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一胆五托奖金多少:第兩千三百二十四章 好說好商量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齊月走了,葉辰終是收了眸,不免為第二世而哀涼。

那一聲蕓兒,飽含了多少滄桑,君臨天下又如何,打了萬里江山又怎樣,終難逃歲月浩蕩,未活過而立之年,丟下了他的皇后,帶著滿世遺憾,步入了下個輪回。

還好,歲月無情,輪回有情,隔了八世,再見昔年的妻。

哎!

葉辰一聲嘆息,緩緩起身,將兩個小家伙送入了房中。

而后,他召喚了白玉龍椅。

月下的它,更顯絢麗皎潔,縈著道蘊,溢著淡淡的女子香,恍惚之間,仿佛還能得見一夢幻女子,躺在龍椅上歇息。

嗡!

因白玉龍椅出現,懸在虛無的軒轅劍,嗡的一聲顫。

嗡!

帝兵玉如意也如此,而且,它比帝劍軒轅顫的還更厲害,有帝蘊傾落,看樣子,是激動,也是興奮,直欲沖下虛無。

對此,葉辰并不意外,早知白玉龍椅不簡單,雖不是極道帝兵,卻好似比帝器更加玄奧,他不止一次假想過白玉龍椅的主人,奈何,至今都無答案。

收了思緒,他盤在了龍椅上,靜心悟道。

不得不說,這白玉龍椅,比天虛的悟道石,玄奧了不知多少,渾然天成的道蘊,似在身側,難以捕捉,卻時刻闡述著真諦,能真正牽動大道,坐在其上,整個心神,都在道中徜徉,聆聽著大道天音,這一點,是天虛悟道石不曾具備的。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清晨,溫馨之光籠暮恒岳,給這片仙境,更添一抹祥和。

今日的恒岳,頗顯寧靜,上至長老下至弟子,皆在閉關中,參悟著帝道仙法,平日里作妖的人才們,也都正經起來。

咯咯咯!

比起外界的寧靜,玉女峰卻頗有生氣,稚嫩的孩童笑聲,時而傳出,乃葉凡和楊嵐,起的頗早,正在白玉龍椅上玩耍。

怪異的是,白玉龍椅竟無抵觸,任由他倆鬧騰,這讓葉辰頗是尷尬,遙想當年,他為坐上龍椅,險些把小命都丟了,這倆孩子倒好,啥事兒沒有,前與后的對比,不尷尬才怪。

嗡!

正看時,兩尊帝器又震顫,只因有人上了玉女峰。

葉辰收眸,望向了玉女峰入口,已有兩道人影映入眼簾,皆蒙著黑袍,望不見尊榮,雖是在白日,卻更像月下的幽靈,能引的兩尊帝器齊嗡動,必是準帝,而且還是巔峰準帝。

見之,葉辰眸子頓的亮了,飯都不做了,顛顛跑來。

此番來的人,并非一般人,乃屬禁區,正是天誅和地滅。

“兩位前輩大駕光臨,恒岳蓬蓽生輝?!幣凍叫α誠嚶?。

然,他這剛湊上前,便被地滅一手扒拉開了。

此刻,天誅和地滅正直勾勾的看著不遠處,看著那白玉龍椅,可以得見,兩人之神色,無比的精彩。

“我說,咱天庭的龍椅,咋在玉女峰?!鋇孛鷲帕蘇拋?。

“匪夷所思?!碧熘鏇?,也是一臉的懵。

“兩位前輩認得?”葉辰又湊了上來,試探性的看兩人。

“來,跟爺爺聊聊,你這龍椅,哪偷的?!?/p>

“別鬧,我撿的?!?/p>

“不說實話,找打?!鋇孛鷚皇痔嚼?,掌心刻著封禁秘法,如葉辰這號的,想與他好好聊,得先封印了。

可惜,他還是小看了葉辰,手還未觸到葉辰,葉辰便嗖的一聲沒影兒了,再現身,已是半空中,只因那里,刻著一道輪回印記。

“飛雷神?”天誅地滅皆挑眉,神色驚異,僅只寂滅神體才通曉的飛雷神訣,一尊圣體竟也能使出,著實讓人意外。

“想學不,我教你?!幣凍叫α?,兩排潔白牙齒盡露,想抓老子,你丫的道行還差點兒,真以為老子的飛雷神,是個擺設?

