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六加一中奖规则及奖金: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不許叫我姐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不...不是父親的孩子?”昊天詩月愣了一下,愕然的看著葉辰。

“我吞過大地之子的精元,血脈與眾生共融?!幣凍降萊雋嗽滌?,“這也是為何乾坤因果鏡會亮的緣故,我也是后來才知曉?!?/p>

“這么說,你我無血緣關系?”昊天詩月試探性的看著葉辰。

“的...的確沒有?!幣凍睫限我恍?。

“上蒼還是公平的?!標惶焓魯櫧恍?,也不知是哭還是笑。

“抱歉,我....唔....?!幣凍交拔此低?,兩片柔滑的紅唇便堵住了他的嘴巴。

葉辰愣了,一時間都未反應過來,那女子舌唇的芳香,讓他有點懵逼。

驀地,昊天詩月摟住了他的脖子,吻的更深,前世今生,她從未如此刻這般放肆,沒有女子的矜持,只有壓抑百年的情緣。

前世,她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那是同父異母的弟弟,所謂的血緣,便是一道天塹,注定他們只能是姐弟,所謂的情緣,便是一縷幽云,注定他們只能是親情,連吻他的勇氣都沒有。

今生,上蒼憐憫,拂去了那道天塹,撥開了那縷幽云,她再沒有顧忌,沉淀百年的情緣,前世的愛,會在今生變得義無反顧。

黑洞幽寂,百丈光明。

此一瞬的溫馨,映著珠光,隨之定格。

不知何時,昊天詩月才緩緩放開,美眸朦朧,如癡如醉的看著葉辰,輕語聲呢喃,卻是無比的清晰,“葉辰,我想與你上床?!?/p>

“姐,這玩笑開不得,我.....?!?/p>

“不要叫我姐,叫我詩月?!彼蚨狹艘凍降幕壩?,臉頰輕輕貼在了葉辰的胸膛,輕聲的呢喃,“曾經有一個叫昊天詩月的女子,愛上了一個叫秦羽的殺神,她是他的姐姐,卻幻想成為他的妻,哪怕是一個妾,也會在月光下傻笑,在夢境中迷離?!?/p>

“這...這.....?!幣凍秸帕蘇拋?,腦袋有些眩暈,竟不知還有這樣的情緣。

“葉辰,我不在乎你有幾個女人?!?/p>

“其...其實吧!我方才是與你開玩笑來著,你我...真是姐弟?!?/p>

“縱是姐弟,那也是前世?!標惶焓驢擅荒敲春煤鲇?,抱的更緊了。

“當我沒說?!幣凍礁煽攘艘簧?,腦海中幻想著與昊天玄震見面的場景,那個到死都等著他叫父親的男人,會不會一腳踹死他。

“賤人,賤人?!繃餃慫禱爸?,那嗜血神子醒了,面目兇獰的怒吼著。

“他罵你?!?/p>

“我聽到了?!標惶焓路趴艘凍?,抹干了淚水,挽起了衣袖,三兩步走了過去,直接騎到了嗜血神子身上,二話一句不多說,掄起玉手便打。

“我讓你罵,我讓你罵?!苯酉呂吹年惶焓戮筒皇且話愕謀牒妨?,幽寂的空間黑洞,皆是清脆的把掌聲,一串兒連著一串兒。

“前世可沒這么彪悍?!幣凍秸帕蘇拋?,莫說是挨扇,僅僅看著都疼,這若是娶了這么個彪悍媳婦,這日子過得應該很精彩。

另一邊,昊天詩月已經收手,打的是香汗淋漓。

再看嗜血神子那廝,方才醒來不久,便有被打懵了,那張臉已經不是臉了,扭曲不堪,恐怕就算嗜血圣主來了,也多半認不出了。

葉辰走上前,唏噓了一聲,看向了昊天詩月,“看來你倆仇恨還不小?!?/p>

“我是一散修,第一次出來歷練便被他抓了?!標惶焓呂淅淇醋攀妊褡?,“與我一道的還有一個和藹老婆婆,她對我很好,卻為救我被他斬滅了元神,我是親眼看著他吞滅了一方又一方的無辜生靈?!?/p>

“這號的,就該給他打死?!?/p>

“打死了問誰去要贖金?!標惶焓┱0土艘幌旅理?,“綁票這事兒你最是在行,對吧!”

“要不咋說你是我姐呢?”

“不許再叫我姐?!標惶焓鹿瘟艘凍揭謊?。

“叫姐好,叫姐我心里踏實?!幣凍接鎦匭某ひ簧?。

“那姐跟你上床好不好?!?/p>

“別鬧?!幣凍礁閃艘簧?,拎起了嗜血神子,連帶著昊天詩月也收進了混沌神鼎,繼而向著一方走去,“這貨應該很值錢?!?/p>

“向南八千丈,東去九萬丈?!幣凍講歡相止咀?,按照事先記憶的方向和位置,在空間黑洞中如一道神芒,期間并未遭遇可怕存在。

“喂?!斃硎竊詼χ形蘗?,昊天詩月冒出了頭。

“啥事兒?!幣凍接α艘簧?,又猛地轉變了方向。

“你這么多女人,哪個用著舒服?!標惶焓灤σ饕韉目醋乓凍?。

一句話,讓葉辰措手不及,腳下還一不留神兒差點一頭栽下去,神情精彩的看著昊天詩月,“我說姐,咱能不能矜持一點兒?!?/p>

“看你,還不好意思?!?/p>

“我可是正人君子來著?!?/p>

“瞎說?!標惶焓灤ψ虐琢艘謊垡凍?,“百年前我可是聽夕顏那丫頭說過,你把楚萱迷暈了,完事兒還被踢了小弟弟?!?/p>

“有個聰明的徒弟,真尼瑪高興?!幣凍竭至訴腫?,百年前在玉女峰他的確迷暈過楚萱,那是怕楚萱看到他遭天譴的可怕模樣,至于踢小弟弟那事兒,也確有其事,但楚萱踢的卻是他事先準備的鋼板,至今憶起楚萱回屋揉腳的畫面都還感好笑。

