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的奖金: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爹爹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奈何橋頭,一男一女,氣氛有些尷尬了。

楚靈也不再嗑瓜子,胸脯劇烈的起伏,狠狠瞪著葉辰,頗有再打一次的沖動。

本來活的很滋潤,上面一道殿主命令,便她指派到這了,就如被困在了牢籠。

十年才能出去一次,每日做著同樣的事。

于她而言,這就是折磨,也或許只有孟婆,才降的住此差事,她著實做不來。

一切皆因葉辰,坑了孟婆不算,連她一并坑了,還想來撩我,誠心氣我的吧!

“老實說,你打不過我?!幣凍僥艘話馴茄?,搖頭晃腦,跟沒事兒人似的。

楚靈雖氣急敗壞,可并不否認葉辰戰力。

自她做了奈何橋神,這半年來,從牛頭馬面口中,聽得最多的便是葉辰的事跡。

隨便拎出一件,就足夠逆天,冥界臥虎藏龍,而葉辰便是那龍與虎,賊是可怕。

“莫在乎那些細節,哥給你講個笑話?!幣凍角辶飼逕ぷ?,也隨即捋起了衣袖。

“說,從前有一怪老頭,就喜扒人窗戶?!?/p>

“有一寶貝,進去是硬的,出來是軟的?!?/p>

“家鄉的特產,了解一下,絕對好東西?!?/p>

葉辰就如話嘮,一句接一句不帶停的。

可人楚靈倒好,就不搭理他,又背過身去,怕再聽下去,又會忍不住揍葉辰。

時間久了,葉辰也不吭聲了,很是尷尬。

牛頭馬面不斷來,都押著一個個鬼魂。

不知從何時起,押解鬼魂的任務成了一吃香的職業,人都爭著搶著來奈何橋。

其目的,很顯然,都想借著送鬼魂之際,與楚靈套套近乎,保不齊就成功了。

縱是沒戲,來看看一大美女,也很養眼。

不得不說,牛頭馬面們,還真是默契,清一水的中分發型,自我感覺很良好。

不過,待望見葉辰時,一個個便又慫的毫無征兆,荒古圣體,可不是好惹的。

轉瞬,一日悄然過去,楚靈許是倦了,打了個哈欠,趴在了桌案上,睡著了。

葉辰湊上前,搓了搓手,輕輕探了過去。

楚靈散落的秀發被撥開,露出了那絕世容顏,依如前世那般美,看的人癡醉。

然,看著看著,葉辰便忍不住扯嘴角了。

但見楚靈口中,不斷溢出一縷縷液體,嗯,準確來說是口水,沾濕了一大片。

誰會想到,一絕世美女,風華絕代的奈何橋神,在睡覺之時,竟也會流口水。

“這得拍下來?!幣凍膠儺?,取出了記憶晶石,楚靈睡覺的姿勢,睡覺流口水,被他一點不差的全都給烙印了回去。

“爹爹?!閉淖?,驀然一聲呼喚響起。

那聲稚嫩,奶聲奶氣,一聽便知是嬰孩。

葉辰撓頭,確定自己沒聽錯,四下環看。

只是,這里除了他與楚靈,并無第三人,更莫說嬰孩了,這詭異的有點奇怪。

看了很久,他都未尋到那聲音的源處,但那聲爹爹,卻在他耳畔久久不曾消散。

沒過多久,又有人來,乃一行三道人影。

并非牛頭馬面,而是判官,他的身后,還跟著黑白無常,一路悠哉,直奔這來。

“判官今日,好是清閑哪!”葉辰揣著手,蹲在望鄉臺上,整個就像只癩蛤蟆。

“例行檢查,有問題?”判官倒背著雙手,有模有樣的,瞅瞅這,又看看那。

這舉動,真就如上級視察工作,很敬業。

實則,他真正要視察的,乃葉辰那廝。

