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造彩票冒领奖金盗窃罪:第8787章藥方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www.bdrzzz.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在這世間之內,可沒有什么病是治不好的!大叔又何必如此感嘆呢!”葉無缺笑著說道。

“徐公子有所不知!這血癌乃是絕癥無藥可治,而且如果要化療的話,需要一大筆費用!我可不希望讓小蝶一直跟隨著我吃苦!”盧天振神情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隨著盧天振此話一出,一旁的盧小蝶心中也是一顫,沒想到他爹爸竟然為了自己隱瞞了這么嚴重的事情!

“爸,明天我們就去醫院檢查!不管花多少錢,女兒都要你把病治好!你可是女兒在世上的唯一的親人,如果你走了的話,那女兒怎么辦!”盧小蝶神色有些變動起來。

“不,不用檢查了!血癌晚期沒得治!再檢查也沒有任何用處!”

盧天振神情倒是變得有些凝重。

面對著盧天振此話,盧小蝶卻是哭泣起來,看起來倒是讓人有些心酸。

“你不必如此!我竟然能夠看出你爸得了絕癥,那自然是有辦法救他!”就在這盧小蝶心中極為無奈之時,葉無缺的聲音響起,笑著向著盧小蝶說道!

此話一出,盧小蝶心中也是一喜,趕忙將目光向著葉無缺望去。

“徐公子,你說的話是真的嗎?我爸的病真的能夠治?不管花再多的錢,我也要我爹好好活著!”盧小蝶有些鄭重。

“放心好了!我治這個病花不了多少錢!也只不過是買一些中草藥而已!”葉無缺笑著說道。

而此時的盧大振聽見葉無缺這話,也是露出一絲輕笑,只不過此時的盧大振卻是認為葉無缺只不過是在安慰他的女兒而已,因為他知道這雖然是不治之癥,又怎么可能吃幾付中藥就能好。

“沒想到這位公子竟然懂得醫術!看來我今天是碰見貴人了!”盧大振將計就計,這才笑著說道,其實這盧大振并不知道,葉無缺真的有這能力救他的這個病。

“我來給你開一個方子!你們按照這個方子煎藥抓藥,10日之內你的血還便會有所減退,等到服用了三個月之后,你的血癌才會完全消失!血液也會漸漸轉好!”葉無缺出言說道。

“好好,多謝徐公子出手!”盧天振趕忙說道。

隨著盧天振此話一出,葉無缺這才將目光向著盧小蝶望去。

“你去幫我拿一下紙和筆吧,我將這張紙寫下來,以后,你就這樣抓藥給你爸吃,要不了多久,你爸的病便會轉好,你也不必這么擔心!”

聽見葉無缺這話,盧小蝶沒有絲毫猶豫,趕忙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徐公子,多謝你了,要不是你這么說的話,恐怕我女兒還要一直為我擔憂!我知道我這個雖然是治不好的!你就隨便寫幾下就行了!”盧天振笑著向葉無缺說道。

“大叔,你這話恐怕說錯了吧!我可是有著絕對的把握能夠讓你病治好的!”猶豫片刻,葉無缺這才出言說道。

隨著葉無缺此話一出,盧天振心中也是一驚。

“徐公子所說之話,是真是假?難道我這病還真的能夠治好不成?”

盧天振的神情變得有些認真起來,畢竟他也不想離盧小蝶而去,而且葉無缺能夠一眼看出它的病因,這就足以說明葉無缺的醫術極為高超。

“當然是真的!我又何必出言騙盧大叔呢!”葉無缺笑著說道。

“這……這怎么可能!就連大醫院里面的醫生都已經說了,這血癌是不治之癥,可是徐先生你為何說我這病還有得治呢?”

盧天振有些不敢置信,連連將目光向著葉無缺望去,因為在他看來,這似乎有些不太合乎常理。

“我說給的方子來自中醫說血癌還不能治的,想必應該是西醫!西醫不能治!西醫不能治不代表中醫不能治!”葉無缺笑道。

“如果徐公子真的能夠讓我病治好的話!那我一定當涌泉相報!”盧天振猛的一跪,竟然向著葉無缺跪了下去,看起來神情倒是極為鄭重畢竟盧小蝶就剩下他一個親人了,如果他在離去的話,盧小蝶就太可憐了!

“大叔,你不用這樣!我這樣做也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又何必如此認真!”見到盧天振給自己跪了下來!葉無缺這才趕忙說道。

“徐先生不必多說了,不關我這病能不能治好!徐先生為我如此操勞,這一跪也算是承受的起!”盧天振倒是變得極為認真。

面對著盧天振此話,葉無缺心中卻是有些無奈,但卻并未多說什么。

難道正如小蝶拿了筆和紙之后,葉無缺這才在那單子上寫出了藥材的名稱。

“按照這方子上的藥材去抓,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三個月之后,你吧體內的血液病會好轉!”葉無缺笑著向著盧小蝶說道!

“多謝徐公子!”盧小蝶趕忙道謝,心中已經感覺到了極點,因為葉無缺給了他的希望。

“我都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你們不要再這樣感謝我了,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們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生氣了!”葉無缺沒好氣的說道。

不過就在葉無缺準備離去之時,幾道身形卻是出現在此,看起來神色變得有些凝重。

“你們怎么會找到這里?”

盧小蝶見到李光艷的人,心中也是一驚,這才趕忙問道。

要知道,這盧小蝶也只不過是在路上碰見了李光艷,他和這李光艷并不認識,所以說李光艷能夠出現在他家的門口,盧小蝶心中還是極為驚訝的。

“其實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和那黑衣人有什么關系嗎?那黑衣人為什么要殺你?”李光燕并沒有回答盧小蝶的問題,反而向著盧小蝶詢問到神情變得極為認真起來,因為這已經是天州市第五場人命案了,而且是同一人所為,手段極其殘忍,總局那邊已經下達了命令,必須在一個月之內將這件事情靠破,若是不然的話,他們將全部撤職。

“我也不知道!我每天工作都很忙,不可能得罪這樣的人物!”猶豫了片刻,盧小蝶這才出言說道,心中倒是頗為無奈,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卻被他碰到了!