“你什么時候跟姐上床?!標惶焓亂讕砂竊詼?,眨巴這美眸看著葉辰。

“你給我進去吧!”葉辰當即揮手,將昊天詩月冒出的頭給按回到了鼎中,再這么被撩下去,他多半會把她拎出來給那啥了。

說話間,葉辰已然遁出了空間黑洞。

這是一片浩瀚的星空,不見絲毫人影,靠近邊荒地帶,距離嗜血星足有二十萬里。

依如那次幫冥王神子那般,葉辰就近尋了一顆沒有生靈的古星,化出分身,其后便將封印的嗜血神子甩給了分身,而他又直奔嗜血宗而去。

此刻的嗜血宗,依舊人影漫山,無論是長老亦或者弟子,都在按個找尋。

嗜血老魔立于虛天,一雙覆滿血絲的老眸,微瞇的掃視著嗜血仙山的每一寸土地,可來來回回尋了好幾圈兒,愣是沒見嗜血神子。

嗜血圣主登上了虛天,臉色還不是一般的陰沉,“老祖,奠兒多半被擄走了?!?/p>

“以你看來,會是誰動的手?!筆妊享遼?,神色不是一般的冰冷。

“能在我嗜血宗神不知鬼不覺的擄走奠兒而又不被您老發覺,多半是圣人無疑?!筆妊ブ鞒烈饕簧?,“圣人雖超脫世外,可這皓月星宇圣人卻是不在少數,任何一個都有可能?!?/p>

“他們想要以奠兒敲詐我嗜血宗?!?/p>

“敲詐是必然的,但他的目的絕對不止于此?!?/p>

“怎么說?!筆妊夏У簧?。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筆妊ブ骰壩锍瀆松鉅?,“或者是聲東擊西?!?/p>

“你是說,他想引我出去,從而襲擊我嗜血宗?”嗜血老魔看向了嗜血圣主。

“多半便會如此?!筆妊ブ骰夯核檔?,“對方必定是懼怕老祖你,這才以此引老祖出去,一旦老祖離去,嗜血宗便無人可制衡他,一尊圣人的威勢,足矣橫掃沒有圣人坐鎮的嗜血宗?!?/p>

“真是好算計?!筆妊夏Ю湫σ簧?。

“嗜血宗,帶上九千萬源石,來二十萬里外的死寂星贖你家神子,過期不候?!筆妊夏Щ壩鋟講怕湎?,便聞有縹緲的聲音自遠方傳來,乃是萬里傳音的神通,饒是嗜血老魔都尋不到根源。

“還真如你所說?!筆妊夏沉艘謊厶轂?。

“既如此,我等便將計就計,我等去贖奠兒,老祖半道便殺回來?!?/p>

“那便如此?!筆妊夏У奔匆徊教こ雋訟繕?,“既然他想玩,那老夫定會讓他盡興的?!?/p>

嗜血老魔走后,嗜血圣主和嗜血宗諸多長老準圣也一并跟了出去,既是演戲,自然要演足了,只待時機成熟,再殺一個回馬槍。

轟!轟隆??!

縹緲天宵震顫了,嗜血宗更是人影如潮,鋪天蓋地,殺出了嗜血星。

嗜血星上一座古城酒樓中,葉辰抬眼仰看天宵,一眼便瞅見了嗜血老魔在其中,這才放下心來,他目的便是將其引出嗜血星。

好戲上演了!

待嗜血宗強者走遠,葉辰灌了最后一杯酒水,轉身飛出了酒樓,如一道仙芒,直奔嗜血宗而去。

何人!

很快,嗜血宗仙山便傳出了冷叱聲,四面八方皆有人影沖上虛天。

打劫!

葉辰沖了進來,手里還拎著一桿狼牙棒,瞬時化的足有千丈龐大。

找死!

嗜血宗強者怒斥,各個殺氣騰騰而來,或是秘術、或是恐怖法器,匯成了寂滅仙海,翻滾著卷向葉辰,要將葉辰當場涅滅。

滾蛋!

葉辰甚是彪悍,一棒掃滅了那仙海,翻手又是一棒,成片成片的人影墜落。

繼而,這廝便如一道流光,竄入了嗜血宗大殿,其后便傳出了砰磅鏗鏘這些個亂七八糟的聲音,就如強盜在翻找財物一般。

混蛋!

嗜血宗強者如潮撲來,殺入了大殿之中。

然,下一秒間,沖進去的人便都橫飛了出來,一片片的墜落虛空。

都是我的!

大殿中,葉辰真是很沒節操,一路都在掃蕩,能帶走的寶物是一樣都沒拉下,他所過之處,大殿變得精光光的,就連桌上的茶杯都沒放過。

許是搶的太過癮,他儼然未曾發覺嗜血仙山外有一出空間扭曲了一下。

嗜血老魔殺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