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北单奖金:第兩千兩百三十章 恕不外借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喧鬧的夜,九黎族終是陷入平靜,機智的葉大少,竄天竄地的跑,卻還是未逃脫北圣魔掌,不負眾望的...被揍了。

此刻,他正捂著老腰,繞著北圣轉圈兒,那張頂帥氣的臉,一塊青一塊紫的,明明是倆鼻孔,偏偏只有一個流血。

他在看,潛藏暗處的老家伙,也都在看,未尋出根源所在,看似是養顏的丹藥,可這藥效,卻令人措手不及。

再去瞧北圣,臉頰漲紅,小胸脯劇烈起伏,少女模樣的她,更多一份秀氣,人雖變小了,卻難掩那絕世的風姿。

“咋還變小了,不應該??!”葉辰摸了摸下巴,嘀嘀咕咕的,研究了大半夜,轉了好幾百圈兒,愣未找出端倪。

“我不管,給我變回來?!北筆テ艉艫?。

“你非要吃,這事能賴我?”葉辰抱冤道。

“反正我不管,不給我變回來,你就別走了?!北湫〉謀筆?,干脆耍起了賴皮,那小少女的模樣,咋看咋可愛。

葉辰不以為然,雖未看出端倪,但猜測還是有的,必是藥效太猛,致使這永葆青春的丹藥,偏離到了返老還童。

他并不確定,北圣是否還能長大,這是個未知數。

若永遠也長不大,那她未來的相公,還不得急死。

不靠譜的大楚皇者,又在浮想聯翩,想洞房畫面。

五尺男兒的新郎,少女模樣的新娘,那倆人能干點兒啥呢?若真要做更深入的交流,必有殺豬般的...哇哇大叫。

葉辰想著想著,就忍不住笑了,笑的賊猥瑣。

下一秒,他頓覺腦瓜一疼,而后便貼地上了。

沒錯,機智的葉大少,又被揍了,昏了過去。

出手的,自是少女北圣,美眸又冒火,小臉亦通紅通紅的,有讀人心語的天賦,又怎會聽不出葉辰猥瑣的想法。

于是乎,葉辰便被綁了,還給掛在了樹上。

至于北圣,又一身內傷,氣急敗壞的走了。

沒過多久,麒王那貨也被送上來了,還是北圣親自送上來的,本就在氣頭上,恰巧撞上麒王盜寶,那還說啥,朝死打唄!打完又給綁了,也掛在了樹上,就在葉大少對面。

這個夜,徹底寧靜了。

小竹林的一幕,還是很養眼的,一尊皇者一頭驢,就那般被提溜著,隨著一縷縷的風兒,晃來晃去,頗有節奏。

暗處的老家伙,終是出來了,各個捋著胡須,一臉語重心長,大楚皇者又怎樣,來了俺們九黎族,一樣得趴著。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清晨,葉辰與麒王都醒了,人眼對驢眼,對視了好一會兒,莫名間,兩人還生出了一種,名為惺惺相惜的感覺。

“寶貝偷著沒?!幣凍揭槐呶首?,一邊劇烈掙扎,可惜的是,他的身上,加持了上百道的封印,咋掙都掙不開。

“寶貝沒偷著,**畫面倒是看了不少?!擯柰跣Φ穆墾讕÷?,本是一張驢臉,可那猥瑣神色,卻頗具人性化。

“很有前途,繼續保持,看好你?!?/p>

“抽空,把你輪回眼借我用用唄?!?/p>

“六道輪回眼與媳婦,恕不外借?!?/p>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聊的很開心,心也夠大的,都被綁了,還有心情擱這扯淡,這一人一驢,絕對的人間絕配。

不肖多時,少女北圣來了,無視麒王,只看葉辰,靈澈的大眼,依舊燃著火苗,其手中,也還拎著殘破的帝兵。

“這世道,真沒天理了?!幣凍揭簧?,“好心幫人煉丹,沒傭金不說,還被人給綁了,赤.裸裸的恩將仇報??!”

此番話,差點把北圣逗樂了,老娘綁你,是因丹藥的問題?凈想些猥瑣的事,沒打死你就不錯了,還敢叫冤?

“這世道,真沒天理了,我....?!?/p>

啪!

麒王也是一聲嘆,可話還未說完,便聞一記響亮的巴掌聲,好好的一頭驢,頂有上進心,被北圣一巴掌打懵了。

麒王該是想罵娘的,他說你不打,老子說你就打,這驢跟人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嘞!歧視動物,會遭雷劈的。

