛古龍和紫萱自兩方殺來,施展的皆是通天秘術。

天女魔君神色冷漠,一人獨戰兩人,竟然絲毫不落下風,讓太虛古龍和紫萱神色駭然,面前的天女魔君,比他們想象中強太多了。

殺!

這邊,楚靈兒幫葉辰擋住了天魔,葉辰獨自一人殺向了擎天魔柱,撲上來的天魔兵將,被他掄刀掃滅一片,他的強勢,無人可擋。

又一次,他殺到了擎天魔柱千丈之外。

八荒斬!

葉辰一步踏上虛天,掄動了血靈神刀,血脈之力、圣體本源、混沌道則、無敵戰意、諸多神通,都在此一瞬間,全部灌輸到了血靈神刀之中。

給我開!

葉辰嘶吼,絕世的一刀,劈開了護佑擎天魔柱的結界,那蓋世的刀芒,正無限接近那擎天魔柱。

這一刀,足以毀滅擎天魔柱了。

這一刀之后,他們的任務也便完成了,縱是葬身北楚,也無憾了。

然,就在此一瞬,擎天魔柱嗡的一聲顫鳴。

旋即,一道有形的黑色光暈顯現,無限的蔓延了出去,但凡黑色光暈所過之處,風停滯了吹拂、空氣停滯了流動、戰旗停滯了呼烈、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在隨著光暈的滿眼,瞬時定格。

天地定格了,葉辰也定格了,保持這揮刀劈魔柱的姿勢。

與天女魔君大戰的太虛古龍他們,也定格了,這世間所有的一切,都靜止在了這一瞬間。

嗡!

兩三秒之后,擎天魔柱再次顫鳴,天地間的靜止,也瞬時解開。

噗!

吐血聲應時而起,葉辰當場噴血,倒飛了出去。

與他一同倒飛出去的還有太虛古龍、紫萱和楚靈兒,待到落地,他們的身軀,已瞬時血骨淋漓。

終是功虧于潰嗎?

葉辰身形搖晃,踉踉蹌蹌的起身,與楚靈兒相互扶攜,自嘲的看著那擎天魔柱。

這...這股氣息!

相比他們,太虛古龍和紫萱,神情已是煞白無血色,身軀在止不住的顫抖,怔怔的看著擎天的魔柱,眸中帶著恐懼,也帶著敬畏。

砰!

大地震顫,九千萬天魔兵將,在此一瞬,砰的一聲單膝跪地。

不止是北震蒼原的天魔,整個大楚的天魔,也都在此一瞬單膝跪在了地上。

此刻就連天女魔君亦是如此,所有天魔的神色,無論是魔兵、魔將亦或者僅剩的天女魔君,都是敬畏,似是在迎接他們的王一般。

天地,在此刻,變得死一般的沉寂。

嗡!

又是一聲嗡鳴,擎天魔柱再次顫動,打破了天地的沉寂。

繼而,魔霧洶涌,如若汪.洋,縈繞著雷霆,帶著滅世的威壓,一只身穿戰靴的腳掌自擎天魔柱中踏了出來,踏的天地都晃蕩了,踏的浩宇諸天都裂開了。

那是一道偉岸的身影,在滾滾魔霧中,逐漸顯現了人形的輪廓。

大...大帝!

天玄門中,所有人都蹬的后退了一步,臉色煞白,神色恐懼的看著那道偉岸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