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选九奖金怎么计算:第兩千三百一十章 洪荒的標配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見此畫面,旱疆族皇蹬蹬后退,面龐猙獰到扭曲,卻也蒼白到無血色,這么多極道帝器,旱疆族安能擋得住。

嗡!

星空震顫,諸天帝器齊齊掃出帝芒,碾塌了片片星空,刺目的光輝,皆融有滅世之力,一同攻向旱疆結界。

轟!

旱疆結界巨顫,卻并未破裂,其上陣紋密密麻麻,自行流轉,看的人眼花繚亂,帝道級陣紋,頗是霸道。

再來!

諸天各大勢力圣主,齊聲嘶喝,親自執掌帝器,而諸天修士,也并未閑著,集體抬手,送出真元,以催動帝兵。

這下,整個星空都晃蕩了,末日的光輝,無限蔓延四方,極道法則飛舞,載著滅世之威,第二次攻下旱疆結界。

轟!

這一聲轟隆,如來自地獄的喪鐘,為旱疆族而敲,強如帝道級結界,也難擋極道帝器攻伐,轟然炸裂。

滅族!

夔?;屎褪ピ郴式運緩?,一個拎著戰斧,一個手握鐵棍,氣息皆霸烈,一左一右,聯袂殺入了旱疆族。

滅族!

各大勢力圣主怒吼,各自執掌帝兵。

滅族!

諸天修士咆哮,自四方攻入,對旱疆的怒,絲毫不亞天魔,自洪荒解封,多少親人子弟,葬身旱疆手中,此乃血債。

轟!砰!轟!

轟隆聲震顫寰宇,響滿星穹。

遙望而去,如洪荒魔土似的旱疆祖地,一座座大山巨岳、一座座的崩塌,古老城池、樓臺殿宇、洪荒遺跡,皆在諸天的攻伐下,成歷史塵埃,一脈洪荒大族,被殺的尸骨成山。

噗!噗!噗!

嬌艷的血花,開滿整個旱疆族,這是一場屠殺,無人憐憫,戰血是沸騰的,可心卻是冰冷的,有的只是殺戮。

旱疆族兵敗如山倒,成片成片的葬滅,僅有的一尊帝器,也難為旱疆族力挽狂瀾,被諸天的帝器,死死壓制著。

啊.....!

旱疆族的嘶吼,悲愴而憤怒,崩飛的血與骨,染紅了蒼穹,鋪滿了大地,滅族之戰,慘烈到了極致。

哪走!

葉辰拍滅一尊旱疆族大圣,便一步登天,只因旱疆族皇跑了,身法倒是溜,避過了諸多絕殺。

眼見葉辰追來,旱疆族皇咬牙切齒,卻不敢有絲毫停留,多停一秒,便可能被群毆,身為族皇,他之求生欲還是很強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他這般,開遁的旱疆族強者,并不在少數,各個大神通,愣是殺出了重圍。

諸天修士自是不干,成片成片的追殺出去,已是不死不休的下場,要做便做絕,可不能留下后患。

噗!

星空深處,旱疆族皇喋血,被葉辰追殺,挨了一記神殤,元神遭了重創,只顧玩兒命逃竄,那還有族皇的半點威嚴。

“你走不了?!幣凍嚼浜?,拎著鐵棍而來。

“給吾鎮壓?!焙到寤仕緩?,身軀震顫,一道道神芒射出體內,每一道神芒,都是一尊法器,神鏡、銅爐、寶印、殺劍,比比皆是,如一顆顆的璀璨星辰,成片的壓向葉辰。

對此,葉辰直接無視。

每逢此時,混沌鼎都會很自覺的飛出,鼎身龐大,橫沖直撞,旱疆族皇所謂的法器,一尊比一尊脆弱,被撞的爆裂,法器碎片,被混沌神鼎,吞的一點兒不剩,成了鼎身的養料。

前后不過三息,漫天法器,皆相爆滅。

也正是這三息,旱疆族皇遁入了一座域門,想以此脫身。

葉辰速度更快,如一道神芒,射入了域門。

轟!砰!轟!

這等聲響,隨即響起,二人在域門通道開戰了,一尊八重天準帝,一尊巔峰境大圣,斗的如火如荼。

可以得見,葉辰絕對占上風,一路壓著旱疆族皇打。

啊.....!

旱疆族皇嘶吼,怒到肝腸寸斷,堂堂旱疆族族皇,堂堂準帝八重天,竟擋不住小小大圣的攻伐,頻頻喋血,接連受創。

只是,他哪里知道,如今的葉辰,雖是大圣境,可他對道的感悟,卻凌駕在他之上,千年輪回路,并非虛度,八重天準帝又如何,不到巔峰境準帝,一切都是虛妄。

轟!

隨著一聲轟隆,域門通道炸裂。

噗!

旱疆族皇跌出,被炸翻出去千百丈,葉辰如鬼魅般殺到,二話一句不多說,手起棍落,又掄翻了旱疆族皇。

“救吾?!焙到寤仕緩?,跌跌撞撞的逃遁,歇斯底里的咆哮,在向其他洪荒族求援,期望其他洪荒族,施以援手。

別說,真就有人來救。

那是一頭饕餮,準帝境修為,方才殺出,便口吐一道赤色神芒,席卷元神之力,乃是針對元神的絕殺。

葉辰豁的定身,一棍掄出,敲碎了赤色神芒。

嗡!

驚聞刀之嗡動聲,斜側又有人偷襲,乃一頭準帝境金猊,手握一把金刀,凌天刀芒千百丈,劈向葉辰。

葉辰不退反進,逆天掄動凌霄鐵棍,金色刀芒再強,也一并被掄的爆裂,強如金猊準帝,也被震得蹬蹬后退。

誅殺!

