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胜负彩17148期奖金:第兩千三百五十五章 不滅也滅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轟!轟隆??!

星空再無天劫,可轟隆聲不絕于耳,尋不到源頭,只知整個虛無,都在嗡顫,只知黑洞中的大戰,很血腥。

諸天人仰了眸,雖不知黑洞畫面,卻知葉大少在大展神威,不再借戮天神??雍榛?,便證明葉辰,要滅戮天了。

??春榛哪潛?,似也猜出了幾分,并不心疼,非但不心疼,反而還窩著火,縱葉辰不殺戮天,他們還想給其補一刀呢?因你的天劫,使吾洪荒第三聯軍,損失慘重,活該被誅。

要說洪荒大軍,那是真的慘。

一眼望去,半數以上都沐浴著鮮血,多有人,已沒了肉身,僅剩一道元神飄忽,洪荒的戰旗,染滿了鮮血,一桿桿冰冷的戰矛,多有斷裂,還有一座座龐大的玉輦,也被劈的七零八落,如殘兵敗將,自四方聚來,搖搖晃晃,踉踉蹌蹌。

“給吾殺?!北┡那釔孀寤?,發了瘋的咆哮。

殺!

被雷劈的洪荒大軍,嘶吼聲響滿星穹,再次匯聚,圍向幽冥大陸,可以得見,那是一張張猙獰道扭曲的面龐,一雙雙眸,無論是金眸、銀眸還是紫眸,都布滿了血絲,猩紅無比,咬的牙齒咔吧作響,難掩暴虐和嗜血。

“要戰那便來?!敝釤烊死浜?,自不落下風,沒有天劫,想轟開幽冥的護天結界,哪有那么容易。

又一次,幽冥大陸被圍了,以幽冥為中心,洪荒的大軍,鋪滿了星空,上下左右,圍的水泄不通,如一層漆黑的云幕,裹了這片大陸,遮了璀璨星輝,掩了世間光明,幾十尊的帝器,亦如一輪輪太陽,綻放著耀眼的光芒。

殺!

隨窮奇族皇一聲令下,洪荒帝兵皆顫,打出了毀滅性的仙芒。

殺!

洪荒大軍亦嘶吼,并未閑著,或是催動法器、或是復蘇殺陣、或是秘術神通,無封頂的砸向幽冥大陸,被天劫一頓好劈,皆怒的五臟具碎,以攻幽冥來發泄心中怒火。

轟!砰!轟!

轟隆聲又起,震顫寰宇,無數的刀芒、劍影、神光,打在護天結界上,擦除雪亮的火花,卻撼不動人皇帝仙陣。

但,洪荒頗有毅力,如打了雞血,如吃了槍藥,不要命的攻伐,知道的是洪荒族的人,不知的,還以為是一個個瘋子。

“若無幾十尊帝器,打哭你們?!筆プ鶇舐?,手中軒轅劍早已脫手,做了人皇帝仙陣的陣腳,還總尋思著殺出去浪一把,奈何,曾度過帝劫的狠人,也怕極道帝兵,一兩尊倒沒啥,幾十尊極道帝兵的話,想要硬抗,至少也得大成圣體。

“人多帝器多,洪荒任性??!”地老唏噓,佇立在一座山巔,與天老合力,執掌著一座法陣。

“真想把天魔拉來,讓洪荒與之單挑?!筆ピ郴事盥鈽謅值?,夔?;駛鵪膊恍?,一只猴兒和一只牛,到哪都是組合,屹立在一座八千丈巨岳上,鎮守著一處陣腳。

其他諸天準帝、諸天修士,也都未閑著,或是三人一組,或是五人一隊,守著人皇帝仙陣的陣腳,加持著一尊尊極道帝器。

星空熱鬧,黑洞也熱鬧。

遁逃的戮天,又被葉辰攔下,一棍在砸來,打爆了他半邊仙軀。

“給吾誅殺?!甭咎旖痦嗪?,滿是瘋狂色,一口氣祭了八百多尊法器,無一例外,皆是大圣兵。

八百多大圣兵,陣仗頗大,如一顆顆星辰,閃爍各色的光,一縷縷洪荒氣流溢,每一縷,皆如山沉重。

除此之外,戮天還祭出了他的兩把不滅仙劍,一尊大圣兵,一尊準帝兵,一如月亮,一如太陽,皆綻放著雪亮的光,被他極盡催動,壓向葉辰,欲給自身遁逃,爭取時間。

嗡!