“真有你的?!鋇孛疬裥?,“這都悟的透?!?/p>

“不可否認,我的人品,還是頂好的?!幣凍矯蛄嗣蟯販?。

“站那么高作甚,下來說?!碧熘鍥車?。

“難得來一趟,咱好說好商量,若再動手,我可罵娘了?!幣凍剿底?,晃晃悠悠,一步步的走下了半空。

不過,他也小看天誅地滅的節操,他這剛下來,一步都還未站穩,倆老家伙便動了帝兵,融入了他體內,隔絕了輪回印記,順帶著,還封了他的法力,一整套動作,瞬間完成。

于是乎,機智的他,當場就被鎮壓了,一切皆是大意惹得禍,飛雷神訣冠絕古今,但并非不可破,以帝器隔絕印記,便是斷了他之穿梭,除非,他能破了帝器屏障,再溝通印記。

接下來,玉女峰就熱鬧了。

所謂熱鬧,無需去看發生了啥,只聽聲兒就行,砰磅哐當聲,不絕于耳,不乏殺豬似的慘叫,驚醒了不少閉關的人。

很快,慘叫聲湮滅。

再去看玉女峰,場面就格外養眼了,葉大少被五花大綁了,被掛在了歪脖子樹上,如老鐘的擺環,正隨著一陣陣的風兒,左右的晃動,看的葉凡和楊嵐,連眼珠也左右的轉動。

“神經病,你倆都特么神經病?!?/p>

“交代,今日必須給老子一個交代。

“講好的不動手呢?”

“若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老子的準帝劫,就在你天虛渡了?!?/p>

葉辰劇烈掙扎,滿臉的黑線,縱被綁了,卻還是不安分,如吃了槍藥,如打了雞血,罵罵咧咧的。

也對,這事兒擱誰誰不鬧心,正兢兢業業的給孩子做飯,突的就來了倆老頭兒,沒聊兩句,就給他摁那了,被媳婦揍他忍了,你倆老家伙大老遠跑來捶我,不要臉了是吧!

“老夫掐指一算,那是傳說中的天煞孤星?!?/p>

“天煞配天譴,有意思?!?/p>

“瞅見沒,對面的山峰上,竟還有一尊永生體?!?/p>

“這么多霸道血脈,一家子全是妖孽?!?/p>

對于葉辰的大罵,天誅地滅直接無視,正悠閑的坐在樹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手中都握著煙袋,吧嗒吧嗒的抽著,煙霧繚繞中,如似在修仙兒,把恒岳的人才們,挨個拎了個門兒清。

樹上,葉辰已不再大罵,就黑著臉看著他二人,眸中冒火。

“罵,咋不罵了?!鋇孛鵡昧艘桓鞫?,戳了戳葉辰。

“給我放下來先?!幣凍鉸畹?。

“放你可以,你得先說,那白玉龍椅哪來的?!?/p>

“撿的?!?/p>

啪!

