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十一选五奖金: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再瞅瞅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收了嗜血老魔的儲物袋,葉辰也飛出了古星。

嗜血老魔的珍藏,的確豐富,準圣兵不少,都被葉辰扔進了混沌鼎。

混沌鼎自是不客氣,來者不拒,而且胃口不是一般的小,先前剛吞了一尊圣兵,如今又吞了這么多準圣兵,愣是沒有要進階的意思。

葉辰一聲唏噓,連他這個做主人的都咂舌了。

鼎中,楚家神女封印被解開了,揉了揉小腦袋,驚愕的看了一眼四周。

這姑娘血脈也是奇異,竟比秦羽的還要精純,周身玄妙的異象交織,畫面甚為絢麗,特別是那雙美眸,總閃著不可言喻的道蘊。

楚家神女揚起了臉頰,透過鼎口看向了葉辰,“這是哪!你是誰?!?/p>

葉辰一笑,直接彈出了仙光,沒入了楚家神女的眉心。

唔!

鼎中瞬時傳出了楚家神女痛苦的低吟聲。

又一個!

葉辰微微一笑,每逢尋到轉世人,心情都不錯,而且不知是楚家神女,武玄星還有其他的轉世人,數量雖不多,但也是驚喜。

想到這里,葉辰猛地加快了腳步。

不知何時,恢復前世記憶的楚家玄女才扒在了鼎口,露出了小腦袋,怔怔的看著葉辰,似水美眸既是淚光,“我不是做夢吧!”

“東方玉嫣,歡迎歸位?!幣凍叫α誦?,拂手將楚家神女帶出了大鼎。

“這世間竟還有輪回?!倍接矜湯崍髀?。

“很玄乎吧!”

“大楚其他人呢?”

“還在尋?!幣凍剿底?,將一道神識傳給了東方玉嫣,神識中裹著大楚諸多事,東方玉嫣死在北震蒼原,諸多事她還是不知道。

“可曾尋到了他?!倍接矜滔<降目醋乓凍?,淚眼迷蒙了她的視線。

“韋文卓?”

“我們相約今生再見的?!倍接矜絳χ寫湃崆?,似是憶起了百年前的北震蒼原,她死在了韋文卓的背上,許下了來生諾言。

“那廝聽到這話,該是很感動?!幣凍揭馕渡畛ひ簧?。

“那圣主到底尋沒尋到?!倍接矜桃讕上<降目醋乓凍?。

“你們很幸運?!幣凍叫α誦?。

“這么說,尋到了?”

“就在楚家武玄星?!幣凍皆俅我恍?,速度再次加快,如一道曠世神芒,他的一句話,讓東方玉嫣愣了很久,待到反應過來,激動的熱淚盈眶,竟不知前世的他們,都會轉世到武玄星。

一路再無言,葉辰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武玄星。

他并未立刻會楚家仙山,而是直奔了武玄星一座邊遠的小古城。

古城還算熱鬧,大街上人影不斷。

葉辰遙指了一方,落在了街道一側一個攤位上。

那攤位不是賣東西的,而是算命的,一張桌子旁邊插著一根標桿,標桿上掛著一張白布,白布上還霸氣側漏的寫著三個大字:徐半仙。

再看那算命的,乃是一吊兒郎當的青年,嘴邊還有模有樣的粘著兩撇胡子。

那便是轉世的韋文卓,前世北楚玄天世家的少主。

東方玉嫣已然一路扒開了人群,滿眼淚光的看著那吊兒郎當的青年。

轉世韋文卓上下瞟了一眼東方玉嫣,神情奇怪,都不知這么俊俏一個姑娘,為嘛淚眼蒙蒙的看著他,不過看著看著,他捏了捏小胡子,面前這個姑娘,咋看咋熟悉,好似在哪見過似的。

葉辰也走來了,很自覺的坐在了桌前,饒有興趣的看著韋文卓,“聽說你算的很準?!?/p>

“只算有緣人,不準不要錢?!蔽の淖康鞘弊謀手?,很是深沉的捋著胡須,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這廝是一個前輩高人呢?