混沌鼎嗡隆,不僅召喚飛出,早已安奈不住,欣喜若狂下,鼎身變的龐大,古樸自然中,也融有一抹煞氣,自行幻化異象,演化著道則,加持有遁甲天字,一路撞了過去。

與之不分先后,白玉龍椅也顯化,起身刻畫的仙紋,一條條復蘇,自行流轉,整個都籠暮在仙光下,更有一種神秘力量,緩緩復蘇,比混沌鼎更霸道,沒啥神通,一路開撞。

砰!磅!咔嚓!鏗鏘!

這等聲響,甚是嘈雜,戮天的一尊尊法器,在混沌鼎和白玉龍椅面前,脆弱不堪,一尊接著一尊被撞破,崩裂的碎片,也難逃厄難,被混沌鼎那廝,吞的一點兒不剩。

錚!

大圣兵不滅仙劍殺來,自行攻伐,一劍斬退了混沌鼎。

嗡!

混沌鼎自是不干,定身嗡隆,氣勢更勝,時隔幾月,又對上了此劍,那夜沒能拿下不滅仙劍,頗是遺憾,此番不會錯過,它的主人是圣體,同階無敵,圣體的本命器,亦是同階不敗,可不能辱沒了主人威名。

錚!

準帝兵不滅仙劍,則如一道長虹,攻向白玉龍椅。

嗡!

白玉龍椅自不示弱,也不可能示弱,它與凌霄鐵棍,屬同類,雖不是法器,卻遇強則強,碰上極道帝兵,也能硬鋼,自不會怕一尊準帝兵。

磅!哐當!磅!

天劫的轟隆聲中,金屬碰撞聲,甚是清脆,大圣兵不滅仙劍對戰混沌鼎,準帝兵不滅仙劍對戰白玉龍椅,沒啥秘術可言,就是那般硬撞。

不難看出,無論是混沌神鼎,亦或白玉龍椅,也占了上風,打的兩柄仙劍抬不起頭。

它倆這般長志氣,葉辰自不弱了威風。

八千丈外,遁走的戮天被追上,祭了八百法器,連本命器都用上了,卻未能攔住葉辰,又一次被堵。

“吾說過,汝走不了?!幣凍降?,拎著鐵棍而來,極盡虛弱的天劫雷電,劈在他圣軀上,再造不成絲毫的傷痕,這也錚鳴,雷電的天劫將無,帝道法則身的天劫將要顯化。

“有種撤了天葬,與本王公平一戰?!甭咎煲а狼諧?,猙獰如惡鬼。

“堂堂洪荒排名第一,你腦子進水了吧!”葉辰不由冷笑,步伐不減,氣勢又在攀升,如此大好機會,哪還有撤天葬一說,若在太平年代,戮天若想公平對戰,他自然應戰。

可惜,這特么是戰爭,哪來的公平。

同階無敵的圣體,不是打不過不滅仙體,但打敗和殺死,是兩種概念,撤了天葬,敗戮天容易,斬戮天難。

這一點,葉辰心知肚明,機智如他,又怎會中這激將法,諸天的最高統帥,可不會在這關鍵時刻,犯低智商的錯誤。

“圣體一脈,真乃笑話?!甭咎炷?,還在激葉辰。

葉辰懶得回話,一步踏碎虛無,瞬身消失,只以最強大的攻伐回應,戮天要的公平,絕不會給的。

他再現身,已是戮天三丈外,一棍凌天,霸絕無匹。

戮天咬牙,血祭精元,施了帝道仙法,有一層金色的逛罩,籠暮了他仙軀,乃防御仙術,以抗葉辰鐵棍。

轟!噗!

這兩道聲響,前后間隔不過一瞬,戮天的金光罩,被打的炸裂,仙軀也未能幸免,被打爆半邊,戰力的絕對壓制,他所謂的秘術神通,皆是擺設,更遑論,他對上的乃同階無敵的圣體。

“圣體一脈,真乃笑話?!弊萑绱?,發狂的戮天,也依舊不安分,一邊拖著血淋身軀遁走,一邊嘶嚎。

葉辰不語,追上便打,沒啥神通,一棍將戮天砸成了一坨血泥。

不滅的仙體,可不會這般容易被滅,恢復力霸道,血肉在蠕動,映著不滅仙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塑出了四肢百骸、五臟六腑、奇經八脈,又重塑了不滅仙軀。

“吾倒要看看,不滅的仙體,是否真的不滅?!幣凍降?,第二棍已到,方才重塑的戮天,又被打爆,還是一坨金色的血肉,不止是肉身,連元神,都被打扁了。

可戮天尿性??!這都不死,不滅的恢復力,堪比血繼限界,又重塑金軀。

噗!

未等戮天塑出頭顱,葉辰第三棍落下,又給戮天打成了血泥,也不枉窺看這廝,傳說中的不滅仙體,當真不凡,血脈之中,潛藏著的神秘力量,像極了血繼限界,如這等存在,同階的修士,是殺不死的,恢復力太強,縱只剩一絲血,也能重塑金身,除非,戰力能絕對壓制,便如他這般。

“這般能抗,必讓你盡興?!幣凍揭揮錕菁?,鐵棒又下。

噗!噗!噗!

