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2019034期奖金: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諸天戰鼓,帝之召喚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雄渾的戰鼓聲,氣勢磅礴,響徹諸天。

但凡聽之者,皆仰首抬眸,靈魂為之顫動,似得到某種來自古老時代的召喚。

“哪來的鼓聲?!碧噯松襠秀繃?,心神也被牽動,體內鮮血忍不住沸騰。

“有極道帝威,也是一尊極道帝兵?”

“傳自星空彼岸,又好似是宇宙邊荒?!?/p>

“這鼓聲,好是詭異,體內沸騰的鮮血,壓也壓不住?!庇腥瞬鏌?,一頭霧水。

議論聲此起彼伏,無數人冒出了頭,一臉茫然,仰看虛天,不知那鼓聲何意。

玄荒南域,斗戰圣猿老祖、夔牛老祖,不分先后登上了虛無,??寸午啃強?。

“諸天戰鼓?”兩大老祖相互對視。

“什么諸天戰鼓?”圣猿皇和夔?;室蔡ど閑樘?,神色疑惑的看著兩大老祖。

“諸天戰鼓,乃盤古大帝的道骨所鑄,傳承世間已久?!辟緡@獻嬗樸埔簧?。

“僅聽鼓聲,老祖便知那是諸天戰鼓?”

“那并非一般的戰鼓,玄荒一百三十帝,皆有帝道法則融入其中,一聞便知?!?/p>

“原來如此,難怪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似是某種召喚?!繃交仕檔?。

“的確是召喚,諸天戰鼓只有在萬域危難時,才會擂動?!筆ピ忱獻婊夯旱?。

“已消弭無盡歲月,如今竟又再現人間,是誰在擂動?!辟緡@獻娌揮芍迕嫉?。

“無論是誰,戰鼓聲起,便是諸天有難,我等帝道后裔,絕不可坐視不管?!?/p>

圣猿老祖神通廣大,一步跨出了玄荒,手中拎著的烏金鐵棍,綻放著霸烈帝威。

“老玄武,爾等此刻不出,更待何時?!辟緡@獻婧壬鹛?,也跨出了玄荒。

“這不就來了?”五道身影聯袂走出。

仔細一瞅,正是青龍族老祖、白虎族老祖、朱雀族老祖、玄武老祖和麒麟老祖。

五人并肩,拎著家伙,皆是帝道法器。

“諸天戰鼓擂動,萬域有難?!倍?,瑤池仙母持帝劍走出,如一尊蓋世女王。

“諸天有難,匹夫有責?!毖叵贍負?,又兩尊巨擎出了東荒,其一乃姜太虛。

至于另一人,身形偉岸,魔煞氣洶涌,正是魔淵,傳說中的吞天魔尊就是他了。

“歲月如刀??!”姜太虛悵然了一聲。

“終是敵不過滄桑?!蹦гㄐΦ牟咨?。

時隔無盡的歲月,洪荒的兩大蓋世天驕,再次并肩,但卻已不是他們的時代。

他們身后,還有六人跟隨,乃是逍遙子、無極子、天辰子、玄真子、云霄子和赤陽子,東華七子在今日,全數到場。

鳳凰也來了,立在太虛身側,踏天而行。

她頭頂,懸著一面仙鏡,帝道神則飛舞。

那是鳳凰族帝器鳳凰鏡,昔日鳳凰族被滅,鳳凰鏡離走,期間又復歸鳳凰身邊。

如今的鳳凰,與昔日有些不同,或者說,她涅槃了,鳳凰族被滅,也已淡忘。

更多的人,出了玄荒,北圣的爺爺九黎老祖、帝九仙的爺爺九霄真人,還有釣魚老叟準帝,以及諸多叫不上名的老輩。

遠古種族也出動了,皆老祖級帶隊。

“哎喲喂,都拎著帝兵呢?”遠古龍族老祖側眸,掃了一眼聚來的四道人影。

“拎著好,拎著踏實?!蔽鬃謇獻嬋鵲?。

“諸天戰鼓再起,此戰怕是很棘手?!繃樽搴凸拋謇獻娼月凍雋擻鍬侵?。

“俺們人多,不怕干?!甭宕罌橥防獻嬪舸軸?,拎著的棒槌,也夠兇猛。

眾人一笑,踏出了玄荒,五尊極道帝兵,威勢相連,一路碾的星空嗡嗡動蕩。

“這么大動靜,誰在召喚?!斃≡郴仕?,又聚在一起,各個撓頭不知所以。

“總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北筆ブ迕?。

“這么多準帝、這么多帝兵,更甚大楚九皇那次??!”帝家九仙大眼撲閃著。

“這是怎么了,諸天又要大混戰了?”

“不過,這陣仗,未免有點大了吧!”

