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选五最高中奖金额:第1826章 我很大的!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山川,溪畔。

山是名山,溪是——無名小溪。

“恢復的怎么樣了?”東方寒看向身邊的‘男人’問道。

“還好,多謝你的霧心靈竹了,不然,我的生命和靈魂本源要恢復,怕是要很久?!崩子霸潞蓯歉屑?,頓了一下說道:“放心,我會報答你的?!?/p>

“報答我?怎么報答?”東方寒眨巴了一下眼,一副期待的樣子。

霧心靈竹,東方寒不管是本尊身上,還是青木道體身上,都帶了一些。

這些東西,是魔狼強盜團在霧山劫殺很多修士得到的,但是那些魔狼強盜團的修士最終被東方寒反劫殺。

霧心靈竹弄到了足足數十株諸多,所以,拿出來一株,對東方寒來說那是沒有什么壓力的。

因為雷影月是###,東方寒愛慕,才下了這樣的本錢?

這自然不是原因,東方寒可是沒有見過正常裝扮的雷影月,他自己又不是什么饑不擇食之輩,身邊竟然是眾美環繞,所以不會對剛剛認識不久的雷影月產生愛慕之心。

當然,要說有好感,這是正常的。

有好感,再加上或許以后雷影月可以幫到自己一些,畢竟對方算是有勢力,到時候不管是找人,還是打探消息什么的,對方總會幫吧?

綜合起來,東方寒自然是沒有什么壓力的取出了一株霧心靈竹給她煉化。

“你想要什么樣的報答?”雷影月將皮球踢給了東方寒,露出小無辜神情看著東方寒,哪怕是男兒裝扮,那小無辜的神情也是讓人看的心憐不已。

“以身相許,怎么樣?”東方寒似笑非笑。

“好啊,只要你不嫌棄,我就是你的了?!崩子霸氯詞敲揮斜歡膠底?,將了東方寒一軍。

“我怎么會嫌棄?”東方寒咽了一口口水,看著男兒裝扮的雷影月,還是感覺到有些別扭,干笑一聲,轉移話題道:“不過,還是算了,不說這個事情了,我可不是挾恩圖報之人,更何況,我只是想要完成我的第一個傭兵任務而已?!?/p>

“只是因為傭兵任務嗎?”雷影月似乎松了一口氣,但又有那么剎那的失落,她自己或許都不知道,很快又恢復了正常,輕笑著問道。

“或許吧!”東方寒聳聳肩,也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深究了,因為他自己都是不太信這個站不住腳的理由。

“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東方寒看向雷影月。

“離開清風山脈,想辦法進入天芒仙國?!崩子霸侶暈⒊烈魎檔?。

“怕是不會順利,那些人顯然是想要殺你!”東方寒說道。

“沒事,我現在身上已經沒有了萬里引香的氣息和植物氣息牽連,他們想要找到我可不會那么容易了?!崩子霸灤α誦?。

話雖如此,但是東方寒明白,這其中必定隱藏著諸多的?;?,因為雷云商會高層有‘叛徒’,雷影月的諸多底牌都不是秘密了。

比如,雷影月的易容手段,就算東方寒也是看不出什么破綻來。

“不介意我當你的護花使者吧?”東方寒笑了笑。

“求之不得?!崩子霸卵矍耙渙?,笑著開玩笑道:“不過我現在可不是花,所以你稱不上護花使者噢!”

“狗尾巴花也是花?!倍膠腫煲恍?。

“說我狗尾巴花?你欠打吧!”雷影月羞惱,急道。

“是的,皮癢了?!倍膠乃檔?。

“......”

“怎么不說話了?”東方寒追問,好奇。

“我之前評價你無恥,我發現我錯了?!崩子霸亂桓弊暈曳詞〉難?。

“怎么錯了?”東方寒更加好奇。

“你不是無恥,你是無止!”雷影月感慨。

“無止?聽起來好高大上的樣子?!倍膠矍耙渙粒骸岸嘈豢浣??!?/p>

“無止比無恥少了一個‘耳’字?!崩子霸潞瞇Φ乃檔潰骸拔蕹芑鼓芮咳套龐枚涮?,無止則是都不能耳朵聽了?!?/p>

“......”東方寒如見天人一般的看著雷影月,眼眸火熱明亮。

“你看什么?”雷影月被東方寒看的心慌慌的,心亂如麻的嬌斥道:“你盯著我看什么?”

“我在想,你真乃奇人??!”東方寒驚嘆道。

“我怎么感覺你在罵我?”雷影月臉色好了一點,說道。

“沒有,怎么會?”東方寒雙手舉起對著天,頓了一下:“我只是感慨,你身為一個女人可惜了?!?/p>

“可惜什么?”雷影月反問。

“如果你是男人,跟你喝酒吹牛打屁什么的,肯定不錯?!倍膠檔?。

“你感覺跟女人說那些污穢的字眼,合適嗎?”

“不合適,所以,我才有這樣的感慨??!”東方寒嘿嘿一笑:“你是一個有味道的女人?!?/p>

“......”

