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一二等奖奖金如何分配的:第1656章:招攬金無雙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雙方都打出火氣來,仙力消耗大幅增加,你來我往卻是越發激烈。又過去一刻鐘左右,雙方攻勢漸緩,顯然都已到了仙力不足階段。

戚長征對槐柔使了個眼色,槐柔會意,取出本體神兵輕舞,便有槐花彌漫而出,淡淡的槐花清香多少緩解場中爭鋒事態,些許的封印之力也讓雙方冷靜下來,戚長征便是在此時叫停。

妖魁與金無雙之間相互聞名,倒是曾見過幾面,不過交手卻還是首次,又都是爭強好勝的性子,要是戚長征不叫停的話,說不得是一定要分個高下出來。

現在這樣正好。

兩人相互施禮,卻是繼續約戰,戚長征忙道:“一日兩戰足矣,要戰也在明日,現在該輪到我和槐柔邀戰霸天虎?!?/p>

戚長征開口,二人當然不會堅持,不久,霸天虎到來,戰局再啟,妖魁與金無雙打算觀戰,各自吞服陰陽丹,恢復部分仙力,足夠?;ぷ隕聿皇芟閃τ嗖ㄉ撕?,便也留在仙斗場。

戚長征與妖魁配合對戰戾天劫,堅持了半個時辰無力再戰落敗,他與槐柔配合對戰霸天虎堅持的時間還要更長一些。

按常理來說,霸天虎實力要比戾天劫更強,而槐柔相對而言要比妖魁略遜,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應該堅持的時間更短才對,而事實卻正好相反。

主要原因還在于槐柔。

從配合上來說,槐柔擅長斗術,還是偏向于封印類仙術斗術,而戚長征與妖魁都擅長斗技,二人與戾天劫對戰基本上都是你攻我防,我攻你防,配合是有,不夠默契,還起不到互補的效果。

而戚長征與槐柔配合雖也不夠默契,但卻能起到互補的效果,通俗來說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另外就是槐柔的實力有所提高的緣故,前些日子獵殺龍獸受益最大的便是她,取龍獸體內仙力滋養本體,本體增強實力增強,相對應的施展封印之力也更強。

所以盡管霸天虎比戾天劫還要更強,戚長征與槐柔堅持的時間卻要更長,霸天虎戰敗他們反而要比戾天劫更加吃力,當然了,雙方之間境界差距太大,吃力也就是不那么輕松而已。

當霸天虎走出仙斗場的時候,戚長征還是像之前一戰那般渾身是傷癱軟在地,槐柔終究是女仙,還會注意形象問題,盡管渾身傷痕累累無力站起,卻也保持坐姿,跌坐墻角,那是她最后施展的一次封印之術被霸天虎暴力破解之后撞在墻上跌落的位置。

“霸天虎比戾天劫更狠,我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槐柔,你怎么樣?”躺在槐柔丈外地面的戚長征呲牙咧嘴的說著,回頭看向槐柔,卻是見到槐柔仙力演化的長裙破破爛爛,雪白的皮膚多處暴露在外,胸口也是露出半邊。

“走光了誒?!逼莩ふ髏桓葉囁?,提醒一句。

槐柔有氣無力,說出來的話還挺彪悍,“你當我想啊,仙力幾乎枯竭,我有什么辦法,想看就看,哪位女仙沒有,又不是沒見

過?!?/p>

這話說的戚長征無語。

“妖魁,看什么熱鬧啊,拿件衣服給她披上?!?/p>

妖魁一副見怪不怪的態度,喂給槐柔幾顆陰陽丹,“你們人類仙人注重這些,我是仙妖之軀,她是古槐之軀,我們不在意這個?!?/p>

戚長征再度無語,金無雙過來攙扶起他,也給他服用幾顆陰陽丹,戚長征重新有了力氣,這才發現自己身上也是破破爛爛衣不遮體,老臉有點紅,“霸天虎是存心的吧,與戾天劫一戰也不如此,我看他就是看我不順眼,故意讓我丟臉?!?/p>

金無雙干咳道:“戾天劫前輩多多少少都會手下留情,霸天虎前輩不這樣,我與霸天虎前輩作戰也是如你這般,下回預留仙力有備無患?!彼底判α似鵠?。

陰陽丹入腹,迅速被吸收一空,戚長征與槐柔也都重新演化仙袍遮體,幾場切磋過去,此刻也已入夜,四人沒有再說,各自散去療傷靜修。

夜間醒來,經過兩個多時辰修復,戚長征傷勢已然痊愈,仙力也已充盈起來。

他入住白虎仙門主殿后殿,這里原本是上三天白虎仙門仙主居住地,戚小白來到上三天之后,這座大殿便空了出來,作為戚小白寢宮。只是戚小白一來到上三天便去往空間通道作戰,一天也沒有在這座大殿休息過,盡管如此,白虎仙門仙主搬出這座大殿之后再也沒有搬回來。