“那你給我算算,我倆啥時候能成親?!幣凍叫σ饕韉目醋盼の淖?。

“這個嘛!”韋文卓看了一眼葉辰,又瞟了一眼立在葉辰身側的東方玉嫣,這才又看向了葉辰,“老實說,你倆沒夫妻相?!?/p>

“你確定沒有?”葉辰哐當一聲將一千源石放在了桌子上。

“道友,這不是錢的問題?!?/p>

“你行不行??!”葉辰又放了一千源石。

“我不是見錢眼開的人?!?/p>

“再加一千?!?/p>

“這乍一看,還真有那么點兒?!蔽の淖懇馕渡畛さ哪罅四罅誦『?。

“這就對了嘛!”

“圣主,你別逗他了?!倍接矜袒趴扌Σ壞玫目聰蛄艘凍?。

“有人心疼了?!幣凍叫α誦?,當即伸出手了,你還在數錢的韋文卓,當場就被葉辰拎起來了。

“干嘛!你干嘛!”韋文卓大呼小叫的。

“帶你入洞房?!幣凍剿底?,一步登天,直奔一方而去。

“說我倆有夫妻相,看我怎么收拾你?!倍接矜銻僚恍?,也跟了上去。

不多時,葉辰才在楚家仙山落下。

眼見葉辰歸來,楚家神女也安然無恙,秦羽他們紛紛松了一口氣。

然,待秦羽看到葉辰手拎著的韋文卓時,頓時一愣,似是憑樣貌看出了是誰的轉世,韋文卓在大楚也是風云人物,他怎會不認得。

葉辰落下了,將仙光打入了韋文卓眉心,繼而推給了東方玉嫣,“交給你了,下手輕點兒?!?/p>

“我會很溫柔的?!倍接矜塘昧艘幌灤惴?,而后便挽起了衣袖,隨后還不忘握了握繡拳,那神色痛苦的韋文卓,都不知那是哪,就又被她拎走了,如一道仙光沒入了楚家仙山深處。

啊....!

沒過多久,便聽聞那個方向鬼哭狼嚎的慘叫聲,“葉辰,你個賤人?!?/p>

“沒聽見?!幣凍揭⊥坊文緣目倭絲俁?。

“啥個情況?!背頁だ仙襠婀?,聽著那慘叫聲,各個面面相覷,他們記憶里,他們家的神女還是很溫柔的,如今竟是這般彪悍。

“那是韋文卓?”秦羽戳了戳葉辰。

“除了他,還會有誰?!?/p>

“我妹妹楚心,也是轉世人?”秦羽試探性的看著葉辰。

“按說,你應是見過東方玉嫣的?!幣凍矯嗣擄?,表情奇怪的看著秦羽,“大楚天庭玄字輩三宗大比那般熱鬧,你沒在???”

“沒趕上?!鼻賾鷥尚σ簧?,“不過青字輩的韋文卓,竟是娶了玄字輩的東方玉嫣,這事兒倒是新鮮,至今想起還有些怪怪的?!?/p>

“我糾結的是,是該叫東方玉嫣大嫂,還是該叫她師侄?!?/p>

“大楚的輩分,有點亂套了?!?/p>

“小友,我家老祖呢?”兩人談話之時,楚家諸多長老都涌了過來。

“與姬家老祖去了嗜血宗?!幣凍講⑽匆?,“嗜血老魔被俺們滅了,為了兩家后輩的安定和這片星域的安寧,嗜血宗多半要被除名?!?/p>

“嗜血宗?嗜血老魔?”不知情況的楚家長老,皆是一臉的愕然。

“綁你家神女的,便是嗜血老魔?!幣凍降萊雋嗽滌?。

“竟是他?!?/p>

“堂堂一代圣人,真是不要臉了?!?/p>

“多半是被前些時日大鬧嗜血宗的那個神秘人給刺激了?!?/p>

“前些時日,大鬧嗜血宗的那個人,就是我?!幣凍講揮傻酶煽攘艘簧?。

“你...你?”楚家長老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葉辰,神色可謂是五味雜談,有些頗為精彩,有的多是驚嘆,更多的是震撼。

前些時日嗜血宗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在這片星域惹來了不小的風波,所有人才在猜測那神秘人的身份,竟不知是葉辰的杰作。

葉辰干笑了一聲,溜煙兒竄的沒影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