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猜足球单场奖金计算: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幽都外,必斬你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嘶!

看著頭顱滾落的演天道人,賭坊中倒抽的冷氣,形成了冰冷的寒風。

這一切,太出人意料了。

幽都,禁止私斗,更遑論是殺人,而葉辰偏偏就做了,寧愿遭受法則雷霆,卻還是斬了演天道人。

血淋淋的畫面,讓所有人的神情都變了,在他們眼中,葉辰一直都只是一個逗逼活寶。

但,直到演天道人頭顱被斬落的那一刻起,他們才真正明白,看似搞怪的葉辰,骨子里卻是充滿了煞氣,猶如修羅,猶若殺神,讓人心靈戰栗。

這才是真正的他!

太多人在此一刻,開始用另一種目光去看葉辰,他所有的搞怪,皆是掩飾。

葉辰踉蹌了一下,裂開的圣軀還有鮮血在噴薄,傷痕處還有雷霆在肆虐,化解著他的精氣,讓傷痕非但沒有愈合,反而還有擴張的架勢。

幽都的法則雷霆,太過恐怖,若非他底蘊深厚,恐怕一瞬間就會化作劫灰。

然,于他而言,這是值得的。

演天道人,何等的存在,一身推演秘術霸道,交友甚廣,號召力甚大,這樣的人不可小覷,一旦放任離去,日后必定是一個天大的禍端,也必定是謝云崛起的征途上一個可怕的對手。

既是敵對的,那便不用仁慈,要做就要做絕,擋謝云的路,那便是殺。

賭坊人山人海,卻是靜的可怕。

這里的畫面,太過血腥,太多人身軀都在打顫,一個皇境的修士,就這么被斬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天境斬的,而且是賭命賭輸的。

“葉辰,你膽敢在幽都殺人?!本玫哪?,縱是被如潮的呵斥所打破。

“欠債還錢,賭命賠命,有何不對?!幣凍膠鶯蕕吶ざ挪弊?。

“無視幽都法則,擋住?!幣桓鱟弦呂險卟慌?。

“你,給老子出來?!幣凍交夯禾Ы?,遙指那紫衣老者,說著他便轉身,向著賭坊外走去,其后還有一道縹緲的聲音傳回來,“幽都外,必斬你?!?/p>

聽聞此話,賭坊中所有人都集體愣了一下,這是要做什么,這是一個天境向一尊皇境的挑戰嗎?

三五秒驚愕之后,所有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們沒有聽錯,一個天境的確要在幽都外挑戰一尊皇境,而且揚言還要斬了皇境。

好!很好!

紫衣老者大笑,如一道神光飛了出去。

不止是他們,太多枯岳的人和八位皇子的人也都迫不及待的跟了出去,而且眸中都閃射著寒芒,幽都禁制私斗,但在幽都外就不一樣了,終于等到葉辰出幽都,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怎會錯過。

穆婉清他們也跟了出去,葉辰的舉動自始至終都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啥!天境要挑戰皇境?

啥!挑戰者還是葉辰?

這一消息如長了翅膀一般,飄遍了整個幽都,惹來的卻是軒然大波。

哇!

幽都九重天,當若天朱雀聽到消息之后,狠狠的揉起了眉心。

相比她而言,枯岳座下的岳山他們、八位皇子卻是各自遣出了強者,其目的很簡單,難得等到葉辰出幽都,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葉辰活著回來。

快快快!

俯瞰整個幽都,一到九重天,皆是人潮如海,向著幽都城外涌去。

“這小子瘋了吧!”人群中,看著佇立在虛天的葉辰,范統咂舌了一聲。

“別小看他,他很強?!繃誥影俗鹱薊矢髯閱罅四蠛?。

“你們懂個屁?!狽鍛陳盍艘瘓?,“他面對的可不止一尊皇境,沒瞅見那一幫老狗堵在幽都門口嗎?這架勢無論葉辰是勝是敗,都不可能讓他再進幽都?!?/p>

“這倒也是?!?/p>

“老子還是一次見天境挑戰皇境?!幣槁凵綰3?,經久不散。

“聽沒聽說,葉辰還在賭坊斬了演天道人?!?/p>

“什么?”

“這膽子也忒肥了?!碧噯蘇鵓?,看著葉辰的眼色都頓然變了。

“圣主?!蹦钷貝拋約旱幕の覽戳?。

“不用插手?!幣凍降簧?。

“你太亂來了?!蹦巒袂逡泊拍錄儀空吒系攪?。

“我自有計較,看著便好?!幣凍交壩鏌讕善降?。

“葉辰,過來受死?!弊弦呂險呃戳?,笑的戲虐,遙天看著葉辰。

“師尊,殺雞焉用牛刀?!斃輩嗬鎰叱鲆蝗?,乃是一個輕搖著折扇的白衣青年,修為乃是一尊準皇,但氣息卻不是很穩定,看樣子乃是剛進階不久。

“陽兒,你突破了?”紫衣老者驚喜一聲。

“承蒙師尊栽培,薛陽終是踏出了那一步?!卑滓慮嗄晁底?,瞟向了葉辰,“一個天境,何須師尊出手,徒兒今日代師斬他?!?/p>

“如此,那便不肖師尊動手?!弊弦呂險吣竽蠛?,一副至高的姿態,漠視世間一切,好似能教出一個準皇的徒兒,很是自豪一般。

“竟然是薛陽?”下方,議論聲此起彼伏。

“不到二百歲竟然突破到了準皇?”

