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滚存奖金怎么分配: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彼岸的花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去鬼城等我?!幣凍醬笮?,接了通關文牒,直奔奈何橋方向,激動的想哭。

“別一走又是半年?!辟緡:苛艘簧ぷ?。

葉辰并未回音,讓夔牛不由撓了撓頭。

他還是了解葉辰的,能讓葉辰這般激動,那新任奈何橋神的身份,必不簡單。

最后望了一眼那方,他也一步踏入虛天。

身后,看客們也各自散去,唏噓聲不斷。

冥界多妖孽,可葉辰妖孽的未免太嚇人,能在孽?;畎肽?,圣人里他乃第一個。

冥界的年輕一輩,皆無奈的搖了搖頭。

葉辰如一座大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息,其后千百年,他們也多半翻不過身。

諸如老輩,也搖頭一笑,頓感自己老了。

后生可畏,比他們當年,強了不知多少,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強。

這邊,葉辰一路狂飆,落在了關隘前。

鎮守關隘的,還是那倆鬼王,杵的板板整整,如兩尊門神一般,兇神惡煞的。

見葉辰落下,倆人的心,猛猛的顫動。

他們雖守在這里,可消息卻是靈通的很。

葉辰事跡,已傳遍冥界,他們怎會不知。

一切頗不真實,葉辰第一次來此地時,還只一道魂魄,這才多久,已成冥將。

“可有通關文牒?!繃┕磽醪煌霸?。

“必須有?!幣凍叫Φ?,當即輕拂衣袖,一縷神光飛出來,化作了一張文牒。

倆鬼王接過,掃了一眼,并非是作假,這才紛紛側首,伸出手掌,“冥將請進?!?/p>

“哥今日心情好,拿去喝酒?!幣凍叫ψ?,一步跨入,而后還拋出兩個儲物袋。

冥將給的,自然要收,倆鬼王扯開了儲物袋,眸光頓然雪亮:冥石,足有一萬。

頓時,倆人樂開了花,如此數量的冥石,于他們而言,著實一筆不小的財富。

黃泉路上,葉辰一步步走著,步伐穩健。

再踏這條陰陽路,讓他不禁有些感慨。

初入陰曹地府時,他便是被牛頭馬面押解,要被送去投胎轉世,還是畜生道。

一晃半年,再來此,已是以冥將的身份,并非是投胎,而是來接他的楚靈兒。

他的心臟,怦怦直跳,激動的身軀顫抖。

前世今生一輪回,三百多年蹉跎歲月,太久未見,倒是有些緊張,生怕是夢幻。

正走著,一縷火紅的光,閃到了他的眸。

待低首望去,才知是黃泉路的彼岸花。

彼岸花開彼岸,花開不見葉,有葉不見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世世都錯過。

此乃悲情的話,與葉有情,卻難相見。

葉辰微笑,彎腰伸手,一朵一朵的摘。

雖是老夫老妻,可也得搞點浪漫才行。

想想,他都未送過楚靈花,恰好補上,彼岸的花,最是嬌艷,承載著他的情。

“楚靈,葉辰來接你了?!幣凍轎慮橐恍?,捧著花,步伐加快,走向奈何橋。

一聲楚靈,沙啞無比,道不盡的滄桑。

三百年前,她死了,陰差陽錯來到冥界。

三百年后,他也死了,墮到陰曹地府。

許是古老情緣在牽絆,繾綣了三百年歲月,有情人終會相見,再續前世未了情。

他猶記得當年,楚靈倒在他懷里的畫面,淚眼朦朧,說著人世間最后的情話。

那畫面,太凄美,如今憶起,也還心痛。

遠遠,他便望見了奈何橋頭的楚靈兒。

她著一襲白衣,不染纖塵,恍似一尊謫仙,秀發如水波流淌,一縷縷染著神霞。

她就如一朵蓮花,圣潔無暇,開在奈何橋頭,給昏暗的陰間,增了一抹絢麗。

然,他的嘴角,在望見楚靈時,卻不由得猛扯了一下,其表情,也極度精彩。

楚靈兒的確在那,卻是翹著個二郎腿兒,擱那嗑瓜子兒,滿地一片瓜子皮兒。

對,的確是嗑瓜子,咔吧咔吧很有節奏。

她倒是悠閑,與先前的孟婆,形成鮮明對比,人孟婆很敬業,她卻有點逗樂了。

有人到來,楚靈兒側首,卻怔了一下。

葉辰那張臉龐,讓她感覺莫名的熟悉,好曾在哪見過,心很痛,有點想流淚。

葉辰的雙眸,已濕潤了,盈滿了熱淚。

此一對視,隔了前世今生三百年歲月。

時光,在此一瞬定格,雖是距離很近,卻似星河彼岸的兩個人,隔著歲月滄桑。

葉辰哽咽,一步上前,猛地抱住了楚靈。

他似用盡全身力氣,滾滾熱淚,止不住的流,沾濕了楚靈衣衫,亦泣不成聲。

楚靈一口氣沒上來,也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一抱,讓她措手不及,神色發怔。

她是奈何橋神,冥將神位,多少年了,都無人對她這般放肆,今日乃頭一遭。

不過,值得一說的是,他的懷抱很溫暖,給她一種安全感,莫名的熟悉又襲來。

可是,女子的矜持,讓她美眸綻放了火花,“你誰??!再不放開,我可發飆了?!?/p>

聞言,葉辰的確放開了,淚都沒來得及擦,愕然的看著楚靈,“你,不認識我?”

“我應該認識你?”楚靈瞪了葉辰一眼,什么人哪!上來就抱我,我與你很熟?

葉辰皺眉,很明顯,楚靈并不認識他。

可問題是,從諸天死到冥界,皆有前生記憶,諸如他,諸如夔牛,諸如帝荒。

楚靈這就有點詭異了,竟無前世記憶。

不由得,他雙目微瞇,盯住了楚靈神海。

瞬間,他便堪破了端倪,她的元神深處,有一道古老的神紋,乃是一道封印。

“誰封了她的記憶?!幣凍潔簧?。

那封印,藏在她元神深處,若不仔細看,著實難察覺,其級別,也著實不低。

“難不成是帝荒前輩?”葉辰沉吟一聲,想了一大圈兒,感覺這個猜測最靠譜。

“你,是不是想撩我?!背樽亓宋恢?,一邊嗑瓜子兒,一邊瞥了一眼葉辰。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束彼岸花上。

來此并不是投胎的,而且還捧著一束花,這大眼一瞅,便知此貨是來泡妞的。

這奈何橋上,就她一人,目的很明顯。

葉辰反應過來,干咳一聲,把花遞了過去,楚靈都這么說,撩一撩倒也無妨。

“第幾殿的?!背榻庸?,一邊嗅著花香,一邊問道,“咋從來都未見過你?!?/p>

“新晉的冥將?”葉辰聳肩,坐在了楚靈身側,也如楚靈一般,翹起了二郎腿。

而且,人很自覺,從盤里抓了一把瓜子,很有節奏的磕著,“誰給你種的封印?!?/p>

“什么封印?!背椴囗?,神色疑惑。

“看來是不知道?!幣凍矯嗣擄?,有些搞不懂,帝荒為何封印她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