一尊準帝窮奇殺出,催動著九柄殺劍,乃是一組誅殺劍陣,上三劍斬肉身,中三劍斬元神,下三劍誅本源。

葉辰冷哼,強勢霸道,一棍橫掃,管你上三?;故竅氯?,一棍全給掄翻,九柄組合殺劍,被砸爆五柄。

轟!砰!轟!

其后,人影不斷,足足跳出十幾尊準帝。

清一水兒的,皆是洪荒準帝。

此番,并非是來救旱疆族皇,而是阻殺葉辰的,陣容不算小,十尊八重天準帝,三尊巔峰準帝,以葉辰為中心,整整圍了一圈兒,各個威勢凜凜,壓得星空動蕩。

葉辰終是穩了身形,十幾尊準帝的絕殺,皆被他輕松化解。

為此,他也付出了代價,脊背被斬了一劍,血色溝壑醒目,透過傷口,能望見璨璨脊骨,胸膛上,也被戳出一道血窟窿,直至此刻,還有鮮血噴薄,傷口中,縈繞著漆黑幽光,化解著他之精氣,有三尊巔峰準帝,他不受創也太沒天理。

“還真看得起我?!幣凍嚼湫?,瞥了一眼四方。

“今日,你難逃死劫?!鼻釔孀嫉勰?,獠牙盡露。

但見其眉心,開了第三眸,其瞳孔上,有一道轉輪印記,沒錯,貨真價實的轉輪眼,不止是他,其余十幾尊洪荒準帝,眉心也都開了第三眸,眸中血色縱橫,皆是轉輪眼。

見之,葉辰不由挑了眉。

所謂的轉輪眼,已成大白菜了?已成洪荒的標配了?人手一只,太特么齊全了。

對此,他雖唏噓,卻并不意外,轉輪眼的級別,本就是眾多眼瞳中,較為墊底的一個,其實,也并不難尋,若非它克制輪回眼,誰沒事兒移植這樣的眼瞳,除非腦子被驢踢了。

“真難為大家了?!幣凍竭跎嗟?,這波洪荒準帝,準備的夠充分,先絕了他的天道,好將他圍殺。

他這嘖舌,十幾尊洪荒準帝的轉輪眼,在同一瞬間,綻放了血芒,針對的便是葉辰輪回眼,想以此封了葉辰輪回眼,只需輪回眼自封,葉辰便不能動天道,那接下來的事,就頗為簡單了,不能動天道,葉辰便是甕中之鱉。

葉辰輪回眼輕顫,遭了十幾道詛咒,當即自封。

“還有吾?!焙到寤室а狼諧?,雖無轉輪眼,卻有旱疆詛咒,血祭了壽元,獻祭了本源,對葉辰,施了可怕詛咒。

這下,饒是葉辰,嘴角也溢血了。

不過,這僅暫時的,逆天輪回已運轉,極盡化解了詛咒,無論旱疆詛咒,亦或轉輪眼詛咒,在輪回法則下,都成虛妄。

“竟無視轉輪眼?!敝謐嫉哿成芽?,還是太小看了葉辰。

“如此多的轉輪眼,今日,注定大豐收了?!幣凍接菩?,瞬間消失,遁入了空間黑洞中。

退!

眾洪荒準帝嘶喝,皆四散后退,葉辰遁入了黑洞,天曉得會從哪殺出,又天曉得會攻擊誰,所以說,在場的人,都有可能遭攻擊。

黑洞中,葉辰眸光燦燦,外界之事,瞧的一清二楚。

他瞅準了天蝎準帝,豁的殺出。

天蝎準帝色變,便欲遁走。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葉辰鐵棍已下。

噗!

血霧崩散,天蝎準帝的半邊身子,都被砸成一坨血肉,隨血光迸射,其眉心的轉輪眼,也一并被挖走。

“給我進來吧!”葉辰又施天道,天蝎準帝還未穩住腳跟,便被拽入了黑洞,對方人多,各個擊殺才是正道。

轟!砰!轟!

轟鳴聲頓起,傳自黑洞,一聞便知,黑洞中葉辰與天蝎準帝已開戰,而且不難預見,天蝎準帝被葉辰壓著打。

事實也正是如此,自進了黑洞,天蝎準帝站都未站穩過,被葉辰一棍接一棍,打爆了一次又一次。

啊.....!

天蝎準帝嘶吼,披頭散發的,也是八重天準帝,還不如旱疆族皇,連施秘法的機會都沒有。

葉辰就生性了,拎著鐵棍,一路追一路砸。

比起旱疆族,天蝎族的準帝,就不怎么抗打了,堂堂準帝,被一路打爆了肉身,連元神,也難逃葉辰鎮壓。

“下一個?!泵鵒頌煨嫉?,葉辰又瞟向黑洞外。

尷尬的是,其他洪荒族準帝,都已沒影兒了。

也對,明知絕不了葉辰的天道,還待在這,也沒啥吊用的,帝道絕殺無法命中葉辰,更遑論是他們了。

葉辰頗感遺憾,本是追殺旱疆族皇來著,竟讓那廝跑了,多半已隨其他洪荒準帝,逃向他們的祖地,那就沒法再追了。

一瞬,他遁出了黑洞。

此番出來,也并非沒收獲,沒捉到旱疆族皇,卻滅了一尊天蝎準帝,這不能怪他,是天蝎準帝,上趕著送人頭的。

簡單辨認了一下方向,他踏天而行。

然,飛出沒多遠,便見對面星空,有一倩影顯化,蒙著黑袍,時而虛幻,時而凝實,如月下幽靈,似隱若現。

她,可不正是女圣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