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开奖奖金领取: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諸天援兵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毀掉魔靈咒印?!幣凍講煌朔唇?,在鋪天蓋地的天魔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楚萱、丹尊和天玄門準帝,也直奔北方。

天魔亡靈的根源,便是陰陽魔君的魔靈咒印,欲解決當下?;?,必須將其毀滅。

天魔帝有神智,縱無本源,卻還是帝。

帝之神通,顛覆法則,他若溝通了天魔域,那于諸天萬域而言,才是滅世浩劫。

此番魔靈咒印,便如三百年前的擎天魔柱,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將其轟碎。

讓他們欣慰的是,天魔帝雖強,可九皇和神將他們,也并非吃素的,九對一,斗的旗鼓相當,雙方誰也無法奈何誰。

沒有天魔帝阻擋,他們也不是沒有殺到北方的可能,那會是一條血淋淋的路。

“如今畫面,真是讓人感慨?!碧斕囟弦喚I鷚黃?,老眸皆看向葉辰。

感慨,身為天玄門準帝,他們的確感慨。

三百年前,天玄門是眼睜睜的看著葉辰,帶著九萬大楚遠征軍奔赴北震蒼原。

那是一支敢死隊,明知走的是一條死路,卻無人退縮,只為后世搏一個未來。

他們猶記得,那一戰是何等的慘烈,九萬大楚遠征軍,除卻葉辰,全軍覆沒。

葉辰的決斷并沒錯,若非最后關頭,天魔大帝突然降臨,那擎天魔柱必毀。

可惜,他們殺到了擎天魔柱下,卻惹出了一尊更可怕的存在,大楚險些覆滅。

如此,場景與當年何其相像,但就是不知,是否也會如當年那般,戰的慘烈。

身后,天魔大軍,又一次撲向南楚城墻。

天玄門老準帝冷哼,再次揮動殺劍。

虛天絕殺陣齊顫,掃出一道道寂滅神芒。

天魔成片湮滅,爆成鮮血、炸成飛灰。

他們前仆后繼,只顧攻殺,大楚修士也絲毫不及代價,源石成山成山的燃燒。

“并非完整無缺的大帝,竟都如此恐怖,若是真的大帝,那該是有多可怕?!?/p>

天玄門人,望的膽顫心驚,不敢直視。

縱三百年前,曾見過天魔帝,可如今再看,卻依舊感到一種發自靈魂戰栗。

“但愿皇者與神將他們,能斬了天魔帝,但愿天老地老,會毀掉那魔靈咒印?!?/p>

眾準帝???,老眸中皆閃著憂慮色。

若皇者神將敗了、若葉辰他們毀不掉魔靈咒印,那諸天門,很可能會被踏平。

“若大楚,還有輪回該多好?!碧焱バ奘?,皆攥緊了拳頭,特別是老輩修士。

若條件容許,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跟隨葉辰沖鋒,便如當年的大楚遠征軍一般。

但,這并非是當年,他們再無那等實力,只能在城墻上,眼睜睜的看他沖殺。

北方,葉辰再斬一尊魔將,每一滴鮮血,都在燃燒,換來了更為霸道的氣血。

此一瞬,他的戰力,凌駕在了楚萱之上,乃至天老地老和丹尊,也弱了一分。

“為他開道?!碧燉系乩洗蠛?,沖到葉辰身前,血祭了壽元,打出了一條血路。

楚萱催動帝兵,以帝之威,為葉辰掃平障礙;丹尊御鼎,一路沖撞;天玄門準帝們,也各個玩兒命,發了狂的攻伐。

他們這幫人中,此刻就屬葉辰最強,為他開道去毀魔靈咒印,最合適不過。

葉辰倒也給力,氣血滔天,攻伐霸道,一路揮動帝劍,如一尊戰神,所向披靡。

大戰正酣,大楚一方,被人一棍砸出了一個豁口,一只金色猿猴一腳踏了進來。

那人,不用說便是斗戰圣猿族的老祖了。

循著諸天戰鼓聲找到這里,可惜速度不濟,被九大神將、東華七子他們先到。

前后不過一瞬,夔牛老祖他們也進來了,各個拎著帝兵,帝道法則,威壓天地。

“這....?!比氖羌缸鵠獻嫉奐兜男木?,望見這鋪天蓋地的天魔,也不由震驚了。

“大...大帝?”白虎老祖不由驚呼一聲,難以置信的望著虛空,“竟有四尊?!?/p>

“并無本源,殘缺的大帝,該是一個本尊,三個道身?!擯梓肜獻娉烈饕簧?。

“這哪來的大帝,還有這些魔兵的數量,也太過龐大了?!辟緡@獻嬲鵓?。

“難怪有人擂動諸天戰鼓,這等陣容,需傾整個諸天戰力?!敝烊咐獻嫠檔?。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敝諶私砸苫?,不知大楚來歷,更不知今日是什么局面。