其后的畫面,就頗為血腥了,戮天一次次被打爆,一次次重塑金身,又一次次被打爆,不止肉身,元神也不例外。

啊....!

戮天暴怒的嘶吼聲,更甚雷霆轟隆,倒是想與葉辰拼命,可葉辰不給他機會,肉身還未重塑完整,便被葉辰打爆。

大帝之子又如何,不滅的仙體又怎樣,縱身負諸多帝道仙法,縱手段通天,但在十倍戰力的圣體面前,皆是可笑的擺設,只有被打的份兒,再難聚出完整的仙軀,若非他不滅的血脈,不然,縱被滅了上百次。

噗!

說話間,戮天又被一灘血肉。

可以得見,他每一絲血肉,都縈著神秘的金光,助他重塑,速度之快,饒是葉辰都駭然,這貨是有多難殺,肉身這般抗打,元神也一樣,一次次被打爆,卻終是滅不了他之元神之火。

也得虧他有十倍戰力,若無天葬加持,想殺不滅仙體,幾乎不可能,縱能殺死,也多半傷的只剩一口氣,畢竟,他無完整的本源,若圣體本源完整,一切皆好說。

啊....!

憤怒聲中,戮天再塑金身。

然,這一次葉辰鐵棍并未落下,而是用帝道陷陣,將其封禁了,數以千計的封印,在同一時間,刻在了戮天身上,徹底鎮壓。

“結束了?!幣凍降幕?,冰冷而威嚴,一手按在了戮天天靈蓋上,掌印有漆黑漩渦顯化,乃吞天魔功,如此霸道的血脈,哪能浪費了。

“不....?!輩醫猩倨?,戮天于掙脫,卻是不能,被葉辰的仙法,封的死死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脈、本源、不滅鮮血,被葉辰吞噬。

他憤怒的嘶吼,多了一抹悲愴,他乃大帝之子,他父乃震古爍今的不滅大帝,而他,卻辱沒了父帝的威名,塵封了萬古,在這一世解封,本以為同階無敵。

奈何,竟有葉辰這等可怕的存在,敗的一塌糊涂。

聽著他的悲愴,葉辰淡漠不語,亦無絲毫憐憫,這便是戰爭,戰爭便是這般殘酷,敵對的立場,注定了不死不休。

不知何時,戮天的慘叫,才真正湮滅。

臨死的一瞬,他才知何為悔恨,悔不該跑來這片星空裝逼,就該老老實實找個沒人的地兒,安心的渡天劫,待封位準帝,再找葉辰算賬。

可惜,他太過自大,也太過狂妄,本想坑諸天,卻忽略了葉辰,愣是把命都搭上了,致死,都無緣準帝位,他的帝路,也會隨著他的死,煙消云散。

黑洞,終是墮入了寧靜。

但這片黑暗,卻記錄了歷史性的一幕:不滅的不滅仙體,同階無敵的圣體,兩個不朽的傳說,終是有一個被打破了,不滅的仙體,并非不滅。

戮天葬滅了,他之天劫,也蕩然無存,到了,都未等到帝道法則身出來,妖孽如他,必有六十四尊帝道法則身,此乃少年帝級的特權,是毀滅性的劫數,也是逆天的造化。

葉辰靜靜佇立,黃金色的圣軀,金光璀璨。

吞噬了不滅仙體,但他,卻眉宇緊皺。

不滅仙體的力量,太過龐大,可這力量中,卻載著一股可怕的魔力,飽含戮天的道、怨念、邪念、執念、信念、因果、業障,這等魔力,無形無相,禍亂著他之心神。

當即,盤膝而坐,默念圣心訣,堅守神臺,極盡摒除這等魔力。

他還是小看了不滅仙體,他吞了血脈、本源和元神不假,卻也吞了不該吞的,諸如怨念、邪念那般,極為頑固,堪稱不滅,時刻都有淹沒他心神的可能,無形的力量,最可怕。

“汝這后輩,有些魯莽了?!苯纘ど降內さ?,悠悠一聲,能隔著人冥兩界,看穿空間黑洞,對葉辰的舉動,有些許擔憂。

“是他小看了不滅的力量?!鋇芻奶鏡?,葉辰不知,他可心知不明,該吞的可吞,不該吞的若吞了,那就是找不不自在了,那等血脈,可不是那般容易吞的,不滅的傳說,自有它詭異的地方。

所以說,吞不滅仙體,有利也有弊,心智不堅者,很可能被徹底反噬,一個搞不好,戮天還可能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