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130期中奖奖金: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網紅二號線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六局棋三勝三負,李云道一臉悠然,坐在對面的澹臺學君卻緊鎖著眉頭。

“放松,下棋本就是一種益智游戲,又不是真的讓你上戰場打仗,這么緊張做什么?”李云道用壺蓋輕輕撇去浮在上面的茶葉,抿了一口,口齒留香,待對面的澹臺學君放下一粒白棋,他便想也不想,就往上面填了一粒黑棋。下棋如練功,總要有旗鼓相當的對手才能不段錘煉棋力,這些日子時不時就拉著澹臺學君對弈一把,棋藝果然又微有寸進。

澹臺學君看得下得輕松,微惱道:“你早已經摸清了我的性格,這樣不公平!”

李云道笑道:“古人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就是這個道理??鑾?,捕捉人心本就是我的長項,剛剛咱們各贏三局,但總體上來說,我是因為看著你的表情落子,占了些便詛,所以說到底,還算是你贏了?!?/p>

澹臺學君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這局是要平手了!”

李云道笑著點點頭:“下棋嘛,圖個樂子,別這么嚴肅!”

澹臺學君喝了一口人參茶,抬頭看著李云道,問道:“你打算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李云道邊喝茶邊笑道,“南美人和那個齊勝利一定是在策劃著些什么,木蘭已經成功混進了齊勝利團伙,不過出了‘鯊魚’的事情,齊勝利明顯對他這幫兄弟都不信任了,寧可帶著那些燙手的貨躲到別的地方,也沒有帶上這些手下。不過他對井文鋒是真心信任,只帶他一個人。鯊魚說他們的交貨期還有三天,澹臺,你猜猜看,齊勝利和井文鋒現在會躲在什么地方?”

澹臺學君淡淡一笑,胸有成竹道:“我若是齊勝利,手上拿著一批貨,自然不會在別人能猜得到的地方落腳。三天后他們就要跟南美人交易,這個時候自然是越低調好,最好是別人永遠想不到的地方。我猜他一定不在自己的安全窩里,而是在一個連他自己都可能想不到的地方?!?/p>

李云道點點頭:“我研究了一下齊勝利的檔案,是個粗中有細的猛人啊,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以他和井文鋒的能力,這些年有些低調得過份了,山城排得上號的大哥,也沒幾個像他們哥倆那么能干的,你知不知道,現在他們那個勝利車行居然開了好些家分店了,一個能把正經生意都做得有聲有色的家伙,干起偏門買賣一定是如魚得水的。嗯,這種感覺很不好,我總覺得這哥倆在隱藏著什么。小師叔!”

李云道喚了一聲,在外間玩手機的龍五立刻探進腦袋:“你叫我?”目光忍不住在澹臺學君的臉上逗留了小片刻,看到人家給了自己一記衛生球,便打了個寒顫,連忙轉向李云道,“啥事兒?”

“讓木蘭深入那個團隊再挖一挖,我總覺得齊勝利和井文鋒這對組合有問題!”李云道吩咐道。

“得令!”聽完李云道的話,龍五迫不及待地離開了酒店的房間。

李云道笑著看向一臉鐵青色的澹臺學君,摸了摸鼻子道:“這個……學君啊,我小師叔也算是一表人才,雖然性子時而跳脫了點,但一定干不出你說的那種事情,我想那天一定是個意外……”

澹臺學君低頭不語,李云道也不好再多說什么,解鈴還須系鈴人,年輕人之間的事情,還是得他們自己解決才好。

待澹臺學君怏怏地回了自己房間后,李云道便獨自一人離開了酒店。

許久沒有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了,看著山城來來往往的人流與車流,李云道長長吁了口氣,將所有人都支開,自己好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在這座城市里走一走看一看,好有一個感性和直觀的判斷。

上了地鐵,轉上那條網紅二號線,站在地鐵車頭,看著自己在建筑間快速穿梭的感覺很是奇妙,坐到終點站,又重新坐上返回的路線,來來回回坐了兩趟,在地鐵內也來回走了幾趟,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南美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李云道找了一處站點下車,看著合上車門的地鐵,皺眉冥思苦想。

隔著地鐵的車門玻璃,李云道看到一張笑臉正對著自己。

臉很模式,但眼神李云道卻異常熟悉。

她不是死了嗎?