戚長征來了,后殿便成為他的寢宮,而主殿左右兩邊的偏殿便是霸天虎與戾天劫居住。

伸個懶腰站起身來,在殿內逛了一圈,來到院內,打了兩趟軍體拳,剩下的時間都用來練習刀法。

空間瞬移仙術運用在無勢一刀之上,戚長征自從悟出這一運刀法門,一直都在勤練不休,到目前為止他還無法提升威力,只能將空間瞬移之術比較純熟的運用在無勢一刀中施展。

但他始終覺得若是將二者徹底融合為一,能將無勢一刀的威力通過瞬移之術完全發揮出來的話,絕對是一種令對手難以防御的刀術?;蛐碓諭ι喜荒苡胙鈮奈扌沃誠嗵岵⒙?,但論隱蔽性還要比無形之境更強。

一次次變換手印,一次次揮刀,二十丈外一棵古樹枝葉一次次被斬落,直到筋疲力盡,天光也已發白,收刀靜坐進入晨修。

一個時辰過去結束晨修,打開殿門便看見小龍人等候在外。

小龍人已經到來多時,戚長征要他在少帝殿接收廣和山人傳書,昨夜晚修結束不久便已收到,他是個不甘寂寞的性子,要他傳書戚長征他還不愿,連夜趕了過來,也就是在戚長征剛剛進入晨修不久便已到來,只不過被丹陽布里等四位仙將阻攔在殿外。

“叫你傳書你偏偏跑來,去,把晨修補上?!?/p>

“都怪他們攔著我不讓我進,要不我也不會錯過晨修?!斃×私竇蚪桓莩ふ?,邊指責四位仙將邊往殿內走。

“沒規矩,為師修煉豈容你亂闖?!逼莩ふ餮?/p>

斥小龍人一句不再理他,讀取玉簡。

廣和山人于昨日經過太乙仙尊閉關之地,正逢太古道尊前來祖界還未返回,輕易見到青乙道尊,與之交談倒還順利,只是青乙道尊有所顧忌態度不明,廣和山人也沒有深入相詢,便將此行經過存入玉簡傳回戚長征。

要是沒有聽黃閣老說明太古道尊與侗恒道尊交情不淺的話,戚長征或許還無法判斷,但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廣和山人傳回消息就很容易判斷出來。

已經定下回訪七尊的日子,便是在九老歸來送走袁紫衣等人之后,屆時戚長征也打算再去一趟仙谷,包括雷山也要去一趟,眼下就沒有那么著急了。

仙斗場所在距離主殿不遠,就在霸天虎居住偏殿一側,步行也就是頓飯工夫的事。那里原本就有一座專用于爭斗的大型仙斗場,不過只能供給道尊以下仙人使用。戚長征他們使用的是霸天虎自下三天白虎圣宮帶來的仙斗場,就放在大型仙斗場里邊。

白虎仙門戰斗氣氛遠比其他仙門濃郁,這個時候又是剛剛結束晨修的時間,一路走去看見好些個白虎仙門仙人往仙斗場匯聚,不過他們可不像戚長征漫步而走,都是自高空疾飛而去,等到戚長征來到仙斗場,里邊交戰的仙人已經不少。

戚長征也沒有去打攪他們,拐過一道彎,走過一條長廊,便到了昨日切磋的殿內,這里還算幽靜。

妖魁槐柔與金無雙已經先一步到來,見到戚長征紛紛上前行禮,哪怕再熟,禮不可費。

說實話戚長征并不喜歡這樣,禮多了距離也就遠了,不過祖界規矩就是如此,妖魁與槐柔哪怕與戚長征再熟,該有的禮還是得有,金無雙又是重禮之人,說多了也沒用。

第一戰依舊是在妖魁與金無雙之間展開,今日二人倒是要比昨日相爭顯得冷靜一些,雙方戰至仙力不足便自行罷手,沒有非要爭個高低的意思。

戚長征正要讓丹陽仙君去請戾天劫道尊前來,槐柔卻道:“且慢,第二戰便由我與少帝來戰如何?”

戚長征一聽就笑了,“怎么,上一次輸給我不服還打算爭回來?”

槐柔輕笑道:“少帝也說是取巧勝我,難得有機會邀戰少帝,想來少帝也是愿意再指點槐柔一二?!?/p>

戚長征說:“行啊,那就指點一二?!?/p>

妖魁大笑起來,“少帝既然指點槐柔一二,下一場便也來指點妖魁一二?!?/p>

戚長征笑道:“你們這是商量好的,都想在今天找回場子,行,我答應了,先戰槐柔,再戰妖魁,無雙呢,你要不要也來指點一二?”

金無雙不怎么習慣這樣輕松說笑的氛圍,略顯局促道:“昨日見少帝雙戰,戰力之強委實出乎意料,今日早來聽得槐柔道友說及此前少帝與她一戰,她敗在少帝手中,又聽妖魁說及敗于少帝手中,無雙確有邀戰少帝的念頭,若有冒犯之處,還望少帝勿怪?!?/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