“他可是個狠角色,聽聞他在天境時便斬過準皇,如今乃是準皇境,對上天境的葉辰,安有敗落之理?!?/p>

“我賭三招,葉辰就會敗?!?/p>

“葉辰,交出真火,跪下向我師尊認錯,今日讓你死的痛快些?!毖ρ艨諏?,輕搖著折扇,滿眼輕蔑,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態,絲毫不把葉辰放在眼里。

“想要真火,過來拿?!幣凍嚼湫σ簧?。

“不見棺材不落淚?!毖ρ粢簧浜?,猛地合了折扇,如一道雷電,瞬時消失,殺至葉辰身前。

噗!

下一瞬,鮮血濺滿虛天。

然,觀戰者想象中的畫面并未發生,流血的并非是葉辰,而是薛陽。

虛天的一幕,乃是血淋淋的,薛陽一條手臂整個都撕了下來,此刻還有鮮血在噴薄。

這.....!

這樣的一副畫面,讓觀戰者都愣了,他們甚至都不知發生了什么,就那么一個慌神兒,薛陽的一條手臂沒了,反觀對面葉辰,啥事兒沒有。

這怎么可能!

那紫衣老者不淡定了,自己引以為傲的徒兒,堂堂的準皇??!竟然一招認人撕掉了一條胳膊。

這不可能!

薛陽最是難以接受,一臉難以置信,他可是準皇??!竟然在被一個天境撕掉了手臂,一向高傲自大的他難以接受,這是奇恥大辱。

殺!

薛陽猙獰怒吼,祭出殺劍,斬出了驚世劍芒。

葉辰走來,任由那一劍劈在身上,卻是殺到了薛陽身前。

你.....!

薛陽色變,登時后退。

然,一切都已經晚了,葉辰速度更快,一步追上。

噗!

又是鮮血飛濺,染滿虛天,薛陽竟被葉辰生生撕成了兩半,連遁走的元神都被捉回來碾成了飛灰。

薛陽到死都沒想到自己是這么死的,而且還是被一個天境滅的,而且連三招都沒撐過,他該是后悔的,后悔不該跑出來的裝逼。

這...這就完了?

觀戰者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虛天,神色震驚,半張的嘴久久都未曾閉合,一個天境,三招斬準皇?開掛了吧!

葉辰,你該死!

驚駭聲中,紫衣老者怒聲震天,卷著滔天血海殺來,好不容易教出一個準皇徒兒,卻是當眾被滅殺,這是他如何也無法接受的。

葉辰依舊不語,一掌推出了一片星海,強勢碾壓了紫衣老者的血海。

誅殺!

紫衣老者怒喝,頭懸八卦盤,凌天壓下,虛天都崩塌了半邊,那是一宗恐怖的法器,自行演化秘法,其上還烙印著封禁的法陣。

然,縱是再強的法器,在葉辰眼中依舊不夠看。

混沌神鼎已然飛出,大巧不工,古樸自然,有大道天音響徹,當場碾碎了那八卦盤。

噗!

紫衣老者驟然色變,竟不知自己的本命法器如此不堪,他遭受了反噬,口吐鮮血,滿眼難以置信,真正與葉辰對上,他才知道葉辰的強大。

“這么強?”觀戰者駭然,多有老輩修士眼眸微瞇的盯住了葉辰的混沌神鼎,那是才真正的神器。

“給我奪了那大鼎?!輩恢故怯畝寄詰目菰?,還是八位皇子,紛紛給自己的手下下了這樣的命令,似是也看出了混沌神鼎的不凡。

“竟是大羅神鐵鑄造?!庇畝季胖靨焐系娜秈熘烊敢膊鏌熗艘簧?,“還有混沌之氣,其上烙印的金字也是來歷頗大,他到底是何等來歷?!?/p>

啊.....!

四方驚嘆之時,虛天之上響起了紫衣老者凄厲的聲音。

??炊?,紫衣老者披頭散發血骨淋漓,絲毫擋不住葉辰的傾天攻勢。

我不信!

紫衣老者怒吼聲震天,燃燒了精血,換來了強大的戰力。

風神訣!

葉辰殺來,身如疾風,迅如閃電,一劍無匹,洞穿了紫衣老者的身軀。

殺!

紫衣老者眉心射出了一把漆黑殺劍,直逼葉辰眉心。

神殤!

葉辰早有準備,神殤神芒碾碎了那把漆黑殺劍,再一次重創了紫衣老者,紫衣老者蹬蹬后退,每退一步,都會將虛天踩得崩塌。

來世,莫要惹不該惹的人!

葉辰話語冰冷徹骨,似若上蒼的宣判,一步縮地成寸殺到紫衣老者身前。

不....不不....!

紫衣老者滿眼驚恐,趕到了死亡來臨,生死彌留之際,他后悔了,后悔不該做這個出頭鳥,也后悔惹了葉辰這個煞神,以至于招來這萬劫不復的結局。

噗!

鮮血甚是刺目,葉辰的殺劍絲毫不遲疑,一劍斬滅了紫衣老者的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