一男一女,干柴烈火,這若在奈何橋頭,干點男女都想干的事,上頭會發飆的。

鑒于生死簿對葉辰評價,他以為還是跑來看看為好,這賤人啥事兒都干的出來。

所幸,葉辰此番還算老實,沒給他惹事。

不然,以秦廣王的脾性,打他一頓的都是輕的,判官神位,保不保得住還兩說。

這邊,黑白無常見楚靈睡大覺,便紛紛咳了一聲,好歹是奈何橋神,成何體統。

楚靈被驚醒,揉了揉惺忪睡眼,見是判官時,便伸了個懶腰,干脆就沒行禮。

“你是奈何橋橋神神,就不能上點兒心?”判官嘆了一聲,卻并未責怪楚靈。

這倒是讓葉辰挑了眉毛,暗道楚靈身份,并非表面那般艱難,判官也忌憚三分。

“老判,我是與你有仇?”楚靈又嗑瓜子,期間,還瞥了一眼判官,語氣深沉。

“這話,從何說起?!迸泄儆樸埔恍?。

“冥界那么多人,偏找我做奈何橋神?!?/p>

“是秦廣王器重你,給你一個好差事?!?/p>

“這理由,沒毛病?!幣凍揭馕渡畛さ?。

“還不是因為你?!幣凍講凰禱暗夠購?,這一句話,差點又把楚靈給燃炸了。

“是孟婆太實在?!幣凍礁煽?,楚靈的火氣依舊大,換做是他,也會罵娘的。

兩人一言一語,聽得判官和黑白無常有些懵,紛紛撓著頭,錯愕的望著葉辰。

聽楚靈的語氣,她并不認識葉辰那貨。

可先前,葉辰分明說奈何橋神乃他妻子,這前與后,有點矛盾,被他忽悠了?

“她元神上有禁制,前世記憶皆被封禁?!幣凍醬?,看其表情,很是蛋疼。

判官與黑白無常對視一眼,感覺還是很靠譜的,因為楚靈身份,的確不簡單。

三人來得快,去的也快,不久便走了。

臨走前,判官還不忘千叮嚀萬囑咐葉辰,也算是恐嚇:別他娘的給老子找麻煩。

葉辰撇嘴,這都被嚇怕了,已把他當做重點關注對象,有事沒事就來視察他。

這奈何橋頭,又剩他與楚靈兒倆人了,沒有電燈泡,還算浪漫,專屬他二人。

“來,給你瞅一樣好東西?!幣凍解鲆恍?,自懷中摸出了一塊兒記憶晶石。

至于晶石里,自然便是楚靈睡覺的畫面。

楚靈接過,一指點開,望見其內畫面時,當場發飆,抓著記憶晶石砸向了葉辰。

葉辰不躲不閃,圣軀很強悍,記憶晶石一觸碰,便被撞碎,化作了一縷煙灰。

“滾?!背槊理盎?,也不知是羞的還是怒的,只想尋一地縫,鉆進去乘涼。

她這形象,被葉辰這么一整,全毀了。

葉辰只顧嘿嘿笑,楚靈生氣時的模樣,也很可愛的說,與前世的她,一般無二。

“堂堂荒古冥將,你很閑嗎?不去掙功德,跑來奈何橋偷拍我?!背槁畹?。

“撩妹必有的過程,此學問,博大精深?!?/p>

“滾?!背檎娣㈧?,上前就是一腳。

“不扯沒用的,問你點兒事兒,你在這奈何橋半年多,可曾聽到過嬰孩呼喚?!?/p>

“不知道?!背櫸饜?,一步上了望鄉臺,背對葉辰而坐,不想搭理這賤人。

葉辰死皮賴臉跟了過去,楚靈坐望鄉臺上,他便蹲望鄉臺下,我得挨你近點。

楚靈真是沒脾氣了,堂堂秦廣王親封的冥將,蓋世的狠人,凈干氣死人的勾當。

寧靜中,她又打了哈欠,單手托著臉頰,竟又睡著了,也不知累了,還是嗜睡。

“爹爹?!陛肴患?,又是一道呼喚聲。

臺下的葉辰,不由抬起了頭,隨即起身,眼眸微瞇的望四方,確定并未聽錯。

可奇怪的是,他雖聽得到,卻尋不到那聲出自哪里,只聞其身,卻是不見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