“別看了,打?!幣簧舐釕炱鵒?,傳自南楚城墻,乃是天玄門準帝在大喝。

眾多老祖沒說話,拎著帝兵直接開干。

他們雖不知這些魔性的亡靈是啥個東西,不過天魔身上的氣息,讓他們極其的厭惡,那是一種來自心靈的憎恨。

僅憑這感覺,那還問啥,朝死打就行。

極道帝威霸絕,成片成片的天魔被滅。

大楚天地嗡動,一個個豁口被轟破。

而后,一道道人影如神芒飛入,或是御劍、或是踏空、或是騎靈獸,鋪天蓋地。

不乏準帝級,修為最弱的,都是圣王級,更有甚者,是拉著修士軍隊過來的。

但凡見此浩大畫面者,皆是登然色變。

這太人難以置信了,這片土地,竟有大帝級,而且還有無法估計數量的魔兵。

“殺?!敝釤煸安凰?,加入戰斗。

都不用問哪邊是哪邊的,逮住那些黑不溜秋天魔打就行,一看就不是好玩意兒。

諸天戰鼓聲并未湮滅,一聲比一聲雄渾,冗長的鼓音,已無言蔓延至宇宙邊荒。

越多越多的諸天強者殺來,人修魔修妖修皆有,如一條條長川,聚成了汪.洋。

俯瞰天地,那是兩片海洋,天魔大軍呈漆黑色,諸天大軍呈黃金色,形成鮮明對比,皆翻滾驚濤駭浪,欲把對方吞滅。

大戰頓起,蒼天、大地、虛無、蒼穹,入眼所能見之地,皆是人影,皆有大戰。

不斷有人喋血虛天,亦不斷有人沖上虛空,剛開戰,便殺紅了眼,不死不休。

天魔一片接著一片被蕩滅,諸天修士也是一道接著一道化成灰燼,慘烈無比。

人命如草芥,這才是真正的曠世大戰。

莫說圣王、大圣,就連準帝也難獨善其身,在混戰中被滅,連一軀體都未留下。

可天魔的入侵,卻讓分散的諸天萬域凝聚在了一起,皆暫時放下了昔日恩怨。

外力促使,內亂變聯合,諸天的力量,也極為可怕,太多隱世大族前來助戰。

鮮血,染紅了蒼天,同樣浸紅了大地。

這片山河,更加混亂,魔煞與雷霆共舞,仙光與異象交織,乾坤也為之顛倒。

恍似世界末日,新紀元到來前的黑暗,人與人、器與器,皆難逃這天地浩蕩。

“打,朝死打?!蹦銑喬?,呼喝震天,大楚修士境界太低無法參戰,便各個舉起了戰旗,招搖吶喊,為援軍助威。

三百多年前,大楚修士護佑了萬域蒼生。

三百多年后,換萬域蒼生護佑他們了。

這或許便是冥冥中的因果,誰也躲不掉。

北方,葉辰一腳踏碎了一魔將,一掌橫掃了一片天魔,強勢踏上了北震蒼原。

而他身側,再無一人,諸如楚萱和丹尊他們,皆為他開道,留在半途抵擋天魔。

如今諸天援兵不斷,大楚壓力也驟減。

他神眸如炬,遠遠便望見了魔靈咒印。

如山龐大,懸在北方虛天,魔音響徹,有魔煞氣流溢,一縷縷皆如巨岳般沉重。

“就是你了?!幣凍膠⑺納?,縮地成寸,一步跨越過了蒼天,直奔魔靈咒印。

混沌異象撐起,守護己身,硬抗天魔攻擊,一路橫沖直撞,殺到了那片虛天。

軒轅劍嗡動,帝道法則飛舞,極道帝威綻放,受到葉辰感召,激發了帝之力量。

“從哪來,回哪去?!幣凍剿簧鹛?,雙手握劍,一劍劈出了一條璀璨仙河。

這一擊,乃巔峰一劍,融合了混沌道,融合了畢生所學秘法,劈裂了浩宇蒼穹。

然,如此霸絕一劍,竟未能撼動那咒印。

反而,他被震得翻飛出去,圣軀裂開,一縷縷圣血在噴薄,一縷縷皆是刺目。

萬丈外,他才定身,踩塌了一片虛天,一語未言,便噴血了,神光也湮滅幾分。

“怎么可能?!彼慕痦?,覆滿了一條條血絲,難以置信的望著那魔靈咒印。

它,并非是咒印,其本體而是一個活的生物,而且,是一尊無比可怕的生物。

“葉辰,本帝等你很久了?!蹦Я櫓溆∥碩?,魔煞與魔光交織,變幻了形態。

它化作了一道人形,有極道帝威蔓延,有帝道法則飛舞,有一片無妄魔土拓伸,更有諸多可怕異象交織,毀天滅地。

他,竟又是一尊天魔帝,就如世間的主宰,俯瞰萬域諸天,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你才是天魔帝本尊?!幣凍剿墾?,身形踉蹌,額頭青筋暴露,咳血不斷。

他堪破了虛妄,九大神將、大楚九皇和劍神他們斗戰的天魔帝,都是道身。

而面前這尊,才是真正的天魔帝本尊,所謂的魔靈咒印,就是天魔帝的帝軀。

“螻蟻?!碧炷У郾咀鷯男?,輕輕抬手,一指帝芒點出,劃過蒼天,直奔葉辰。

葉辰豁然抬劍,橫在身前,進行格擋。

帝芒摧枯拉朽,不偏不倚的打在軒轅劍上,雖未破開帝劍,而葉辰卻震飛了。

倒飛的他,如一道神光,劃過了北震蒼原,掠過了中通大地,穿過南堰大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