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富力队奖金2019:第一千零四十章 尋寶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陸衡終于有了幾分慌亂,但世家出身之人,幼承庭訓,又不是沒見過大風浪,陸衡很快就已沉穩下來,即便他穿著上有些隨意,氣質卻依舊矜貴。

“圣上既讓爾等來‘?;ぁ?,那便麻煩諸位了。至于夫人,自然要與我呆在一起,府中空房間尚有不少,諸位隨意?!?/p>

說罷陸衡便轉身走向書房,對于伸到了自己肩膀上的那些大手,他不悅的扭了幾下肩膀,士兵們攝于他的威嚴,自然都放開了。

馬呈也被陸衡一番話說的警覺起來。

若圣上真有要懲治忠義伯的意思,恐怕就不是派人看管他,而是直接抄家了。忠義伯出身陸門世家,陸家的根基頗深,朝中人脈關系也是盤根錯節,他只管應付了圣上差事即可,也沒必要咄咄逼人。

思及此處,馬呈笑著拱了拱手:“伯爺深明大義,本將也不過是奉旨辦差罷了,其中許多不得已,還請伯爺體諒?!?/p>

陸衡見馬呈態度有所轉變,陸衡面色稍緩,“嗯”了一聲便進了書房。

卞若菡自然免去被推搡的命運滿面怒容和委屈的跟著也進了書房。

陸府其余下人,包括陸文如在內,都被嚴密的看管在東跨院之中。馬呈坐在樹蔭下牛飲了一大碗茶,這才松了一口氣。

李啟天這廂率領一千騎兵,快馬加鞭的直奔萬舟鎮方向,不過一炷香時間就追上了運送大石的商隊。

“快,將這隊伍給朕截下!”

“是!”

五軍營的騎兵訓練有素,李啟天一聲令下,眾人便急速而去。

商隊的隨同護衛和鏢師都被忽然而來的驚變嚇呆了,眾人還不等抄家伙,就被騎兵們一擁而上生擒住。

李啟天快步上前,高聲道:“檢查石料!”

朱蒙立即就帶著十幾個人挨個檢查牛車。

十余輛牛車被挨個的揭開繩索,眾人拿著刀鞘在石頭上敲打,直到聽見石頭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圣上!”朱蒙指著中間的一輛馬車,“您請看看!”

一聲圣上喚出,被壓著的表示和陸衡的親信們心都要涼了。

李啟天則快步到近前,親自拿刀鞘敲打,最后激動的道:“就是這個!快!”

得了旨意,眾人越發熱火朝天的忙碌起來,很快,就搜檢出了分別藏在十輛車上的所有“石箱”。

費力的找到縫隙,將薄薄的一層石頭打開來,金光燦燦的金條,翡翠主子,瑪瑙寶石,烈日的照射之下熠熠生輝。

李啟天雙眼發光,激動不已。本上前抓起一串珍珠,又抓了一把寶石,最后檢查金條,滿心都是如釋重負,找到了,找到了!

看來他果然是真命天子,多少人覬覦的寶藏都被他給找到了!什么天機子的批算,根本就不值一提!

李啟天大喜之下,立即吩咐人回城預備尋常的箱籠和馬車來。他則是帶兵守在原地。

而運送石頭的鏢師隨從,這會子都恨不得自己直接瞎了才好。他們看到了當今天子這等秘密的事,恐怕會被滅口吧?

運送箱籠,清點寶藏,書寫成冊,忙完時已是傍晚彩霞滿天之時。

李啟天看了裝了兩個大樟木箱的寶物,不免有些不滿。

“雖然都是貨真價實的寶物,可這也未免太少了一些?!?/p>

眾人垂眸沉默。

這還少?

隨便那處一兩樣,都夠一家子吃上個十幾二十年了,還少?

朱蒙知道李啟天所想,適時地道:“圣上,據說忠義伯運送出的花崗巖,是往十多個地方去的?!?/p>

李啟天聞言一愣,隨即雙眼綻光,心頭放亮。

對??!

這一處便查出了這么多寶藏,以陸衡的精明,絕不可能將寶藏都放在一起,這十路之中必定還有寶藏藏在其中!

好個陸衡!

找到寶藏了想獨吞!還敢跟朕玩心眼兒!

李啟天想到陸衡的欺瞞,立即怒意上涌,沉聲吩咐眾人先將這兩箱寶物云往京城,若有失手一概滿門抄斬。

眾人哪里敢有半分怠慢?為了全家老小都會彼此看著,不讓寶藏出一星半點兒的岔子。

分派了人手運送寶藏,李啟天便又率人趕回了輝川縣。

臨近戌時,城門馬上就要關閉。李啟天率人快馬加鞭趕來,一見那明黃色身影,城門前眾人連忙跪地恭迎。

就連街上的百姓,聽到山呼萬歲之聲也都跟著跪地。

乖乖,這可了不得了,天子居然會來到輝川縣,難道是為了檢查皇陵?

怪道晌午來了那么多的騎兵,還有兵馬將整個輝川縣都包圍起來了。現在他們算是清楚緣由了!

李啟天這廂飛快趕到陸家,不等馬而站穩就飛身下馬。

他也是帥軍征戰多年的,只不過八年來的養尊處優,讓曾經的功夫遲廢了,下馬時差一點閃了腰。

拿著馬鞭站在原地穿了一會氣,又看了身邊緊跟自己的大太監熊金水一眼。

熊金水立即會意,往里頭通傳。

“圣上駕到!”

整個陸家都沸騰起來。

馬呈立即帶兵出來相迎,五軍營訓練有素的將士們紛紛跪地,山呼萬歲之聲震動在空中,連周邊百姓的都被驚動了。

李啟天穩住心神,緩緩抬手:“免禮?!?/p>

見人群之中沒有陸衡的身影,李啟天挑眉,進門后問馬呈:“忠義伯何在?”

“回圣上,忠義伯正在外院書房,臣命人看守著?!?/p>

只要不是人跑了就好。

李啟天松了一口氣,步履沉穩的走向書房。

馬呈命人開了書房門,李啟天往屋內一看,就見陸衡與卞氏正一前一后跪在地上。

“微臣恭迎圣駕?!?/p>

“臣婦參見圣上?!?/p>

陸衡已換了一身銀白色繡修竹的寬修外袍,頭發整齊挽起,以一根青玉竹節簪固定,氣定神閑的模樣,完全看不出任何心虛的跡象。

李啟天拉下臉冷笑了一聲,緩步進屋坐定,一揮手,“卞氏退下?!?/p>

卞若菡對天子懼怕,自然不敢有分毫怠慢,忙行禮應是,恭敬的垂首退了出去,在御前侍衛們關門的一瞬看著陸衡的背影,擔憂的緊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