葉辰話剛落,天誅就一鞭子甩了過來,專打元神的那種,饒是葉大少的抗打能力,也被打的倆眼冒金星兒,刺骨的疼痛。

這下,葉大少老實了,腦瓜子嗡嗡的。

“白玉龍椅哪來的?!鋇孛鷯治?,“還有先前的那根鐵棍?!?/p>

“從凌霄寶殿搬出來的?!幣凍矯悅院?。

此話一出,無論天誅亦或地滅,都豁的起了身,死死盯著葉辰,并非開玩笑,神色無比肅穆,“說,凌霄寶殿在哪?!?/p>

“空間黑洞?!幣凍交指戳飼逍?,挑眉的看著倆老頭兒,自他們神情中不難看出,他們是知道凌霄寶殿的,既是知道,也必知凌霄寶殿的來歷。

“難怪尋不到,竟在黑洞?!碧熘鎘粥?,眉宇緊皺不展。

“老夫意外的是,這小子是如何進的凌霄寶殿,又是如何帶出的擎天柱和白玉龍椅?!鋇孛鵠享靼擋歡?。

“年歲已太久,凌霄寶殿之禁制,多半已破敗,他能進去,并非不可能?!碧熘锍烈韉?,“或者說,他得到了凌霄寶殿的認可?!?/p>

倆老頭兒又擱這嘀咕,對葉辰奇怪的眼神兒,又是置若未聞。

葉大少就頗有上進心了,竟以輪回,化解了體內兩尊帝器的鎮壓,而后,通過刻印虛無的輪回印記,施展了飛雷神,脫離了束縛。

“你還真是出類拔萃??!”地滅嘖舌,兩尊帝器鎮壓都無用,又一次被葉辰震驚了。

“這等人才,萬古無一?!碧熘鎘鎦匭某さ?,在尋思著,再給葉辰鎮壓了,不然,這貨總是漫天跑,誰特么捉的住。

“倆老東西,下手真狠?!幣凍轎孀爬涎?,自天走了下來,臉色依舊發黑,已長了個心眼兒,被陰了一次,可不會被陰第二次,想再封禁老子,便讓你倆,嘗嘗飛雷神的絕殺。

說著,這廝頗是自覺,坐在了天誅和地滅的中間,還在微不可查間,給兩人的后背,各自印了一道輪回印記,待會兒,若這倆老家伙再找刺激,那得讓他倆嘗嘗飛雷神的厲害。

做完這些,他才問道,“凌霄寶殿啥來歷,屬哪方勢力?!?/p>

“你,可聽過天庭?!碧熘鏞圩藕胗樸頻?。

“廢話,我就是天庭圣主?!?/p>

“此天庭,非彼天庭?!鋇孛鷚渙騁馕渡畛?。

兩人這話,使得葉辰的眸,不由微瞇了一下。

很顯然,除了大楚天庭,還有另外一個天庭。

葉辰有點兒凌亂了,整個諸天的勢力,無論是明面上的,還是隱世的,無論洪荒的,還是萬域的,他基本都知道的,天玄門早已查了個底兒朝天,可有關天庭的,卻聞所未聞。

想到這,他忙慌又問,“天庭啥個來歷?!?/p>

“如今的你,無資格知道?!碧熘锏?。

“待你封位大帝,自會給你答案?!鋇孛鷯指沽艘瘓?。

聞言,葉辰方才緩和的臉色,又有些黑了,圣體無法成帝,萬域皆知,不想說便別說,整這些沒用的。

這一瞬,葉大少已暗自下決心,待他大成,那得去天虛逛逛,不給答案就揍翻你們,再特么忽悠老子,便掀了天虛。

“說說你,死了怎的又活了?!鋇孛鸚匆凍?。

“待你二人成帝,自會給你們答案?!貝蟪謔實幕卮?,也頗是高大上,語氣深沉,神情也語重心長,把天誅地滅的話,又給還了回去,開玩笑,老子的問題,你倆都不正經回答,你倆的問題,還想要答案?想得美。

“曉不曉得,如你這般,在俺們那個時代,會被打死的?!碧熘錆偷孛鴝嫁哿宿酆?,已有再把葉辰掛樹上的心思。

“曉不曉得,這是大楚,再敢嚇唬我,你倆,得趴著出去?!甭圩於?,葉辰哪能落了下風,懟人的功夫,他絕對在行,當年靈山的釋迦尊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愣被懟的應劫。

天誅地滅狠吸了一口氣,頗有吐血的沖動。

不過,倆人終是忍住了,葉辰為嘛沒死,又是從哪來的,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貨還活著,他們已知想要的答案,至于其他,會去天玄門問,那幫老家伙,比他更上道。

見他二人如此,葉辰的腰板兒,就挺的筆直了,揚眉吐氣的感覺...爽。

終究,天誅起了身,走向了白玉龍椅,以神識與之溝通,意思便是,想讓白玉龍椅跟他走,去玄荒禁區。

然,白玉龍椅啥反應都沒,還在那安穩穩的。

哎!

天誅一聲嘆息,未有強求,拂袖轉身。

地滅忙慌跟上,“就這般走了?”

“比起我等,龍椅更愿跟著葉辰?!碧熘锎艫?,“還有擎天柱,多半也是如此,葉辰能請出它二者,便足證明一切?!?/p>

“那葉辰.....?!?/p>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等來了大楚,日后,他必會去天虛?!碧熘鏌徊教と胄槲?,“今日未了之話題,會在天虛延續?!?/p>

地滅一笑,隨之跟入,直奔天玄門。

望著兩人的背影,葉辰眸光深邃了,若非天誅地滅道出,他都不知,世間還有另一個天庭,而那個天庭,必是無比古老強大,從凌霄鐵棍、從凌霄寶殿、從白玉龍椅便可看出。

而且,他有一種感覺,那便是天誅地滅,必屬那個天庭,成帝才有資格知道,逼格是有多高,多半涉及了萬古秘辛。

轟!砰!轟!

不多久,便聞天玄門方向,傳出轟鳴聲,似有人在大戰。

沒錯,是有人在大戰,更準確說,是一幫人追著天誅地滅打,他倆有帝兵,東凰太心他們也有,而且,人數上占了絕對上風,愣是把天誅地滅,從大楚,打到了星空。

葉辰屹立玉女峰巔,看的那叫一個意味深長。

要說尿性,還得是大楚的老輩,可不管你是不是禁區的,來了大楚,就別太狂。

這也得虧九皇和神將大多都在應劫中,不然,多半更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