“不要誤會,我說的是精神上和思想上?!?/p>

“......”

“好吧,你的女人味,還是很不一樣的,和一般的女人不同?!?/p>

“......”

“你這樣盯著我,若是被人看到,會誤會的?!倍膠煽紉簧?。

“誤會什么?”雷影月開口。

“誤會你性取向有問題??!”東方寒無恥一笑。

“......”雷影月想吐血。

這個時候,她想到了自己曾經說對方的話,看男人更無恥。

她忍不住撲哧一笑。

“你笑什么?”東方寒一呆,他發現此時男兒裝扮的雷影月這一笑讓百花都失色,讓人心生旖旎,東方寒連收斂心神,心中默念了一千聲,我要當和尚,我要當和尚,我要念經成佛,妖精快走開,莫要勾我,貧僧要立地成佛!

當然佛沒有當成,雷影月似乎感覺到自己剛才的這一笑有些女兒態,跟自己的裝扮不符,連改變言談舉止。

“我在笑,你真的是一個記仇的小男人!”雷影月認真的說道。

“記仇?”東方寒頓時明白對方的意思,說實話,雷影月說的也不完全錯,他也的確是記住雷影月當初調侃自己的時候說的話。

“好吧,我是一個記仇的男人,但是我告訴你,我可不??!哪都不??!”東方寒義正言辭的說道,完了又補充了一句:“很大的!”

“啥意思?”雷影月懵懵的。

東方寒的話,她感覺到有點邪惡,但是仔細一想,卻是發現這很正經,似乎就是反對自己說他小。

看到此時的雷影月看起來有些蠢萌的感覺,東方寒暗自好笑,同時也松了一口氣,這姑娘不是很污嘛,這個都不知道。

“我只是說,我不小?!倍膠鬧瀉瞇?,表面上則是再度認真的說道。

“好吧,你不小,我不跟你抬杠了!”雷影月也是沒有在這個問題上計較。

或許,她是喜歡和東方寒這樣聊天吧,至于為何沒有恢復女兒身,可能是因為她擔心,一旦自己恢復女兒裝扮,或許,再想找這種隨意調侃,隨意打擊對方的感覺,就再也找不到了。

當然,按照她自己說的理由,那是因為現在還在?;?。

只是東方寒很想說,你現在就算是男兒身,你以為那些人就查不出來你嗎?畢竟雷云商會重要人物是叛徒,和那虎獅強盜團勾結。

“走吧?!倍膠檔?。

“好?!崩子霸碌閫?。

路上。

“你看起來在擔心什么?”東方寒問道:“擔心你的親人朋友嗎?”

“我在擔心婆婆,還有商會的很多人安危?!崩子霸綠鞠ⅲ骸罷獯撾;?,怕是數百商會的修士,會有很多隕落吧,還有那么多傭兵,能夠活下來的也是不知道有多久?!?/p>

東方寒一時之間也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雷影月。

猶豫了一下,東方寒還是開口道:“雷云商會的整體實力遠超那虎獅強盜團,這次虎獅強盜團這樣做完全不符合他們自身的利益!”

“恩?!崩子霸旅揮蟹床?,因為虎獅強盜團的做法完全違背了他們的處事原則。

虎獅強盜團其實是不趕盡殺絕的。

因為這樣一來,會得罪太多勢力,虎獅強盜團再強大,要是激起了諸多強大的勢力聯合,那么虎獅強盜團難逃被滅亡的下場。

而且,太過強大的勢力,虎獅強盜團也是不會輕易得罪。

就像雷云商會,虎獅強盜團有時候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讓雷云商會安全過去了,當然,有時候也是會要些好處,雷云商會也是不會吝嗇,畢竟雷云商會也是不愿意得罪這些亡命天涯的強大強盜團。

之前,雙方還算融洽,難道真的是以為她身上的那一塊曜天令?

不,她感覺到原因不止如此!

那曜天令或許是一個原因,但肯定不是主要原因。

畢竟曜天令雖然珍貴,但是仙帝修士無法進入是其中,這也是讓曜天令牌的價值沒有那么大,至少仙帝強者不會為了這東西得罪一個龐然大物,虎獅強盜團冒著這么大的風險,是為了那曜天令牌?

根據之前的諸多舉動,那虎獅強盜團似乎是為了殺死雷影月,這和他們要搶奪曜天令牌是相悖的。

畢竟若是為了曜天令牌,他們之前完全沒有必要要殺雷影月。

難道他們不知道要是把雷影月斬殺的話,會引起雷云商會多么可怕的報復嗎?

雷影月可是雷云商會會長的女兒,是雷家當代最有天賦的年輕子弟。

甚至有很大的希望成為下一屆雷云商會的會長!

“雷云商會有重要人物是叛徒,會不會?”東方寒目光一閃,他想到了一個可能,但是他欲言又止。

東方寒一個外人都會想到那種可能,雷影月作為當事人之一自然不例外。

一時之間,她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