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17090期开奖奖金:1410 立威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宋紫衣臉色漲的通紅,出于禮貌她正站起來要打聲招呼,可沒想到剛站起來一半就被丁寧打斷,弄的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狠狠的瞪了丁寧一眼,抿著嘴在那生悶氣。

“好了,在座的各位我都已經認識了,那現在我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丁寧,是咱們公司的股東?!?/p>

丁寧伸手掏出一包軟中華打開,取出一根后把煙遞給歐陽云天,示意他發給眾人。

歐陽云天沒有第一時間散煙,而是很狗腿的掏出打火機先給丁寧點上,這才笑瞇瞇的把煙散出去。

不得不說,男人的世界有時候很奇怪,只是這么一個散煙的行為,就迅速拉近了他和眾人之間的距離,讓公司高層覺的這個大老板也不是高不可攀,似乎很平易近人啊。

丁寧抽了口煙,才坦然說道:“說句實話,我對經商沒有什么天賦,歐陽又一直做的很不錯,我很滿意,在座的各位也都是公司的中流砥柱,比我這個門外漢要強的多,我明白經營一家公司,最忌諱的就是外行領導內行,所以,以后我也不會太多過問公司具體的事情?!?/p>

本心情有些忐忑的眾人頓時一顆心放回了肚子里,他們就怕大老板突然興起,來公司里不懂裝懂,指手畫腳的添亂。

“但是……”

丁寧突然一個轉折,又把他們剛放下來的心又懸了起來。

“具體事務我不會過問,但大框架我要定下來,想必之前歐陽已經跟你們通過氣了,公司要發展要做強,就不能僅僅局限于一個經紀公司,我的打算是成立影視劇制作的一條龍產業,從劇本到投資,從演員到導演,從拍攝到剪輯,從宣傳到出品,從發行到院線,形成上規模的產業鏈?!?/p>

丁寧臉色平靜,但說出的話卻石破天驚,即便歐陽云天已經給他們打過了預防針,但他們還是忍不住的震驚。

特別是院線這一塊兒,大家都知道投資有多大,一家稍微像點樣的院線公司,動輒都要十幾個億的投資,更何況,市場份額就那么大,院線公司幾乎已經達到了飽和,別說有沒有那么多錢投資,就算有,從哪些院線巨頭嘴里奪食,哪里有那么容易。

眾人臉色各異,紛紛小聲議論起來,有人低聲冷笑:“大老板還真是敢想啊?!?/p>

“初生牛犢不怕死,總以為有點背景就可以肆無忌憚,等撞個頭破血流再后悔都來不及了?!?/p>

“大老板是心血來潮想要好好玩一票啊,呵呵,他哪里知道娛樂圈里的水到底有多深啊?!?/p>

“哎!簡直是胡鬧,好好的經紀公司就要被玩完了哦,我看還是早點找下家好了,免得到時候想走都來不及?!?/p>

……

丁寧含笑不語,這些人以為放低聲音他就聽不見了,以他的聽力,他們每一個人的話他都聽的清清楚楚。

其中以兩名監事說話最為尖酸刻薄,甚至連找下家的話都說出來了,而且還不是說說而已,兩人竟然開始低聲商議起來。

歐陽云天臉色有些難看,雖然他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么,但從他們的表情上就能看出他們全都持反對意見,就連兩名副總也是如此。

宋紫衣蹙了蹙眉,有些擔憂的看了丁寧一眼,也覺得他過于冒失了,雖然他是股東,有權對公司的發展提出建議,但真正管理公司的卻是眼前這些人,若是連他們都不同意,他的計劃根本不可能推行下去。

孫蘭英和蔣漪夢也是如此,覺得丁寧有些太過冒失了,就算是想要推行發展計劃,起碼也要坐穩了位置再說啊。

至于葉歡姐妹,她們卻沒覺得有什么問題,在她們眼里,丁寧就是無所不能的。

篤篤篤!

丁寧突然敲了敲桌子,眾人的竊竊私語聲立刻安靜了下來,目不斜視的正襟危坐,等著他繼續講話。

“歐陽,給前臺打個電話安排一下,等下衛總會過來,讓人直接帶她過來?!?/p>

丁寧沒有搭理其他人,而是沖著歐陽云天吩咐道。

“好的,老板!”

歐陽云天其實早上就已經特意安排過了,現在場面有些壓抑,他巴不得趁著打電話的機會出去躲躲呢。

說心里話,雖然丁寧投資了一百五十個億,還保留了他的股份沒被稀釋,但他打心眼里是不贊成丁寧這么激進的。

丁寧看著歐陽云天走出會議室去打電話的背影,心里暗罵一聲老狐貍,雖然他知道歐陽云天并不贊成他的擴張計劃,但他根本不在乎。

現在的職業經理人遍地都是,只要肯花錢,多的是人哭著喊著來應聘,他不愿意動他,只是給白青面子罷了。

若是他明智,乖乖的聽話還好,若是不聽話敢陽奉陰違,那便換人就是。

丁寧悠閑的吸著煙,目光散漫而慵懶的觀察著這些人的反應,那么多人里,唯一讓他感興趣的就是徐文樂了。

不知道他是有自知之明還是有其他原因,別人剛才陰陽怪氣冷嘲熱諷的時候,唯有他始終一言不發。

管理公司他是沒什么經驗,但他怎么說也算是個心理專家,從這些人細微的表情里,就能看出他們的大概心思。

那個面癱臉的禿頭,好像是人力資源部的總監,雖然也說了難聽話,但卻是義憤填膺,滿臉的痛心,這樣的人雖然有些古板守舊,缺少奮斗的激情,但對公司還是比較忠心的,這樣的人可以留用。

