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奖金计算结果: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措手不及的造化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一場風波過去,往日里熱鬧非凡的穆家賭坊,瞬間變得空曠了很多。

收工!

葉辰拍拍屁股跑上了三樓,身后皆是一雙雙敬畏的目光,那些目光皆來自于穆家賭坊的人,同樣都是搖骰子的人,差距咋就這么大嘞!連殺三十多把,這可是穆家賭坊自開業以來從未有過的事。

“福星,真是福星??!”三樓之上,穆婉清和紫衣老者紛紛迎了上來,各個笑容滿面。

“喏,你們的錢,這玉玨,我的?!幣凍剿媸紙⑽锎琢順鋈?,而從白衣青年贏來的玉玨,卻是被他很自覺的塞進了自己的懷里,那是帝玨的一部分,乃是無價之寶,其實源石可以衡量的。

“葉辰小友,已為你設下酒宴,還請賞臉?!弊弦呂險呶潞托Φ?。

“喝酒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幣凍槳諏稅謔?。

“你不是要見紫靈公主嗎?她出關了?!蹦巒袂逡瘓浠?,讓葉辰豁然止住了腳步。

“她尚有瑣事要辦,稍晚些過來?!蹦巒袂邇嵊鏌恍?。

“那就喝兩杯?!幣凍礁煽攘艘簧?,很自覺的走向了天字號的雅間。

“這就對了嘛!”穆婉清慌忙跟上,而且大大咧咧的將一條玉臂搭在了葉辰的肩膀上,就像是一個大姐大,絲毫沒有圣女的半點矜持。

如今穆婉清可是心情大好,葉辰今日大殺四方,所贏來的源石,堪比他們穆家賭坊一年的收入,那可是一筆常人難以想象的巨富。

自然,穆婉清在乎的不是那些源石,而是葉辰幫她度過了難關。

今日一戰,可謂是收獲頗豐,那些對她不滿的穆家老家伙自然是無話可說,也便是說,她可以繼續做穆家圣女,也可以繼續執掌穆家賭坊,有了這等權力,她便有了護佑若天玄羽的資本。

穆家賭坊天字號房,酒宴已然擺上,為表誠意,穆婉清和紫衣老者親自作陪,還將珍藏幾十年的瓊漿玉露取了出來,只為答謝葉辰。

現場畫面甚是熱攏,兩人將葉辰奉為上賓。

再看葉辰,雖然在喝酒,不時也在于兩人寒暄,但卻不斷的內視著自己的神海。

神海之中,那塊殘破的玉玨,已經與帝玨融合,相拼湊的縫隙也隨之消失,帝玨雖然依舊不完整,可卻變得很是不凡,有一縷縷帝威若隱若現。

帝玨果然不簡單!

看著看著,葉辰不由得喃喃一聲。

帝玨,曾是一尊帝兵上鑲嵌的古玉,經久歲月受帝道法則的洗禮,自然也在滄海桑田中受帝之道則滋養,早已是超脫世外之物。

可上蒼不忍,這種帝造之物卻因誅仙劍而破裂,悠悠的蹉跎歲月,不知遺落到了何地。

嗡!

葉辰思緒飛轉之時,只聞混沌神鼎嗡鳴一顫。

待葉辰看去時,才見得那殘破的帝玨鑲嵌到了混沌神鼎之上,許是帝玨的緣故,混沌神鼎受到了影像,嗡鳴而顫,更顯古樸自然,亦有大道交織的天音響徹,不斷在他神海中回蕩,蘊含著無上道蘊。

葉辰精神一震,只感全身通透,僅此一瞬間,對大道的認知和領悟,又攀升了一個等級。

下一時間,葉辰放下了酒杯,整個人都遁入了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玄奧意境之中,那意境浩瀚磅礴,充滿了未知,讓他參悟不透,卻讓他在涅槃蛻變。

啵!

冥冥中,似有這樣的聲音響起,以葉辰為中心,一道有形的光暈無限蔓延了出去。

突...突破了?