一時間,無數種可能掠過李云道的心頭,最后只留下一種。

他微微嘆息一聲,這回山城怕是又要熱鬧一番了。

“你猜我看到了誰?”回到酒店的李云道面對怒氣沖沖的龍五和一臉幽怨之色的戰風雨,只好把剛剛碰到的那位拿出來當作“擋箭牌”。

“不管你看到了誰,你都不該一個人出酒店,你媳婦兒跟我說了,在秦老爺子百老之前,就有無數人想要你的命,現在你又接了這么個燙手山芋,你知道現在全世界想要你性命的人有多少嗎?”小師叔很少生氣,此時簡直氣極,指著李云道的手都在發顫。

“頭兒,你也真是的,不是還有人手在酒店里嘛,你好歹也喊上一兩個帶在身邊,這要真出了事情,您讓我們跟蔡政委怎么交待??!”戰風雨苦著臉勸說道。

“行了行了,我不就是跑出去體驗了一把山城的地鐵了,犯得著把我像犯人一樣審嘛!我真不跟你們開玩笑,我在地鐵里看到了一個本來已經死了的人?!崩鈐頻懶Τ犢疤?。

龍五原本就不是個絮叨的人,此時一聽這話,頓時便來了興趣:“你不是在騙我們吧,這死了的人,怎么會出現在地鐵上?大白天的,地鐵上鬧鬼不成?”

戰風雨卻問道:“頭兒,是誰?”

李云道深吸了口氣道:“朱奴嬌?!?/p>

戰風雨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龍五沒有跟女瘋子交過手,所以不知道那女瘋子的厲害,詫異道:“怎么一個女人就把你們嚇成這個樣子?”

李云道苦笑道:“她要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人,那也就罷了,可是……”

龍五奇道:“身手難道能比你媳婦兒還強大?”

李云道搖了搖頭道:“身手那倒只是一方面,關鍵問題是那是一個純粹的精神病患者,嗯,而且還是一個高智商的精神病。我已經好幾次差點兒載在她手里了,如果她也來了山城,那么接下來的局勢我們就要留個心眼了?!?/p>

龍五還是不太理解:“一個高智商的瘋子?比澹臺學君的智商還高?”

李云道輕嘆一聲道:“差不多吧,你可以把她看成是白蝙蝠和澹臺學君的結合體?!?/p>

這回連龍五自己也愣住了,半晌才道:“哦,那看來還真是有些棘手的?!?/p>

李云道點點頭道:“不是有些棘手,而是很棘手,她整了容,既然能跟我出現一趟地鐵上,說明她已經盯了我很久了,這么久我都沒發現她,加上她今天又現身了,這說明她已經挖好了一個坑,等著我去跳。怪不得這幾天總是心神不寧的,我本以為是齊勝利團隊和南美人的原因,想不到卻是一個本來應該已經死了的女瘋子?!?/p>

戰風雨道:“頭兒,要不跟白起那邊再借點人手?”

李云道搖頭道:“沒用的,如果朱奴嬌設下圈套讓我跳,那么就是人手再多,也于事無補。之所以她今天敢這么大明大方的出現在我面前,我猜她就是想讓我害怕,一個人的情緒被恐懼的左右的時候,就會判斷失誤,而任何一次失誤,很可能都會成她的機會?!?/p>

龍五撇撇嘴道:“這樣吧,下次見了面,我直接上去把她干掉!”

李云道對著小師叔資源她已經徹底用不上了,要給我挖坑,自然是要動用一些資源的……嗯,她有幫手,而且很可能不止一個。風雨,你讓夏初查一查,最近史銘的身份證以及信用卡有沒有官方紀錄。我現在終于知道,上次是誰把史銘從醫院劫走了。嗯,對了,告訴安娜,務必?;ず醚Ь?。這樣吧,小師叔,這幾天你辛苦一下,暫時把你和學君之間的矛盾放一放,你去?;ぱЬ?,我讓天狼和由香也趕來跟我們匯合了?!崩鈐頻勞蝗灰饈兜?,眼下要?;さ牟壞サナ親約毫?,還 有自己麾下的這些精英干將,無論哪一個出了事情,都是他現在無法承受的。

龍五一臉郁悶,小心問道:“我……我能不能跟天狼換換?”

李云道一口拒絕道:“不行,澹臺那邊不容有失,山城的事情一結束,接下來的事情就必須通過澹臺學君推進才能進行下去,否則我花那么大的代價將商羯羅留下來就毫無意義了?!?/p>

龍五一臉英勇就義的表情,苦著臉點點頭道:“那行吧……”

李云道笑著看向小師叔,壓低了聲音道:“小師叔,你以往日日把丁香掛在嘴上,這陣子我怎么好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你提起過丁香了?難道說,小師叔你移情別戀了?”

龍五聽得微微一愣,半張著嘴老半天,最后面紅耳赤道:“我……我……我怎么可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