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刮刮奖怎么中奖金额:第兩千四百零四章 冥界借兵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早餐,還是那般溫馨。

每逢飯桌,某位叫小紅的女圣體,都會是眾人矚目的對象,總有那么些個人,不吃飯,也不動筷子,就雙手托著下巴看她吃,好似,她們清早起床,就是組隊看人吃飯的。

女圣體的飯量,是越發大了,可這個頭兒,卻總不見長。

“天劫至多能再壓三日?!陛肴患?,葉辰說了一句,臉上還多了一抹凝重色,將本該溫馨的氣氛,整的有些肅穆。

“必能闖過?!敝諗厥?,眸中多是擔憂。

“生死未卜,能否活下來,我亦不知?!?/p>

“所以,大家行行好,能否在渡劫之前,了我一樁心愿?!?/p>

“十五丈的大鐵床,我已備好?!?/p>

葉大少一言接一語,說的那叫一個語重心長,可他的話風,卻越說越跑偏,本是一件極為莊重的事,愣是說出了愛情動作片的骨感,可笑的是,臉上還刻著大義凜然的神色。

眾女未說話,動作卻驚人的一致,一人一個菜盤子,呼他臉上了,就說嘛!無緣無故的煽情,原來寓意在這。

“別這般敗家,浪費糧食?!幣洞笊偎α慫δ源?,若無其事的清理著滿臉的飯菜,太油膩,僅僅看著,都覺反胃。

所以說,有時候媳婦多了,也未必是好事,這一個個菜盤子,代表了多少愛??!這若一塊弄到床上,哪還了得?

“趁早被天劫劈死,我們好改嫁?!背娌鷗皇氯碩頻?,已拿出了小鏡子,在對著鏡子,搭理著凌亂的秀發。

“我也順便給靈兒,找個新爹?!背橐彩歉鏨癲溝兜乃?,看葉辰的眼神兒,都是斜著的,還想再呼一盤子。

“安心的走吧!不用擔心我們?!?/p>

“每年的清明節,我們姐妹都會給你去上香的?!?/p>

“上床就免了?!?/p>

南冥玉漱、夕顏和上官玉兒她們,也很上道的說,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毫無違和感,媳婦多了,就是熱鬧,以葉大少的口才,都插不上話的,若話能埋人,他已入土為安了。

也得虧葉靈不在,不然,還會加一塊墓碑。

作為此一幕的看客,女圣體才是真的敬業,只顧埋著頭吃,把剩下的幾盤菜,都端過去了,還沒吃飽,那還得趕緊吃,一不留神兒吃慢了,這幫神經病,會把她飯碗也砸了。

“爾等如此,吾心甚慰?!幣凍解耆?,深吸了一口氣。

而眾女所說的那些個話,他可都記下了,終有揚眉吐氣的一天,等哪天天譴消散了,得好好與媳婦聊聊理想。

“老丈人,你家先輩回來了?!逼轍限問?,突聞一聲狼嚎,唐三少那小黑胖子,不知從哪竄了出來,黑不溜秋。

“望見了?!幣凍剿底?,隨之起身,滿手的油漬,都抹楚靈身上了,順便,還在某個柔滑的地方,狠狠捏了一把。

不待楚靈發飆,這廝已溜煙兒竄出了玉女峰。

若說帝荒的歸來,第一個知道的還是他,圣體與圣體之間,是有某種感應的,等了諸多時日,終是等到了帝荒。

身為后輩,那得去迎接。

不止他去了,大楚四方的修士,也都去了,大成圣體威名太盛,難得來大楚,豈有不接之理,還得行個大禮。

世人矚目下,帝荒踏天而來,身后跟著紫萱。

南北楚邊界,他驀然定下了身形,不言不語,只仰看縹緲,眼界奇高,能透過人冥兩界,望見界冥山的冥帝。

兩人四目對視,似有某種默契。

旋即,便見冥帝拂手,又將人冥兩界,撕開了裂縫。

同一時間,帝荒雙手結了印。

“通冥印訣?!畢鵲降囊凍?,眸光一亮。

“大成圣體施帝道通冥,這是要自冥界,搬來一支軍隊嗎?”天老地老也眸光璨璨,篤定帝荒此舉,必是大陣容。

“吾掐指一算,必有十殿閻羅?!壁ぞ馕渡畛さ?。

“把冥界搬空,也說不定?!卑總菩Φ?。

“那貨,不會把冥帝,通冥過來吧!”洪荒麒麟摸了摸下巴。

這話,聽的四方倍兒來精神,通冥大帝,并非可能。

試想,若把冥帝搬過來,諸天的陣容,會有多強大,一尊大帝,一尊大成圣體,縱天魔來五尊帝,也未必好使。

“想多了?!幣凍角徉?,知曉更多秘辛。

帝荒不可能通冥冥帝,而冥帝,也不可能離開冥界的。

這一點,他早在當年便明白,諸天不容有失,冥界也一樣,還有更縹緲的天界,多半也如冥界那般,必也不簡單。

如今這等陣容便挺好,一尊帝鎮守冥界,一尊帝鎮守天劫、一尊大成圣體鎮守諸天,這等分配,才是真的合理。

帝道通冥!

帝荒的話,縹緲而威嚴,聲如雷震,響徹寰宇。

話還未落,便見大地嗡動。

而后,便見一座一座的古老石棺,拔地而起,并非雜亂無章,排列的極為整齊,一排接一排,如一張地毯,自南楚城墻,無限鋪到了中通大地,每一座石棺,都刻著古老的冥紋,每一座石棺,也都縈繞著陰冥的死氣,滄桑而古老。

咕咚!

望著這副畫面,莫說其他修士,連葉辰,都暗自吞口水了,眾多巔峰境老準帝,也是一個個看的倆眼發直,半張的嘴,久久都未愈合,這般龐大的陣容,想都不敢想。

要不咋說是大成圣體,就是霸道,真就一口氣通冥一支軍隊,看他通冥的人,六成以上皆準帝,足上百萬之多。

“大帝,保重?!?/p>

冥界的一幕,伴著離別的悲意,以十殿閻羅為首,加有百萬多天冥將,整整齊齊的修士方隊,對著界冥山方向,齊齊單膝叩首,對他們那至高無上的帝,行了最后一宗大禮。

他們,皆是被通冥之人,早在很多年前,便已選好了。

所有人都知,此一走,便是永別。

或許,他年真有三界歸一的那一日,可惜,他們扛不到。

冥帝不語,靜靜佇立界冥山巔,背對著眾生。

他,留給十殿閻羅的,僅是一道滄桑的背影。

此番借兵給諸天,實乃為后世做準備,帝荒回歸諸天,使命不止是鎮壓洪荒,還有更重要的使命:太古洪荒。

不久的將來,帝荒會走,會踏上帝尊的路。

或許,帝荒也會如帝尊那般,戰死太古洪荒。

但,他必須去,去看一眼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究竟是何種原因,致使一尊大帝、三百萬神將,全軍覆沒。

而冥界被通冥的人,會助人界蒼生,鎮守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