陳副總雖然沒有說話,但眼神卻飄忽閃爍,偷瞥他的目光里含著不屑和輕視,肯定認為他是在異想天開的敗家子,需要再考察考察。

至于李副總,呵呵,竟然悄悄跟周監事和趙監事說,會推薦他們去他朋友的娛樂公司,現在公司還沒倒呢,他就開始煽風點火,禍亂軍心,絕不能留。

“老板,安排好了!”

歐陽云天故意磨蹭了一會兒才回來,打了聲招呼后坐回了原位。

“好,現在就剛才的議題繼續,誰有想法的可以直接說出來,集思廣益嗎?!?/p>

丁寧燦爛一笑,掐滅煙頭很隨意的道。

會議室里一片安靜,眾人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如同老僧入定般八方不動。

“沒人有意見嗎?剛才我可是見大家的情緒很激動啊,怎么現在不說了?”

丁寧臉色平靜,語氣淡然,但無形的威嚴四溢,讓整個會議室的氣氛變的沉重而壓抑。

歐陽云天暗自叫苦,知道丁寧是被激怒了,有心想要開口緩和一下氣氛,但被丁寧警告的瞥了一眼,立刻閉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吭聲。

“你,周監事是吧?剛才不是很能說嗎?我給你個機會,現在說?!?/p>

丁寧瞇著眼睛,盯著周監事淡淡的道。

“我……”

監事渾身一哆嗦,只覺一股可怕的威壓籠罩,全身沁出了冷汗,畏懼的耷拉下腦袋,嘴唇囁嚅著一句話都不敢說。

“還有你,趙監事,你和周監事不是覺得公司要倒閉了嗎?已經打算開始找下家了,好啊,我成全你,現在就可以走了?!?/p>

丁寧目光如電,冷冷的看向趙監事。

趙監事臉色青紅交加,有心想要頂撞兩句,但丁寧那目光中的冰冷,卻讓他根本生不出絲毫抗衡的勇氣。

“還有,這位李副總,身為公司的副總,拿著高薪,不為公司打算也就算了,公司還沒倒呢,竟然就要把公司成員介紹到你朋友公司去,呵呵,工作不咋樣,這挖墻腳的水平不低啊?!?/p>

李副總面色如土,眼神慌亂的躲閃著丁寧的視線,他哪里想到他們的聲音的這么小,丁寧竟然也能聽到。

歐陽云天臉色難看的要死,惡狠狠的盯著李副總喝道:“李永健,枉我那么信任你,你竟然干出這種吃里扒外的事情?!?/p>

“我……我沒……”

李副總面紅耳赤,想要狡辯,可在看到丁寧那冷芒般的眼神,無言以對的低下頭去。

“老板,對不起,是我識人不明,竟然提拔了這樣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我愿意接受一切責罰?!?/p>

歐陽云天痛心的看了李副總一眼,滿臉慚愧的向丁寧認錯道。

“雖然這不是你的錯,但你也要負領導責任,他們三個,從現在起,就不再是公司的人了,王總監,麻煩你現在就給他們辦離職手續,出于人道主義,給他們補發三個月的薪水?!?/p>

丁寧毫不客氣的吩咐道。

“是,老板!”

王總監鄙夷的瞥了如同喪家之犬般的三人,他雖然不贊同丁寧的發展計劃,但他更看不起吃里扒外的叛徒。

“老板,我知道錯了,求……”

李副總還要開口哀求,但丁寧看都沒看他一眼,冷冷的打斷道:“我已經給你留了活路,你非要我跟你較真審計財務后才開心嗎?”

李副總聞言面如死灰,心中最后的一絲僥幸也煙消云散,如喪考妣的耷拉著腦袋向外走去。

因為他知道他的屁股底下不干凈,這些年當副總暗中撈了不少錢,他要介紹周監事和趙監事去的娛樂公司,其實就是他投資,用他的情人名義開的,如果他再死纏爛打下去,丁寧跟他較真審計的話,非得查出問題來不可。

歐陽云天哪里聽不出這話中的含義,雖然不知道丁寧是怎么知道李副總貪墨的,但看李副總的樣子,絕對沒有冤枉他。

這讓他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枉他一向把李副總當成親信,沒想到他竟然敢如此膽大妄為,背著自己撈黑錢,損害公司的利益。

宋紫衣訝異的看著丁寧,暗自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李副總貪墨公司財務的。

其實丁寧也不知道,只是看他如此殷切的拉攏人去他朋友的公司,就知道其中必然有貓膩。

這樣心術不正的人,還得到歐陽云天的信任占據高位,怎么可能會不以權謀私,為自己撈錢呢。

陳副總戰戰兢兢,哪里還敢鄙夷輕視丁寧,唯恐他下一個點名點到自己的身上,李副總屁股底下不干凈,他又能干凈到哪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