“放我下來,我已想到解決的方法?!幣凍繳畛戀?。

聞言,北圣眸子一亮,當即拂手,放下了葉辰。

被掛了一夜,葉大少終是著地了,倍感親切,渾身的貼滿的封印符咒,被他一并清除,可不喜被封著的感覺。

“什么方法,快說?!北筆ド锨疤吡艘喚?。

“要說這方法...誒?那女的咋沒穿衣服?!幣凍交暗階轂?,便是一聲輕咦,說著,還墊腳探頭,望向北圣身后。

北圣倒也實在,真就回眸去看了。

然,她身后方向,哪有人影,非但沒人,連只鳥兒都沒。

意識到被騙,北圣忙慌回身,卻已不見葉辰身影。

“葉辰?!彼納?,還是那般的刺耳,氣急敗壞,直奔一方追去,有殘破帝兵加持速度,一路如絢麗神虹。

再說葉大少,開遁的速度,的確不是蓋的,已出空間大界,每逢這等場合,皆是一路風雷掛閃電,玩兒命的飆。

目測,她也是個胸大無腦的主。

此乃葉辰對北圣的評價,戰力不低,人長的也美,就是這智商,也如姬凝霜那般,格外的感人,一坑一個準兒。

自然,這也歸功于他的演技,已是登峰造極。

“跑,哪跑?!北筆プ妨斯?,整個人都著火了,遠遠望去,就如一團烈焰,甚是扎眼,已在暴走的狀態。

她不罵倒還好,這一罵,葉辰跑的更快了,一路縮地成寸,不是一般的溜,可不想再被捉回去,可不想再挨揍。

北圣之速度,也不落下風,甚至還快過葉辰,只因有殘破帝兵,加持著速度,有那么幾次,還險些捉到葉辰。

砰!轟!砰!

因兩人一追一逃,一路所過群山皆遭殃,一座接一座的崩塌,這等擾民的舉動,最是煩人,惹來一片片大罵。

這一追,便是三天三夜。

暴走的北圣,道行還是差點兒火候,追了葉辰足八百萬里,愣是讓葉辰溜了,有殘破帝兵的助威,一樣沒捉到。

虛空上,她捂了胸口,不知是傷的,還是氣的。

果然,她所謂的道行,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無論是戰力,亦或智商,都被葉辰絕對碾壓,這就是傳說中的差距。

再說大楚第十皇,還在一路狂奔。

至天色臨近黎明,他才自天落下。

“這賴我嗎?這不賴我?!幣凍講亮俗旖竅恃?,罵罵咧咧的,仔細想想,這事兒還真不賴他,意外在所難免嘛!

說話間,他已走至一座古城前。

此城,名為北岳古城,可謂大氣磅礴,透著古老滄桑之氣,不知屹立了多少歲月,連城墻,都刻滿時光的痕跡。

“懸賞九千萬源石,果是大魄力?!?/p>

“這畫中女子,究竟何等來歷,竟值九千萬賞金,難不成,是叛逃的弟子,亦或長老?或者,是個盜寶的賊人?”

“如此多的賞金,身份必不簡單?!?/p>

葉辰到時,城墻下聚滿了修士,在圍著看告示,更準確說,是張懸賞通緝令,嘰嘰喳喳的,亦不乏唏噓和嘖舌。

葉辰走過,隨意瞥了一眼,便抬腳進城。

下一瞬,他竟又出來了,也湊到了城墻下,隔著泱泱人影,盯著那張告示,其上,乃一副女子畫像,刻畫的栩栩如生,膚若凝脂,如夢似幻,端的容顏絕世,極盡完美了。

“這女子,咋這般面熟?!幣凍矯嗣擄?。

想著想著,他之雙眸,便綻放了驚芒。

面熟,能不面熟嘛!仔細一瞅,可不正是女圣體嗎?

記憶中,女圣體該是被封在瑤池才對。

“要不咋說是圣地,勢力就是龐大,除了北岳,就連東荒、南域、西漠和中州,也皆有這等告示,遍及玄荒??!”

“瑤池的仙子,吾皆見過,沒有這號人哪!”

“那多半便是賊人了,敢去瑤池盜寶,膽子不小嘛!”

議論聲未斷絕,七嘴八舌,糟亂無比。

而葉辰,已轉身進了城,直奔傳送陣。

還真如世人所言,懸賞告示隨處可見,葉辰這一路傳送下來,所到的古城,都有這等告示,近乎貼滿大街小巷。

葉辰皺了眉,眸光明暗不定,瑤池圣地如此不惜代價的通緝,必有大變故,牽扯到女圣體,便牽扯著萬古秘辛。

三日后的夜晚,葉辰現身瑤池仙山外,披著披風戴著斗篷,也用周天演化,遮了本源之氣,不想被外宗人察覺。

月下的瑤池圣地,還是那般的圣潔,云霧繚繞,氤氳朦朧,蒙著絢麗外衣,如一個遮著面紗的仙子,如夢似幻。

如今的瑤池,可謂森嚴壁壘,已祭護山結界,瑤池女帝的帝兵,高懸在浩渺,一縷縷極道法則垂落,守護著傳承。

壓抑的氣氛,籠暮了天地,陰霾也濃郁。

葉辰還未叫山門,便又見人影從天而落。

來人乃辰逸,女帝的親弟弟,瑤池有難,哪有不來的道理,與他一道來的,還有一個俏皮的少女,自是帝九仙。

“呀,大楚皇者也來了?!斃【畔扇緹?,嘻嘻一笑。

“方才聽聞,特來一觀?!幣凍叫ψ?,瞟了一眼辰逸。

看辰逸之神情,好似并不知女圣體,那是瑤池的高度機密,非瑤池的人,便沒資格知道,縱瑤池的人,能智曉此秘者,也屈指可數,辰逸雖為女帝親弟,但畢竟不屬瑤池。

至于他與人王,實屬特例,不在此列。

辰逸不語,只以神識傳音,呼喚瑤池長老,打開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