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单注奖金过万:第十三卷 第2401章 強者之戰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第十三卷 第2401章 強者之戰

強者一戰,便在此時。

天地間的兩尊法相充滿了詭異的感覺,但雙方的法相有著截然不同的視覺感。

郝俊所釋放出來的法相之力,擁有三頭六臂,左右兩邊全是龍頭,一只是幽冥翻羽,一只是金色龍魂,背后還有一對虛影翅膀,光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拼湊之物,便叫人貽笑大方。

而凡穆所釋放出來的法相,卻有著不同的威嚴,光是怒目金剛的雙目,能讓修士心頭出現恐懼。

按照正常情況下來說,郝俊首先被光域壓制著修為,切法相上面并沒有多大建樹,想要去打敗對方法相,很難做到。

但千萬不要忘記,他體內有著《太玄典錄》可以利用。

當即,郝俊毫不猶豫的使出兩道金光,法相上面暈染成金色。

強大的金光猶如神佛降臨。

郝俊立馬一拋手中的紫靈錘,瞬間出現在法相的手中,同時做出了一個動作,錘子力奮勇攻擊向對方法相的頭頂。

“來的好!”

見此一幕,凡穆毫不退讓,法訣連連彈出,上空古魔手中的流星錘,順勢掄了出去。

同一時刻,兩只法相終于動手了。

所有人沖著后方急速退去的同時,又扭頭看向身后,想要瞧瞧三頭六臂法相被打滅的場景。

隨著法相手中的武器即將接觸在一起……

凡穆嘴角露出了一絲傲慢的笑意,剛在古族面前放肆,想必此人對古族一點都不熟悉。

對于結果,他已經看得很清楚,對方法相定會被打的破滅,最后自稱女婿的小兒,也會受到法相的反噬,導致神魂受損。

轟!

紫靈錘敲在古魔腦袋上時,發出了強大的爆炸余波,虛空中出現了一圈金色的光圈,并且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遠處蕩去。

所過之處,線路上的星體登時爆炸,產生了一連串的爆炸聲,猶如煙花爆竹同時齊發,場面宏大,無法形容。

嗷嗚……

忽然間,天地間出現了慘叫聲,仿若是從大家心靈間生出的一般,并不是耳朵中所聽見,端的是神奇。

古魔法相被紫靈錘打中,猶如被戳破了的氣球,瞬間縮小。

“不好!古魔居然消失了?”

不知是誰吼了一嗓子,古族那些守天位人員,登時間把目光投向了虛空。

沒有人能相信自己目光看見的一切,古族一直被人稱作法相發源地,其法相強大的程度,是修士們無法想象的存在。

即便如此又能如何,還是被青年那丑陋法相打回了原形。

噗呲……

凡穆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傷勢,一口鮮血噴灑而出,無法相信眼前看見的一切,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不可能,絕對不可,我的法相一直都是最強的存在,怎會被打退回體內?”

郝俊并未讓法相再次去攻擊,因為沒了太玄典錄金光的支持,想要再次傷到老家伙,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片刻后,天空中所有異象消失。

溝渠和龍塢二人的臉色難看了起來,他們兩人有著不同的想法,一個剛才向后跑,覺得對不住朋友,另一個是把心中自傲的東西弄沒了。

從這一刻開始,沒有人敢小看青年的存在,連族長都不是其對手,這世界上估計只有真法鏡上面那些老怪物,才能與之匹敵吧?

凡穆壓制住體內的傷勢,目視前方的青年,臉上亦然沒給什么好臉色:

“到是讓我差異,按照你的修為,發現這里居然比我強大,著實讓人想不通,不過你也別得意,這世界上能對付你的人多了去了?!?/p>

算是一種變相性的認同罷了。

“不知現在我可否到古族做客?”郝俊面容上展露從容和淡定,且溫文爾雅的問道。

“里面請!”

凡穆輕輕一甩袖子,邀請道。

郝俊對于他的態度,沒放在心上,畢竟是老丈人已經中年了,又受了點氣,是可以理解的,隨之邁著步伐,跟在了身后。

龍塢實在是不甘心,望著郝俊的背影,眼中露出了凝重,也明白想要對付這樣的強者,必須得有十全十美的把握,不然絕不能輕易的動手。

到了古族大殿里。

郝俊和凡穆坐在大廳中椅子上,兩人相互喝著涼茶,有一句沒一句的相互討套問著。

溝渠坐在一旁,他現在境地尷尬的不得了,手中捧著杯子,不知是喝下去還是不喝下去?

真想一巴掌抽在自己的嘴上,剛才若是能與青年同舟共濟,一同抵抗危險,現在怎么著都能成為青年的死生好友吧?

現在倒好,弄得朋友不是朋友,敵人也不是敵人!

“郝???”

就在此刻,大殿門口傳來一道聲音,仿佛在這一瞬間,炙熱的火焰被點燃。

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讓郝俊立馬把視線轉了過去,大殿門口站著的人,正是許久未見的凡穆。

而此刻,凡柔整張俏臉處于蒙圈狀態,當年的種種事情在眼前浮現,猶如過眼云煙一般,卻又糾結人心。

如何都不曾想到,荒古境的人居然出現在了真武界中,并且還是一個曾被認為已死的青年。

可事實就在眼前,不得不讓他去相信,她疑神疑鬼的上前幾步,用著審視的目光上下一打量:“你居然還活著?”

“……還活著……”

簡簡單單這三個字,不停在耳畔回蕩著,其中參雜著不可置信,又驚喜萬分。

老丈人凡穆的視線一直在青年和自己女兒的身上來回轉動,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左右一瞧,女兒眼中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神色,好像是小媳婦,看見出征的丈夫回歸。

莫非自己女兒真和這小子好了?

也只有這一種說法能解釋得過去,他感覺在這一瞬間,女兒真的長大了,想想后說道:

“既然你們倆現在破鏡重圓,我這作為父親的,也不能任其不管,不如這樣,三年之后,便是我古族的祭祀大殿,我看在同一天成親,同是一件難得的事情?!?/p>

“???”

郝俊和凡柔當場愣住。

“怎么還害羞嗎?”

凡穆臉上依舊是冰冷的樣子,又用一副‘你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眼神’盯著郝俊,沒好氣的道:

“既然你都已經叫了我一聲丈人,我自然不能任由你們沒個名分,事情就這樣定奪,我先出去,你們倆好好聊聊?!?/p>

說完這些,他招呼溝渠離開大殿。

只留下一對尷尬不得了的妙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