葉辰的異狀,讓正在喝酒的穆婉清和紫衣老者紛紛一愣。

葉辰沒有說話,靜靜坐在那里,就如一尊雕像一般,紋絲不動。

他的確突破了,在那玄奧的意境中突破到了天境第四重,饒是他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一場機緣,更是一場造化,讓人措手不及的造化。

穆婉清和紫衣老者相相對視了一眼,又紛紛看向了上下打量起葉辰。

這是個什么怪胎!

兩人的神色變得很是精彩,喝酒還能突破境界?

葉辰依舊無言,如老僧禪坐,通體都縈繞著璀璨的神光,讓人不敢直視。

不知過了多久,他通體的神光才緩緩斂于體內,而他也恢復了正常,嘴角浸著笑意,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再次握起了酒杯。

“那個,商量個事兒唄!”見葉辰恢復正常,一旁的穆婉清眨巴了一下水汪汪大眼。

“說?!幣凍焦嗔艘豢誥撲?。

“有沒有興趣做我穆家的長老?!蹦巒袂蹇醋乓凍?,眸中還帶著諸多希冀之色。

“有沒有啥好處?!幣凍講⑽淳?,好似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似的。

“好處自然是有?!奔邢M?,穆婉清當即說道,“譬如說,穆家會在三重天為你置辦一處房產,再譬如說,每年可從穆家得到百萬源石的俸祿,又譬如說,法寶、丹藥、美女、秘卷這些?!?/p>

“不得不說,的確很豐厚?!幣凍竭裥炅艘簧?。

“那你到底做不做嘛!”

“我在朱雀星待不了多久,保不齊過幾日便會離開?!?/p>

“無妨無妨?!蹦巒袂宓奔蔥Φ?,自知葉辰并非池中之物,他日比試騰飛九天的真龍,這樣有一個有潛力的人才,她自不會放過。

“如此,穆家給我臉,我自然要接著不是?!幣凍叫α誦?,有錢收他自然不會客氣。

“這就對了嘛!”穆婉清笑的嫣然,許是太喜悅,親自為葉辰斟滿了一杯美酒。

“圣女,紫靈公主來了?!閉導?,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

“請請請,快請?!蹦巒袂宓奔雌鶘?,而隨之起身的還有葉辰,而且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就要見到轉世之人了,他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就連他肩膀上的小鷹亦是如此,鷹眸甚是雪亮。

很快,房門開了,一道青衣倩影走入,那一頭紫發,如水波流淌,每一縷都染著神華當真如謫仙,圣潔無暇,絲毫不惹凡世纖塵。

那人,不用說便是紫靈公主,乃是朱雀家嫡系之中,唯一一個公主。

“穆姐姐,何事如此緊急,剛出關便喚我來?!弊狹楣饜τ鍇崍?,很是悅耳,如一縷仙曲的一個個音符,跳動在人靈魂之上。

“怎么,無事便不能喚你來了?”穆婉清已然迎了上去,抓住了紫靈公主的玉手,看樣子她與紫靈公主還真不是一般的熟,都以姐妹相稱了。

“見過紫靈公主?!弊弦呂險呱锨?,拱手俯身。

“木老不必多禮?!弊狹楣髑嵊鏌恍?。

“來來來,為你介紹一下?!蹦巒袂謇拋狹楣?,指向了葉辰,“這是我穆家新晉的客卿長老,至于名諱嘛,叫他葉辰便好?!?/p>

“葉辰?!弊狹楣鬣簧?,不知為何,當看到葉辰第一眼時,她不由得生出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恍若眼前這個青年,乃是她多年前的一位故友似的。

再看葉辰,如一座豐碑一般佇立在那里,臉上掛著的乃是名為滄桑的笑容。

兩人便是那么對視,一方神色帶著些許迷茫,一方面帶滄桑笑容。

“這位道友,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繃餃氳某良胖?,紫靈公主這才試探性的看著葉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