“老朽修道三千年,都沒見過如此動靜?!?/p>

“莫說了,前去看看,說不定是場大戲?!?/p>

天之下,滿是議論聲,再熱鬧的場合,也不敵那戰鼓聲,真是一種無上召喚。

“天王,是否前去助戰?!敝兄萏煨?,天誅地滅佇立,俯首在天虛天王身后。

“任何人,不得出天虛?!碧煨樘焱醯簧?,一語縹緲,帶著無上的威嚴。

他也仰望縹緲,無喜無悲的眸,有一絲憂慮閃過,卻終是未下令奔赴大楚。

西漠忘川禁區,孟婆拱手佇立,“天王,若非戰事緊急,大楚不會擂動諸天戰鼓?!?/p>

“任何人,不得出忘川?!蓖ㄌ焱?,話語平淡,也如天虛天王,直接否決。

“可是....?!泵掀懦斐?,卻欲言又止。

“汝,該是知道禁區之使命?!蓖ㄌ焱醯?,此一聲,伴隨著蓋世的威壓。

“遵...遵命?!泵掀派聿?,臉色也慘白。

“繼續封印瑤池仙體,莫要讓天譴之子出世?!蓖ㄌ焱跛蛋?,轉身消失不見。

孟婆一聲嘆息,默默轉身,去了深處。

如天虛,如忘川,煉獄、黃泉和冥土,也皆有聲音傳出,“任何人不得出禁區?!?/p>

天王的命令,縹緲無比,冰冷而威嚴。

禁區瞬時沉寂,還有護山結界撐起。

所謂的使命,容不得五大禁區妄動,他們守護的,遠比諸天門,要重要的多。

禁區平靜,玄荒熱鬧,星空中更熱鬧。

諸天萬域,浩瀚無疆,在今日熱鬧非凡。

??炊?,星空神虹不斷,如一顆顆流星,聚成了流星雨,目標方向皆一直。

陰冥星,一座古棺炸裂,將臣提戟走出,身體沉重如山,踏的星空一顫一顫的。

如陰冥星這般,諸天戰鼓聲所過之處,太多古星顫動,或多或少皆有人走出。

那些個人,修為最低的,也在大圣級,步伐隱世的老輩、骨灰級的老家伙們。

“原來,準天萬域,還有這么多準帝?!本畔穌嬡訴裥?,這么多準帝,就屬他年輕,不過三千歲,便踏上了準帝位。

“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嘞!”釣魚老叟準帝噓道,“不過這數量,的確嚇人?!?/p>

“我去,那貨誰??!那速度開掛的吧!”一老準帝驚呼了一聲,咋咋呼呼的。

眾準帝聞言,皆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遙遠星空,一神虹劃過,速度快至逆天,似踏著時間長河,顛覆了時間規則。

那是一個青年,眸若星辰,黑發如瀑,通體仙光環繞,如一尊蓋世神王一般。

他乃一尊強大的準帝,貨真價實的準帝巔峰,讓星空諸多準帝級,都倍感壓抑。

“強的離譜?!鋇鲇憷羨拋嫉劬疽簧?。

“竟...竟是天清?!本爬櫪獻媛勰巖災瞇?,準帝級心境,連說話也顫抖了。

“怎么,來歷很吊?!奔爬櫪獻嬲獍閔裉?,眾位準帝級,皆試探性問了一句。

“他,便是仙武帝尊座下...第一神將?!?/p>

“帝...帝尊時代的?!敝謐嫉勖屯炭謁?,那才是骨灰級人物,真正的活化石??!

“這么說,連劍神也得稱他一聲前輩了?!?/p>

“與他一比,老夫頓覺我又很年輕了?!?/p>

一幫準帝咧嘴嘖舌,與仙武帝尊一個輩分,站在他面前,可不都是小娃娃嗎?

震驚聲中,天清一語不言,劃空而過。

他的眸,卻刻滿了歲月痕跡,滄桑古老,平靜如水,已至返璞歸真境,囊天納地,有無上的大道,在目中自行演化。

其速度,何止顛覆了時間法則,連空間法則,也一并顛覆了,在時空大挪移。

好嘛,眾準帝追了老半天,愣是沒追上。

“尷尬不?!鋇鲇憷羨拋嫉鄹煽紉簧?,一個大喘氣兒沒上來,差點咳過去了。

“尷尬?!本畔穌嬡擻刖爬枵嬡絲鵲?。

“目測,那娘們兒也開掛了?!庇質悄搶獻嫉?,捏著小胡子,唏噓有咂舌的。

眾準帝再看,才見一白衣女子,嗖的一聲劃過了星空,其速度不在天清之下。

雖只一瞬,可她的神姿,卻永久刻在了星空中,看的一幫老家伙,也神色癡迷。

她太驚艷了,沐浴在仙光下,風華絕代,圣潔無暇,不食人間煙火,不染凡世纖塵,傾世容顏,讓萬域諸天失盡顏色。

“戰力齊肩天清?!本畔穌嬡訴裥甑?。

“這又是哪位,曉得不?!弊嫉勖怯滯蚓爬櫪獻?,這老頭兒認人還是很準的。

“三生,仙武帝尊座下...第二神將?!?/p>

“得,又是活化石,得叫她姑奶奶?!?/p>

“老夫還想與她聊聊感情呢?此番看來,還是算了,一巴掌能給我打哭了?!?/p>

一幫準帝扯淡時,三生已消失在星空。

不久后,便追上了天清,與之并肩。

“你..老了?!比齏轎⑵?,輕語一笑,話如天籟,美妙動聽,載滿了滄桑。

“你...依如當年那般美?!碧燁邐⑿?,一語,老了滄桑歲月,比那神話還遙遠。

“吾,是否打攪二位談情了?!辯午啃ι樸葡炱?,天清身側,又多出一人。

亦是一青年,白衣白發,如一尊仙王,雙眸納萬物,演盡大道,氣蘊渾然天成。

能與兩尊神將并肩,很顯然,他也是神將,仙尊帝尊座下...第三神將:天園。

皆是老家伙了,對于他的調侃,天清與三生,皆搖頭一笑,仿佛早已習慣一般。

三人如神虹,給星空添了三抹絢麗。

飛行中,又有六人先后加入,無一例外,皆是準帝巔峰,也皆是帝尊座下神將。

九尊蓋世神將,時隔滄海桑田再聚首,也只相視一笑,再多話語,道不盡蹉跎。

神將與神將并立,皆披上了昔日鎧甲,穿上了當年戰衣,再現神將蓋世神威。

正如昔年,隨仙武帝尊平定諸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