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选九中奖金额: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舊怨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今日來了,那便不用走了?!幣籩匭χ寫潘廖藜傻男朔?,探出了大手抓向葉辰,眸中還有赤.裸裸的貪婪之光在爆射,荒古圣體,與帝齊肩的逆天血脈,他全身皆是寶貝??!

葉辰冷笑,一語未言,只以最強大的攻伐回應,一拳八荒融了上百種秘法神通,混沌道則與本源交織,威力霸絕無匹。

轟隆聲起,殷重手骨炸裂,蹬蹬后退,退的每一步,都在大地上留下了一道凹陷的腳印,待到定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怎會如此之強?!幣籩厴襠璞?,滿眼皆是無法置信之色,雖早知葉辰不是一般的準圣,可他堂堂準圣王境,修為的絕對壓制,竟是一招完敗,高高在上的他,又如何能接受。

“還敢開小差,后果很嚴重?!倍淘菀幌?,葉辰瞬時殺到。

“狂妄?!幣籩乇┡?,一指神芒點出,帶著無匹的洞穿力。

葉辰不躲不閃,硬抗了霸道一指,一掌劈的殷重血骨淋漓,得虧殷重底蘊深厚,不然這寂滅一掌,便直接將其生劈了。

不過縱是如此,殷重也有夠凄慘的,燃燒精血,飛速后遁,愈合血軀,燃燒了精血,換來磅礴戰力,復蘇了本命法器。

那是一面古老的銅鏡,貨真價實的圣王兵,不知浸染了多少生靈的血,散射的神光皆是血紅色,帶著厲鬼凄厲的哀嚎。

虛天崩塌了,皆因古老銅鏡威壓,神輝如仙瀑,流溢的每一縷,皆如大山巨岳一般,可瞬時碾殺圣人,其神威是寂滅的。

“死吧!”那廝滿臉猙獰,陰森可怖,御動了圣王兵銅鏡,凌空壓來,方才愈合的虛無空間,又瞬時寸寸崩塌了下來。

葉辰不敢硬憾,祭出了混沌鼎,他這一路走來,見過不止一尊圣王法器,可如殷重這般強悍的圣王兵,還是第一次見。

混沌神鼎嗡動了,一息間變得龐大,鼎身厚重,氣息古樸,混沌之氣傾灑,遁甲天字運轉,與道則共舞,硬憾那銅鏡。

轟隆聲再起,葉殷重當場噴血,他銅鏡雖恐怖,卻也難抗混沌鼎,遭了恐怖反噬,再次蹬蹬后退,血色身軀再一次裂開。

速戰速決,葉辰縱橫九霄,身形如詭幻,殺至殷重十丈外。

殷重咬牙切齒,眸中射出了一道血色雷電,卷著寂滅之力,直逼葉辰眉心,乃是針對元神的攻擊,欲要一擊斬滅葉辰。

然,他還是太小看了葉辰神海的防御,有丹祖龍魂和強大的鳳凰仙御坐鎮,他那道血色雷電,還遠遠傷不到葉辰根基。

同一時間,葉辰眉心射出了金色神芒,乃神族的神殤秘法,更是九道合一,威力堪稱摧枯拉朽,一擊洞穿了殷重的眉心。

鮮血登時飛濺,殷重遭了重創,他神海的防御,在那九道合一的神殤面前,就如擺設一般,脆弱如白紙,瞬時間崩潰。

這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神海被洞穿,元神真身也難逃厄運。

啊....!

慘叫聲隨即響起,殷重披頭散發,踉蹌后退,頭顱直欲炸裂,七竅都流血,波及了肉身,筋骨斷裂,有鮮血噴薄而出。

葉辰來了,瞬身而至,一劍風神,萬劍歸一,洞穿了其心脈。

與此同時,混沌鼎碾碎了那面銅鏡,如一道神光飛射而來,凌霄垂落而下,還未穩住身形的殷重,當場被壓得一陣趔趄。

“吾不信?!幣籩嘏叵?,硬生生的頂起了大鼎鎮壓,燃燒了壽元,換來更為強大的戰力,眉心還有一道古老神紋刻畫。

見狀,葉辰一步殺來,斬出寂滅一劍,既知殷重動了禁法,他怎會給其喘息的時間,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果然,他這一劍來的恰到好處,殷重禁法還未完全施展而出,便被其斬斷,又是強大反噬,本就殘破的血軀,化作飛灰。

“結束了?!幣凍巾飫淠?,語氣縹緲而冰冷,煞氣通天。

“殺?!敝皇T竦囊籩匾簧緩?,一口氣祭出了上百尊法器,氣勢相連,威力震天,如一顆顆璀璨星辰,綻放神芒。

葉辰不語,豁然抬手,那法器一尊尊被碾碎,化作一縷虛無。

“誅殺?!幣籩卦袢忌?,張口吐出了一股血氣,化作了血海,卷著一方古印和一口殺劍,二者一為封禁,一為滅殺。

混沌鼎撞了過來,禁了那方古印,將那口殺劍,直接碾破。

又一次反噬,殷重凄厲慘叫,元神扭曲,變得透明,哪敢繼續大戰,血祭了元神之力,轉身飛遁而逃,速度奇快無比。

葉辰未追趕,召喚了天雷仙火,挽弓搭箭,射出了雷霆一箭。

下一瞬,遁逃不過千丈的殷重,便被一箭射落,墜下虛天。

葉辰登臨了九霄,動了太虛龍禁,方才起身的殷重,被鎮壓。

至此,大戰才算完,殷重雖未準圣王,可以如今的形態和戰力,如何扛得住太虛龍禁,元神之力被磨滅,亦是動彈不得。

“你的寶貝,我幫你照料?!幣凍教?,很自覺的拎走了殷重的乾坤袋,戰利品是要收的,而且還是一尊準圣王的寶物。

“饒命,饒命?!幣籩嘏鋁?,驚懼的看著葉辰,高高在上的準圣王,此刻也嗅到了死亡死氣,通體冰冷無溫度,他怕死。

“求我沒用,跟他說?!幣凍絞樟舜⑽锎?,把那黑衣圣人放出了神符,保險起見,他還封禁了對方法力,以免對方逃遁。

“殷重,別來無恙??!”黑衣圣人冷冷的盯著被封的尹仲。

“殷山?!幣籩匾謊郾閎銑雋撕諞率ト?,如他一般,也是太清宮長老,不過在宗內論起地位和身份,他要遠高于對方。

“你竟與他算計老夫?!幣渙矯牒?,殷重反應過來,卻是猙獰的怒喝嘶吼,殷山與那葉辰在一起,這便證明了很多事。

“算計?你看看吾是誰?!焙諞率ト死湫?,猛地撕下了自己的面皮,露出了一張新的臉龐,那臉龐蒼老不堪,還有一道劍痕自額頭縱貫下巴,樣貌極為嚇人,在夜里顯得格**森。

“你...肖...肖炎?!幣籩廝瓜?,滿眼難以置信,“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分明已經死了,是老夫親手送你上的黃泉?!?/p>

“沒有什么不可能?!蹦墻行ぱ椎暮諞率ト巳綬⒘朔枰話?,雙手攥住了殷重的脖子,生生將其掐起,一雙渾濁的老眸,血色一邊,除了仇恨還是仇恨,“你沒想到吧!老夫還活著,茍且偷生幾百年,便是等今日,為我妻兒,討還那筆血債?!?/p>

“肖炎,真是小看你了?!弊災煙右凰?,殷重竟是笑了,露出了兩排森白的牙齒,“對,他們是我殺的,吾用你兒煉了丹,還有你的妻,在吾胯下呻吟致死的畫面,真是美妙?!?/p>

“那便為吾妻兒償命?!斃ぱ著叵?,真的瘋了,血與淚縱橫了蒼暮的臉龐,那額頭上曝露的青筋,掩蓋了褶皺的皮膚。

“你縱殺了老夫又如何,他們再也回不來了?!幣籩匭Φ謀涮?,肆無忌憚,好似肖炎越是嘶吼暴怒,他就越是興奮。

“殺?!斃ぱ資稚鮮┝肆Χ?,生生掐死了殷重,這還不算完,殷重那本就殘破的元神,也被其一道一道的撕成了碎片。

夜,因殷重的死,化作了平寂,只留一片滿目瘡痍的天地。

殺了殷重,肖炎無力的跪在那里,老眸渾濁,有的只有血淚。

微風拂來,他的黑發,一縷縷化作了銀絲,老軀佝僂不堪,整個人都滄桑石化了一般,好似一個沒了靈魂的行尸走肉。

身后,葉辰暗自嘆息了一聲,很明白肖炎的心境,妻子被凌辱、孩子被煉做丹藥,茍且偷生幾百年,便是仇恨在支撐他。

如今,大仇得報,他便失了那精神支柱,幾百年的仇與恨,耗光了他所有精力,沒了目標,前路便如黑夜,沒有光明。

驀然間,葉辰輕輕拂手,解開了他的封禁,而后緩緩轉身,并未向他討要移天換地的秘術,如此凄慘,他實在不忍心。

然,還未等他踏入虛天,一縷神識便飄入了他神海,那是一個龐大的玄奧意境,融有一種無上的秘法,正是那移天換地。

葉辰一愣,下意識的轉身,看向了肖炎,欲言卻是沒說出口。

“多謝?!斃ぱ妝扯宰乓凍狡鶘砹?,聲音蒼老,沙啞不堪,邁著蒼老的步伐,佝僂著蒼暮的老軀,一步步走向了遠方。

他的背影,蕭瑟而孤寂,每一縷銀發,皆帶著滄桑的悲涼。

葉辰又是一聲嘆息,默然轉身,登入了虛天,如仙光消失。

這片天地,還是那般平靜,直至許久后才有兩三道人影踏足,見此地滿目瘡痍時,皆是一陣驚異,不難想象先前有大戰。

這邊,葉辰已在幾十萬里外,一路御天,一路也都在暗自領悟那移天換地的秘法,心神一度遁入其中,險些墜落虛天。

肖炎給的移天換地意境,也并不完整,只可意會,很難言傳,不過這對葉辰已經足夠了,徹底參悟,也只是時間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